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鲜血的代价

文 / 脚下的枫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秒记住【 www..】,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车辇突然停下,沈弱水有些不明所以,再听到陆都尉的话后便是开始防备了。

    双耳努力静听,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随着陆都尉的话落,道路四周突然涌现出一群蒙面人,手中拿着刀剑,倾巢而出。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陆都尉显然把他们当成了山贼,厉声问道。

    “不用废话,只要你们交出轿中的人,我们自会撤去。”

    陆都尉一听才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立即警惕起来:“放肆,你们知道轿中是什么人吗?居然如此大放厥词!”

    “就一句话,我们只要人。”

    “哼,就凭你们?笑话。”

    为首的当然知道对方不会轻易放人,便大喊道:“兄弟们,上。”随即带刀往前面冲。

    沈弱水在车中听到外面的谈话时,神色一敛,在月国会有人想杀她?为什么?

    沈弱水自认为为人处事并无过错,不会与人结下梁子。况且她才到月国几个月,怎么会有人指名道姓地要抓她。

    当兵刃交接的声音传入车辇,车中的人已是惶恐不已。

    “啊。。。。。。太后怎么办,我们要逃到外面去吗?”心蓝小心翼翼地撩开一角的帘子,便被外面的场面吓坏了。

    已经有几个人倒下了,双方的都有,他们身体上是一道道刀痕,就这样曝露在人前。

    “别,别怕,我们还不能出去,太危险了。”沈弱水努力让自己保持镇静,可声音中还是不可避免地带着颤抖。

    外面不时传来呻吟声,沈弱水似乎看到满目的鲜血,手不停地发颤,紧紧握着小樱同样颤抖的手,像是要温暖她,又像是在汲取温度。

    “可是。。。。。。可是在车里,也,也好危险啊。”心蓝的声音中已经带上了哭腔。这也难怪她,从来不曾看到过这样血腥的画面。她甚至觉得刚才那个倒下的人的眼睛在死死地盯着她。

    沈弱水看心蓝那个样子,撑着一口气将人抱住,不停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道:“别怕啊,别怕,我们要相信陆都尉,他能很快解决掉这些人的。我们再等等就好。”

    苍白的抚慰让心蓝直接哭出了声音。

    “呜呜。。。。。。太后,我好怕。。。。。。”

    “没事,没事。”沈弱水嘴里说着漂亮话,心中却发颤地应着“我也好怕啊”。

    突然似是有人撞到了车辇,传来一阵震动,把车里的几人吓得魂飞魄散。

    “啊——”

    沈弱水伸出手慢慢靠近帘子,颤抖地拉开一角,猛然看到了那躺在驾车的位置上的一具尸体,嘴角还在流着鲜血。眼睛似死不瞑目般睁得老大。

    手无力地自上垂下,沈弱水突然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觉得自己的心在不受控制地颤着。

    车辇外,陆都尉正与人厮杀着,越来越多的人倒下,来劫人的人剩下的不多,困兽犹斗着。陆都尉边打边喊道:“只要你们现在束手就擒,交代真相,我可以给你们一条活路。”

    对方却是理都不理。两个贼人突然趁空隙偷换了眼神,一个劫匪在与另一个示意后点了点头,随即拨开前面的人朝着马车而来。

    “吁。。。。。。”

    马儿突然高鸣,前脚高高提起,车内的人统统朝后倒去,还没来得及坐起来,就感觉到马车开始朝前驶了。

    隐约传来陆都尉着急的声音:“快停下,放开太后!”

    车子行得太快,一点都不稳,车内的人东倒西歪的。

    沈弱水好不容易稳住身子,赶紧掀开帘子,朝着外面驾车的人质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那人皱了皱眉,没有回答,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

    沈弱水一急,也不知道对方要把她们带去哪里,便伸手拉着那人,又问道:“快说,你到底是谁,你快说。”

    驾马的人突然转过头,面色狰狞地吼道:“放开!”

    这个时候,沈弱水仿佛不知道什么是害怕,自认为恶狠狠地瞪回去,不依不饶地说道:“你说不说,到底谁派你来的?”

    说话间,沈弱水的手不停地晃着人家的胳膊。

    对方似乎被沈弱水装狠的样子振到,愣了一会儿,直到马车颠簸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一把甩开沈弱水的手,继续驾车。

    沈弱水不防他有这一动作,一下被推倒回车中,颠簸的马车使她的后背被木板摩得生疼。

    “太后,你怎么样?没事吧?”一看到沈弱水被“虐待”,几人赶紧簇拥着为她检查伤口。

    沈弱水“大义凛然”地推开所有安慰的双手,像开弓的箭一般,再接再厉地又爬回到外面,紧紧拉着驾车之人的手臂。

    “停车,快停车,放我们下去!”

    驾车之人看到又是沈弱水,烦闷地又是一甩,更为凶狠地吼道:“放手,再不放手,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然而,沈弱水早已做好了准备,任他再怎么甩,那手就是死死拉着那人的胳膊,不松手。

    两人在驾车的位置上凭力气抗争着,缰绳慢慢从贼人的手中松开。马儿没有了指引,便失去了控制,一个劲地乱跑。

    突然,马车的一个轮子撞上了一块大石,整个车都掀倒了。

    “啊——”沈弱水的手在那一瞬间松开了对方的胳膊,没有东西支撑,她的身子也随着向一侧倒下,撞在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沈弱水觉得全身的骨头都断了。

    马车中的几人也全被甩到了地上。心竹倒在地上没有动弹,像是脑袋砸到了地上;小莲也“不省人事”。

    心蓝一起身就哭着跑去查看心竹,在探到心竹还有呼吸的时候大松了一口气。而小樱则是第一时间来到沈弱水身旁,上上下下地打量。

    “太后,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吗?”

    即使全身没一个地方不痛,沈弱水还是硬咬着牙笑着说道:“没事,我没受伤,你没事吧?”

    小樱将磨破皮正流着血的手藏到背后,若无其事地回道:“我没事。”

    这时,方才跟着一起倒下的贼人也站了起来,朝着沈弱水走来。

    沈弱水和小樱见状忙转身向后跑,却在跑了几步之后被拉住了手臂。

    “放开,放开太后。”

    小樱扒着男人的手指想从魔抓中救出沈弱水,不料对方一个反手,便将她甩到了一边。

    “小樱,小樱你怎么样?放开,你个混蛋,放开我!”沈弱水一见小樱被推翻在地,就想要扑过去看看,无奈手被人拉着,一时气愤就狠狠咬在对方的手上。

    男人吃疼,便松开了沈弱水的手臂。

    沈弱水趁机跑开,蹲在小樱身边,着急地问道:“怎么样了,哪里受伤了啊?”

    小樱正要回一句“没事”,却在抬头看到沈弱水背后的画面时睁大了眼睛。

    “太后小心!”

    沈弱水一听下意识地转头向后看去,便对上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在阳光照射下泛着冷光。

    看着匕首离自己越来越近,沈弱水只傻傻地看着,觉得周遭的一切都慢慢远离,母亲的身影若隐若现。

    然而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沈弱水闭眼的瞬间听到了身前传来一声闷哼。

    睁开眼便感觉有一道黑影罩在脸上,顺着罗裙往上看,沈弱水不可抑制地湿了双眼。

    “心蓝。。。。。。心蓝,你别吓我,别吓我。”

    “太后,快走。。。。。。”心蓝此时已经是气若游丝了,可手却紧紧地抓着男人的手,不让他有机会去抓沈弱水。

    “呜呜。。。。。。不要,不要。。。。。。”

    “快——走,我。。。。。。撑不住了。奴婢,无悔。。。。。。”说完,心蓝更是笑了一下。

    沈弱水满眼都是心蓝的泪和血,哪来的精力去逃跑,只是待在原地,不受控制地滴泪摇头。

    小樱已经顾不上自己的伤了,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在听到心蓝的话后渐渐清明,只是血丝蔓延。她赶紧爬起来,拉住沈弱水就跑。

    “太后,快走,别让心蓝白白丢了一条命。”

    “不要,不要。。。。。。”

    “快走!”

    这个时候的小樱看起来确实比沈弱水大上两岁,能够理智一些,在她心中,沈弱水是那个必须要保住的人。心蓝这样的付出,若结果没什么改变,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

    “别跑,你们站住。臭娘们,放开!”

    男人一边冲着沈弱水她们喊着,一边在心蓝手中使劲挣扎着。好不容易挣脱开了,他觉得有些不甘心,便狠狠地推开心蓝,在她身上踩了几脚。

    小樱带着沈弱水拼命跑起来,一边回头看向后面,在看到男人的举动时,眼眶又忍不住泛酸。

    眼看着男人越跑越近,凭她们的脚力,一定会被逮住的。小樱迅速想了想,便放开了抓着沈弱水的手。快速说了声:“太后,你只管往前跑,明白吗?”

    小樱说完便推了沈弱水一把,自己向后跑去。

    沈弱水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眼泪在风中肆虐,可她却没有再回头看。她并不认为自己的命比她们的值多少,只是现在若是再回去,只怕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她只能拼命地向前跑。。。。。。

    本文香网(www。xiang5。com)首发,本人只授权给香网独家连载,其余均为盗版。这里才更新最快,请亲们到香网阅读。新年快乐,看文快乐。(码字痛苦) ( 和亲太后 http://www.eq321.com/117/11794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