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文 / 脚下的枫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秒记住【 www..】,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表姐,你别这样,我,我去找皇上。。。。。。”虽然很害怕,但是眼前的局面,她只能这样了。

    “你别去,你去了也没用,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与人无尤。”

    秦玉瑶一听,更是着急。

    “表姐,你到底怎么了,你才多少岁啊,怎么会有遁入空门这样的想法?那天,清澜殿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清澜殿的事,她虽有所耳闻,却所知不多。想知道,却又不知道问谁,最近好像慕清一也很忙。

    跪在蒲团前的女子长发披肩,没有一点装饰,身上也只穿着素衣,眼睛一直闭着。脸色有些憔悴,赫然是杨月真。

    听到这话,她才慢慢睁开眼睛,恭敬地看着面前硕大的佛像。良久才轻声说道:“是我的错,终究还是酿成这样的后果。玉瑶,替我照顾娘亲,她身子弱,也照顾好你自己。”声音顿了顿,杨月真转过头看向秦玉瑶,又说了句,“玉瑶,你要幸福。。。。。。”

    她没有忘记慕清一在看着沈弱水时万般隐忍后流泻的异样。

    秦玉瑶眸色一闪,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道:“表姐,这事是不是和弱水的失踪有关啊?”

    杨月真没说话,秦玉瑶想了想,又说道:“听爹爹说,月国和大单好像要交战了。”

    大单?杨月真敛了眉,又转回去,过了会儿才说道:“玉瑶,若是哪天你再见到她,替我跟她说一声‘对不起’,月真得她这样真心相待,是月真的福气。”

    两人便这样僵在原地,直到庵里的师太过来。终究还是没有剃度,师太说杨月真的尘缘还未了,不适合剃度。

    杨月真不欢喜也不失望,只是决定了带发修行,秦玉瑶虽还是失望,但已松了一口气。见杨月真心意已定,她只能最后看了一眼,打道回府了。

    月国皇宫,御书房外,几个太监有些无奈地看着手中的东西。

    已经不知道多少天了,每次送进去的饭菜都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被送出来,而且每一次连一半都没有用。再这样下去,铁打的人也会熬不住吧。

    可是人家自己的身体他自己都不顾了,他们这些奴才哪里敢说什么。

    眼见着前方慢慢走来的两抹身影,总管太监像是看到了救星,赶紧跪下叩头。

    “奴才参见王爷,韩公子。”

    “起来吧。”慕清一淡淡开口,直觉有什么事,便又开口问道:“皇上在里面多久了?”

    总管太监见有机会说话了,便口若悬河起来:“整整三天了,皇上就一直在御书房里,夜里睡不了几个时辰,连饭菜都不怎么用,这不,差不多就没吃嘛!王爷、韩公子,你们帮着劝劝吧,这样下去皇上的身体可怎么受得住啊。”

    说着,总管太监将手中的食盒给两人示意了一下。韩凌探头一看,果然,顶多动了几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只怕他们也没什么作用,慕炙一决定的事,何曾受旁人左右过?

    不过,韩凌还是接过了食盒,跟着慕清一一起走进了御书房。

    听到响声,慕炙一抬了抬头,看了两人一眼,然后目光在那个食盒上顿了顿,又低下头看着手中的东西。

    韩凌讪讪一哂,然后微微开了开嗓子说道:“炙啊,我和清赶得及,午膳都没怎么用,听说你也没怎么吃,不如随我们一起再吃点。”

    某人没有反应。

    韩凌转了转眼球,突然眼前一亮,将食盒打开,状似仔细地看着面前的食物,实际上是用余光注意着上位那人的一举一动。

    “咦?”韩凌突然惊讶一声,然后喃喃自语道:“这几道菜好像都是弱水喜欢的啊。”

    果然,那人的手一僵,随之而来的是一计冷眼。

    韩凌撑起所有意志与慕炙一对上眼,终于在他快要精疲力尽时,那人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朝下首走来。韩凌这才微微吐了口气。

    韩凌赶紧将食盒中的饭菜又摆了出来,完了将那碗饭递给已经在一旁坐下的慕炙一面前。

    不过,慕炙一没有接下,反是拿过了一碗银耳汤不急不慢地喝着。知道韩凌说的都是假话,不过这银耳汤,沈弱水倒是真的爱喝。她说过自己不喜欢滑腻腻的东西,吃着总觉得恶心,可对银耳却没什么反应,觉得特别,便偏爱了。

    “有什么消息吗?”慕炙一并不安分喝汤,趁着舀汤的空隙问了一句。

    韩凌知道这已是不易,便认真地回道:“哈顿似乎在找什么人,对战事除了让军队加强训练,其它的倒不见动作,像是很有信心。不过也难怪,毕竟手上还有个大筹码。”

    慕炙一和慕清一都沉默不语,谁都知道,人家不是草包,不会那么简单。

    “还有,那哈顿的母亲是个中原人,而且是京城人士,好像与皇宫有些关系。”

    汤刚好喝完,慕炙一放下碗,丢了一句“继续打探”。

    “清国呢?”

    “清皇回宫后 便让人着手去查了,应该已经有消息了。不过北边的胡国好像不大安分,清皇应该抽不出什么时间。”

    “嗯,我会修书一封,让人送去。还有从月国军队中挑选三万精卫,必要时候及时救援。”

    “啊?三万?会不会太多啊。。。。。。”我们这儿还要打仗啊。不过后面的话再慕炙一投来隐含着“你有意见”一般意味的眼神时便被截断了。千言万语到最后也只能是个“嗯”字了。

    说完了正经事,慕炙一便又回去奋笔疾书了。慕清一和韩凌自觉没趣,也没呆多久就离开了。

    慕清一想了想,终究还是在离开前嘱咐了一声。

    “七哥,我还是那句话,自己的身体注意点,终究还是有人要担心的。”

    后面没有传来声音,慕清一正要迈步走开,却听到了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九弟何时也聒噪了。”

    语气淡淡的,慕清一听完却无声地笑开了。

    隐约记得和亲路上,那人在人面前端庄大方,到了车内却能和侍女谈笑风生。

    “公主,外面还真冷啊。”

    “怎么都有鼻音了?你啊,别没事就下车了,多披肩袍子,自己的身体自己注意点,别生了病平白给主子添烦恼。”

    “哎呀,公主还真是没良心!”

    。。。。。。

    沈弱水像个隐士一样在杜若阁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自那日和哈顿不欢而散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了。书房也是数日不再去了。

    偶尔路过老汗王寝宫时,她会进去探望一下,不过好像老汗王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了,气色也愈加不好。沈弱水知道,大限将至了。所以后来的日子,沈弱水去那儿倒是勤快了许多。

    不过,该来的终究还是回来。

    那天,沈弱水还没有赶到,就看到有侍女从老汗王寝宫跑出来,一边还喊着:“老汗王薨了,老汗王薨了。。。。。。” ( 和亲太后 http://www.eq321.com/117/11794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