第七十章 女人的战场

文 / 脚下的枫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秒记住【 www..】,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秦玉瑶今天明显的高兴,嘴都合不拢,一会儿想到什么就开始傻笑。

    不过沈弱水并没有一开始开口问,因为她还注意到了一旁强颜欢笑的杨月真。昨天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

    杨月真的脸色不是很好,虽然涂了胭脂,但脸上的憔悴怎么也遮不住。

    “月真,你还好吧?”沈弱水轻声的问。

    杨月真勉强笑了一下,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多谢太后挂念,臣女无碍。”

    “唉,这儿就我们几人,何必讲究这些规矩,说了多次了,还不改。”

    秦玉瑶听到两人的谈话,这才停止了傻笑,有些担心地看着自家表姐,倒是不客气地说道:“表姐,你别难过啊。唉,皇上的眼光怎么这样啊,谁不知道那姚千寻是出了名的泼辣刁蛮,还有其她几个嫔妃、贵人的,一个个也都不是什么善类。弱水你说,皇上是不是眼光有点奇怪啊。”

    事实上,秦玉瑶想说的是“眼光是不是有点问题”,不过在宫里说话,还是议论圣上的,多少还是要避讳的。

    不过任谁都能听出这话的意思。

    沈弱水一阵尴尬,她总不能说是吧,虽然当时她是这么想的。

    有些结巴敷衍道:“皇上不是一般人啊。。。。。。”

    姚千寻听完却是惨笑了一声:“没有被选上,这样的结果,我自己也是预料过的。参选的人,谁不会做好这手准备呢。当年的相遇,对我来说可能重要,可是对他来说或许根本就不足一提的事,转眼便可忘却。是我自己在妄想罢了。可是,在我心中他是那样尊贵而遥不可及的人,能配上他的定也是人中龙凤。怎么会是姚千寻呢。

    我想过很多人,孙菁、楚小姐、万小姐,却独独没想过是她。那天御花园落水一事,即便没有证据,可谁都知道跟她有着联系。这样一个有城府的人,怎么能配上他。我想不通。。。。。。”

    杨月真是个地地道道的千金小姐,像这样剖析自己的内心,将自己的感情曝露在人面前,是少之又少的。

    因为悲伤与难以理解,令她忘了羞涩。

    沈弱水有些不是滋味,杨月真将感情暴露得这样透彻,她口中念念不忘,尊贵而遥不可及的人昨儿个晚上曾在她耳边说着诺言。

    我不想这样轻易就放弃了。。。。。。

    她突然有种做坏事的感觉,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

    “或许其中有隐情也说不定,月真你不要这样,皇上不像是会意气用事的人。”的确,昨儿个晚上算是他的新婚之夜,可他偏偏不在新房,那他又何必选妃呢。

    杨月真闻言,突然释然地笑了一声,深吸一口气,看向沈弱水。

    “不说这些了,今儿个我和玉瑶来是想跟弱水你说个好消息。”

    沈弱水这才想起刚来时秦玉瑶不寻常的表现,好奇地问道:“是什么好消息啊,刚刚就看玉瑶一个人在那儿傻笑了。”

    “我哪里傻笑了。”秦玉瑶底气不足地回道。

    杨月真忍不住调侃:“这可真是一件好事,玉瑶可是盼了十多年了,她能不傻笑吗?”

    这一说,沈弱水的好奇心更强了,追问道:“那我可真要听听是什么好事了,还能盼个十多年啊。。。。。。不会是终身大事吧!”

    秦玉瑶再开朗,这说起婚姻大事还是娇羞不已。嗔怪地对着杨月真说道:“表姐,你说什么呢,哪有盼十多年啊?”

    “还说不是。呵呵,算了,不逗你了。弱水啊,你猜的还真是准,可不就是终身大事嘛!姨父和姨母商量过了,把玉瑶的婚事定在了今年冬天,算起来也不过几月的工夫了。”

    “是吗?那真是要恭喜了,这男方是?”沈弱水一时高兴,忘了秦玉瑶的口头禅“表哥,表哥”了。

    “这还用猜吗?不是我们高贵脱俗的大月朝安郡王,还能有谁呢?”杨月真继续调笑。

    秦玉瑶的脸红得跟朝霞似的,却没能开口。

    沈弱水的第一反应不是恭喜,而是吃惊。之前就经常调侃他们俩,现在知道他们在一起了,突然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他们这也算是青梅竹马了,沈弱水愣了一会儿后就恭喜道:“那太好了,总算是成了,安郡王要再不松口,咱玉瑶可就成大姑娘了。”

    “弱水,你也笑话我!”

    “呵呵,确定了哪天成亲就跟我说声,哀家去给你们撑场面。”

    “那可就有面子了。成亲是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日子,能怎么隆重就怎么过吧。”杨月真突然想起什么,语气中带着点忧伤。

    “禀太后,贤妃娘娘在外面候着,来给太后请安了。”

    一声禀报落下,几人神色突变。

    杨月真有些不自然起来,秦玉瑶也一改羞涩,多了些愤懑。

    沈弱水看着几人的变化,打心里也不愿见姚千寻,可身在宫中,人家都知道遵循宫规来请安了,她也不能驳了人家的面子。

    “让她进来吧。”

    “是。”

    沈弱水刚落座,就看到姚千寻在几人的搀扶下慢步走来,那排场倒是处处显示着四妃之一的尊贵名分。

    “臣妾给太后请安,太后万福金安。”姚千寻一脸娇笑着对沈弱水说道。

    “贤妃免礼。”

    “臣女参见贤妃娘娘,贤妃娘娘万福金安。”

    姚千寻只看了一眼,便讥笑道:“哟,这不是左相府杨小姐吗?本宫记得昨儿个还见过面呢。唉,怎么感觉过了很久的样子。看来是本宫记性不好了。”

    杨月真面色苍白,却不能不面对姚千寻的挑衅。毕竟人家已经是天下皆知的贤妃了,身份不比从前。

    “贤妃娘娘说笑了。”

    沈弱水从来就知道后宫中尔虞我诈很是厉害,今日这样的嘴舌之争已是最轻微的了,可她看了还是觉得不舒服。

    “从前只有哀家一人在宫中,现在你进了宫,有人陪哀家也高兴。不过有些话还是要嘱咐的。哀家最不喜欢的就是说话带刺儿,有心计,做好自己就行了,是好是坏老天自会看着办。哀家希望看到后宫中所有人相亲相爱,互帮互助的,贤妃应该能明白吧。”

    这番话下来,沈弱水都觉得胆寒。自己这是教训人家安分守己,做人老实。可她自己在说这话时也没放真感情。

    什么叫“有人陪哀家也高兴”,听慕炙一的话问问心,心可告诉她她不喜欢。

    什么叫“哀家希望后宫中所有人相亲相爱,互帮互助的”,她压根就不希望后宫里来这么多人,让人名字都叫不上来。

    “谨遵太后教诲,臣妾自会和姐妹们相亲相爱,不让太后费心。”

    才说一句话,就被太后顶了回来。姚千寻有些不甘心。看来太后还是中意杨月真,这么帮她说话。

    眼看着气氛变得微妙,没人说话,沈弱水只觉气短。

    天杀的慕炙一,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贤妃昨晚上睡的可好。”没有慕炙一在应该不会愤恨到要杀人吧?

    姚千寻一听,立马忘记刚才所有的不愉快,双颊呈粉红色,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小声说道:“多谢太后挂心,皇上待臣妾很好。”

    杨月真的脸色更是青紫,好想捂住耳朵,不去听那令人心碎的话。

    沈弱水是一脸的吃惊,甚至忘了掩饰。明明昨天慕炙一在清澜殿,怎么姚千寻是这般模样。如果是装的,那也太逼真了吧,瞧这春心荡漾的样子。

    不经意间瞥见杨月真的表情,沈弱水又是一阵尴尬。与男人相处都比与女人相处好的多。

    以前在清国除了齐落,与其他男子没怎么接触,齐落自是不用说,这般把她放在手心里疼。

    到了月国,像韩凌、慕清一、慕弘一这样的,也是极好相处的,能成为知己,慕炙一是个另类,不去说他。

    “方才在清澜殿外头听到太后开怀地笑,不知是有什么喜事啊?”

    好在姚千寻转开了话题,稍稍缓解了气氛。

    “贤妃耳朵倒是灵,正在说玉瑶的婚事呢,这个冬天就要办了。”

    “是吗?那要恭喜秦小姐了。唉,可怜了我那二哥,还成天在家里说要娶得秦小姐过府呢!”

    “这是什么话,我一个还未出阁的姑娘,这不是要毁我清誉吗?”

    这事秦玉瑶也是知道的,那兵部尚书的二夫人长得挺漂亮的,可她生的儿子相貌却全然不像她,与尚书大人倒是同出一辙,虎背熊腰的样子,偏生尚书大人好像从儿子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很是喜欢他。

    这二少爷绝对是个赔钱货,学京城里的纨绔子弟去吃喝嫖赌,可本事又不高,老是输钱。某天他看到秦玉瑶骑着马从街上溜过,就扬言说要娶她回家。

    秦玉瑶自然看不起这种人,在他面前,秦玉瑶的自信心倍儿高,往他面前一站,自己完全算得上是天鹅。

    以前秦玉瑶再生气也不能怎样,顶多见到的时候给他点颜色。

    现在不一样了,婚事已经定下了,她可不能让表哥听到什么闲言碎语。便呛声道:“贵府二公子脸皮也真是厚,早就拒绝过了,还敢这么大言不惭的。劳贤妃娘娘回门时与贵府二公子说说。”

    “哼,放肆,你这是辱没皇亲,该当何罪?”

    “切,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贤妃娘娘在听说臣女的婚事后说这话合适吗?”

    “本宫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你管得着吗?”

    “就算你是贤妃又怎么样,还能乱说话不成?”

    “本宫就爱这么说话,你。。。。。。。”

    两人的谈话逐渐演变成泼妇骂街,沈弱水先是说了句“够了,别吵了”,可随即声音消失在争吵声中,她顿时抚额,想等她们吵累了再说话。

    不过争吵没有持续很久,只听得门外传来一句“皇上、安郡王到”,两人立即就休战了。。。。。。

    本文香网(www。xiang5。com)首发,本人只授权给香网独家连载,其余均为盗版。这里才更新最快,请亲们到香网阅读。 ( 和亲太后 http://www.eq321.com/117/11794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