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波涛暗涌

文 / 脚下的枫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秒记住【 www..】,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晚上的家宴,到的人并不多。除了慕炙一的几个兄弟亲眷就没什么人了,不过气氛并没有很冷淡。

    有熟人在,沈弱水也显得很活络。

    “水儿在月国有劳月皇照顾,朕敬月皇一杯。”

    清皇看了眼硬是要坐在浅清身边的沈弱水,淡淡说道。

    慕炙一的目光似不经意地扫过沈弱水,然后勾唇回道:“分内之事,何敢言谢。”

    慕炙一第一次对那已逝的父皇产生感激,若不是那一道圣旨,或许他此生会成就一段错过吧,尽管这事的初衷并不尽人意。

    清皇满意地点了下头,竟被这温馨的气氛感染,打趣起来:“朕从前总是繁忙,没多少时间照顾水儿,宫里人也都是唯唯诺诺的,她的性子便难免骄纵一些。若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还请月皇多担待些。其实水儿本性不错,待人也好,与她母亲是极像的。。。。。。咳。”

    清皇说着突然一顿,假意咳嗽了一声,略过一些不自然。

    这样的话若是换成别的身份说也不无不可,只是对方是太后,还要这样家常一番,总归有些奇怪。

    好在沈弱水年纪小,大伙儿心里也着实不曾将她完全视为高高在上的太后,况且从来知道清皇宠爱长公主,这样也就不算尴尬了。

    “母后确实待人和善,现在看来,与皇后娘娘倒是挺像的。”清皇说罢便听到一道稚嫩的声音传来。

    说话的是慕弘一,他一向直率,有什么话就说了,也不藏着掖着。

    话音刚落,沈弱水、浅清、清皇表情皆是一顿,各怀心思,然后又各自笑开,没说什么。然而这许多笑中,却有苦涩,有嘲讽。

    “清皇不必担心,母后来月国后,宫中上下皆是高兴。”慕炙一兀自接了一句,只是在说到“母后”二字时隐隐有些着重。

    沈弱水本来还因为慕弘一的话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有些难过,听到慕炙一的话却不由偷偷抬头偷偷给他一个白眼。

    他从来不会唤“母后”,这会儿说起是什么意思?

    想着,方才的抑郁也都消散了。

    沈弱水的表情虽然浅,可浅清坐在她的身边,哪能看不到这些。那双桃花眼中闪着莫名的精光,与平日的温柔体贴大相径庭,面上却是笑得如往常一般,叫人看不出异样。

    晚宴没有持续很久,差不多时候就散了。

    这一晚,慕炙一照常留在清澜殿。

    沈弱水今晚异常的高兴,嘴巴动个不停,叽叽喳喳地说着许多以前的事情。慕炙一安静地听着,偶尔插上一句,总是能把沈弱水快要结束的话再接上。

    说到最后,沈弱水突然话锋一转,明晃晃的大眼睛直直看向慕炙一,明知故问道:“听说,你将后宫所有的妃子都遣回家了?”

    慕炙一听罢,挑眉对上她的眼睛,那流泻着笑意的双眼困住她的。

    沈弱水心中的笑意在对上那样的眼神时再也忍不住了,调皮地又转过脸,脸上笑得猖狂,嘴里说出的却是欠揍的话。

    “那以后后宫多无聊啊,要不要什么时候再招些人啊?”

    慕炙一无声一笑,回道:“好啊,你择个吉日吧。”

    沈弱水有些傻眼地回过头,在看到慕炙一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时,终于明白自己被戏谑了,于是狠狠瞪向慕炙一,自认为凶神恶煞地命令道:“不准,我不准,你一个也别想要。”

    慕炙一这才笑开,顺从地应道:“嗯,你说不准便不要。”

    聪明人便是这样,让人看起来好像被人牵着鼻子走,可实际却操纵着那人的一切。这样的把戏,慕炙一是熟能生巧。

    沈弱水却得意地扬头,吐气扬眉一般。

    翌日一早,沈弱水将杨月真和秦玉瑶都宣进了宫,陪浅清一起坐着聊聊天,灵犀也跟着,清澜殿顿时热闹许多。

    慕炙一和清皇因为要去迎接哈顿,只是过来招呼了一声便走了。

    慕炙一走后,浅清余光中看到杨月真失神的样子,闪过一丝异样。

    “姨娘,这是灵犀,你昨儿晚上见过的。这是玉瑶,这是月真,她们都是我的朋友,在月国的时候,也多亏她们陪我,日子才没这么闷。”

    “你啊,还是这孩子脾气,竟想着玩。都是太后了,也该收收性子。”浅清嗔怪地说道。

    “姨娘?弱水,为什么你叫皇后姨娘啊?”秦玉瑶是个直性子的,想不通就问了。

    这问题已经有很多人问过了,沈弱水便淡定了,只是轻描淡写地回道:“说来话长,以后再慢慢跟你们说。”

    秦玉瑶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倒是没再问了。

    浅清扫了眼杨月真,然后有些担忧地问向沈弱水:“水儿,你老实跟姨娘说,你和月皇是不是处得不好啊?”

    沈弱水不察,疑惑地看向浅清,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

    “方才月皇来的时候,我可是注意到了,他连一句‘母后’都没喊啊。”

    沈弱水恍然大悟一般,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人家本来就对这样的身份嫌弃不已,昨儿个喊一声“母后”,不过是分散她的注意力,现在自然是不肯唤的,可这样的解释不能告诉别人。

    沈弱水只能微微垂头,含糊地说道:“哦,皇上脾性如此,不大唤人。这样也好,我分明比他小,这样喊多奇怪啊。许是皇上也这么想。”

    浅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眼睛却瞟向杨月真,果然看到那人一副思索的样子,然后回过头与沈弱水等人攀谈。

    “这月皇虽不大,却也是到了成家的时候,怎么后宫一个人都没有呢?”浅清挑眉疑惑地问道。

    “本是有的,不过今儿个因为犯了事,全遣回府去了。”

    旁人或许没觉得怎么,可杨月真心思缜密,自然感觉到不寻常的地方。这样的由头是不错,却太巧合。怎么刚好所有人一个也没有幸免的,像是预计好的一样。杨月真本就对选秀一事耿耿于怀,现在更是疑惑不已。

    另一边,慕炙一和清皇带着人马到原来的地方等待哈顿。

    有些大臣心中难免犯糊涂,姚尚书的案子中便隐隐涉及到了大单,这里头分明有些猫腻,却不曾想慕炙一还能如此心平气和地去迎接大单太子。

    没过多久,就看见哈顿骑着马带着一支队伍徐徐走近。

    “数月不见月皇,月皇还是老样子啊。”哈顿的寒暄倒是与众不同。

    “数月不见,太子变了许多。”慕炙一漠然看向哈顿,与对方邪笑的样子形成了鲜明对比。

    哈顿也不介意,与慕炙一说完,便与清皇寒暄。

    慕炙一又安排人为哈顿备下房间,然后送哈顿去休息。

    明日便是沈弱水的生辰了,嫌麻烦,沈弱水便留了杨月真和秦玉瑶在宫中陪她。

    晚上一起用完晚膳,又聊了一会儿,大家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杨月真带着几个侍女绕过不长的过廊,正要走向自己的厢房时,突然听到石头掉在地上的声音。

    “谁?”

    杨月真心下一悸,慌忙地左顾右盼,却没看到半个人影。过了一会儿仍不见动静,杨月真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刚要收回目光继续走时,却在不经意间看到地上突然出现的纸团。

    又四周看了一遍,仍然无所获,杨月真犹豫了一下还是捡起纸团慢慢展开,不过片刻时间,她的脸便刷的白了。。。。。。 ( 和亲太后 http://www.eq321.com/117/11794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