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贺府

文 / 宗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苏安是想着晚上能够露宿破庙的,可露宿容易,这野外的破庙可不是那么容易就碰到的。

    最起码,今天苏安是没碰到破庙,而是就在路边找了一处避风的地方,卸了马匹身上的车架,把缰绳栓在了旁边的大树上。

    之后,有折了些树枝,拔了些新鲜的草,算是马匹今天的晚饭啊。

    至于苏安自己,则是靠在车厢,神识扫遍自身,他总觉得今天似乎有些不大对劲,不停的在打哈欠。

    他虽然不想脱离世俗,可他毕竟是金丹境界,怎么可能会一直打哈欠。

    可惜,哪怕是神识扫过,苏安仍旧没有发现体内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

    而且,他和外界最后的接触,也都是入山之前了,在山里这段时间,他还没有这个变化。

    现在出山短短一天时间,竟然有了这么个变化,实在是有些不对劲的。

    揉了揉眉心,苏安盘腿坐在马车内,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在琢磨什么。

    夜间,狂风呼啸,苏安从车厢内弯腰走了出来。

    虽然这个地方略微有些避风,可这么大的风,还是有些冷的。

    想了想,苏安最后弄了些木桩,简单的搭了一个棚子,给马匹遮挡了一些大风。

    这对于普通世俗中人而可能是要很长时间才能做好的,可对于苏安而,只不过是短短一刻钟的时间,这一切就完成了。

    “难道是我的三灾五劫要来?”

    苏安皱眉,又打了一个哈欠,可他并未开始融化金丹踏足三灾五劫,而且,识海内金丹也没有分毫的变幻。

    苏安干脆也没在进马车,就站在马车一侧,自身法力转动,运转全身。

    直到天亮,苏安睁开双眼,仍旧是一无所获,但却觉得神清气爽。

    “或许是刚从山里出来,有些放松了,所以不由自主的开始打哈欠。”

    苏安仔细想了想,得出了这个结论,这也是有可能的,毕竟在山内的时候,他这两年时间都等于是在来回行走。

    毕竟到了他这个境界,根本不用睡觉,这两年在山内可是十分枯燥的,虽然之前他也有打坐炼化秘境之石的时候,而且所耗费时间更多。

    但是打坐的时候,有时候陷入参悟当中,时间是不自觉的流逝,非常快的。

    但是这两年可不同,时间的流逝可是没那么快的,刚开始在山内的时候,他还会因为见到山涧小溪或者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花草而感到新鲜,可几个月后,他就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而这个时候,也就只能自己给自己找一些乐趣了。

    当然,这只是苏安自己的情况,如果是他师父常德这种能在道观呆几年都不愿意轻易下山的人而,在这深山内晃悠十几年估摸着也会怡然自得。

    “走吧。”

    苏安拍了拍马匹,这匹马还算是有些灵性,还知道甩甩尾巴回应苏安一下,当然,这到底是在回应苏安,还是单纯无意识的举动,苏安也不清楚,他虽然是修行中人,可也不懂兽语。

    这世上的妖魔仙神虽然有,可却不多,除非是刻意去寻,若不然到还真没那么容易遇到。

    最起码,苏安虽然有心碰到些破庙什么的,可最终也是没在遇到过一个妖物之类的。

    直到他到了大周国都以后,才算是彻底没了这个心思。

    “大周国都贺府。”

    苏安嘴里念叨着当初贺俊才给他的地址,慢慢的寻了过去。

    贺家不知是做什么的,但这宅院却十分的大,而且大门也很是气派,一看就知道必定不是普通人家。

    “寻我家公子?”

    门子上下打量了苏安一眼,耐着心开口道:“你寻我家哪位公子?”

    类似贺府这般的大门大户,家里多都是好些多个公子少爷,这也是符合开枝散叶的说法。

    “贺俊才。”

    苏安报出了贺俊才的名字。

    “我家大少爷。”

    “我家大少爷外出求学,经常不在府内,你来的不是时候。”

    门子听苏安真报出了自家府上少爷的名字,语气也缓和了许多,但他所知道的,就是大少爷经常外出,有时候几年也回不来一次。

    “还请代为通禀一声,或是给贺兄爹娘通禀一声也成。”

    苏安仍旧没有离去,他自然知道贺俊才肯定不在府中,但府中肯定有联系贺俊才的办法,只是这门子不知道罢了。

    毕竟,没有哪个修行之人会真闹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修行之人,真要是这样,尤其是家还在城中居住,还不整天被人围着。

    就如同现在这样,就连贺府的门子也不知道贺俊才是修行中人。

    “嗯。”

    门子犹豫了一会,开口道:“稍等。”

    说完这话,大门从里面轰然关上,又过了片刻,才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紧接着,门子和一个略微上了年纪的中年人一起过来,重新开了大门。

    “可是这位公子要寻我家大公子?”

    那中年人从门后走了出来,冲着苏安拱手,看他恭敬的神情,应该是知道他家大少爷的一些事情。

    “正是苏某。”

    苏安点了点头,也拱手回了一礼:“苏某曾和贵府贺兄有过些许交情,贺兄当时留下的就是这个地址。”

    苏安的话倒也十分简单,没有过多的啰嗦。

    “我家大公子年前回来过了一次,不过没呆几天就走了。”

    “但不知老爷他们能否联系上大公子。”

    “若是苏公子不急,不妨入府一叙?”

    中年人满脸陪笑的开口道:“老爷就在府中呢,只是年纪大了,不方便出来。”

    “您要不然去见下我们老爷?”

    微微点了点头,苏安笑着道:“既然来了,理当入府拜见一番的。”

    中年人招手,立刻有人替苏安牵了马匹,中年人则是引着苏安进了府内。

    门子则是挠了挠脑袋,满脸疑惑,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任他平时也算是有些小聪明,可这个时候还是猜不出管家怎么对这个前来寻大公子的年轻人如此态度。

    苏安随着管家过了几道院子,最终在后堂见到了满头白发的贺俊才的老爹,贺长寿。

    管家在贺长寿耳边嘀咕了几句之后,其实就是大致说了下苏安刚才所说的来历。

    “苏贤侄是来寻俊才的?”

    贺长寿声音洪亮,双目有神,倒不是他拿捏架子,而是各地有各地的规矩。

    “正是。”

    苏安点了点头,道:“前些年,我和贺兄在大魏相见,也算是有些许交情,后贺兄留下宅院地址。”

    “今日,苏某上门,也是有事要寻贺兄。”

    “不知贺伯父能否联系上贺兄?”

    苏安说话很直接,倒不是他不会绕圈子,而是很多时候,他都不喜欢绕圈子。

    在苏安看来,大多数时候说话,不妨直来直往的好一些,这样不管是对谁都有好处。

    “大魏。”

    贺长寿倒是没有直接回答苏安的话,而是满脸关切的开口:“从大魏而来,贤侄怕是吃了不少苦吧?这一路可还太平?”

    苏安嘴角含笑,已经看透了贺长寿的心思:“从大魏来大周,虽不至于一日即达,可也是乘风而行,自是太平的很。”

    贺长寿又旁敲侧击的问了些事情以后,方才缓缓点了点头,道:“实不相瞒,小儿年前回来过一次,可没过几天就走了。”

    “只不过,小儿曾在家中留下一件东西,说是若是好友前来,可从其中看出他去了哪里。”

    “你们年轻人这些玄机,我这个老家伙也猜不透。”

    “若不然,我命人把那件东西拿来,你看看能否看出什么端倪来?”

    贺长寿笑吟吟的看着苏安,也不知道心里是在想什么。

    “劳烦贺伯父了。”

    苏安微微点头,也想瞧一瞧这贺长寿在卖什么关子,或者说是贺俊才到底是留下了什么。

    “苏贤侄稍等片刻。”

    贺长寿缓缓开口,扶着椅子扶手站了起来,有管家搀扶着,晃悠悠的从后堂走了出去。

    苏安则是起身相送,这是最起码的礼节,等贺长寿离开以后,才重新在椅子上坐下。

    坐在椅子上,苏安双目盯着房内的摆设和布局,他虽然不常在世俗呆,可也能看的出来,这屋内的布局摆设可都不算差了。

    其实,单从贺府的宅院大小来看,就能猜的出来贺府的地位了,毕竟能在大周国都拥有这么一块宅子,可并非是那么容易的。推荐阅读sm..s..

    只不过,贺府的宅院如何,甚至家室如何,苏安倒是真不在意,这也不过是他现在无聊所以这么看一眼,心里胡乱猜测着,也算是打发时间了。

    过了有将近一刻钟的时间,贺长寿怀里抱着一个木盒子,颤巍巍的被管家扶着走了回来。

    至于贺长寿颤巍巍的模样,苏安倒是有些能够理解,哪怕是修仙中人能够帮人调理身体,可也只是让其身强体健,而不可能增长其本身寿元

    贺长寿的寿元大限恐怕是快要到了,灵气入体,也根本停留不住,所以才会是这幅模样。

    “这盒子内放着的就是贺儿留下的东西。”

    贺长寿在椅子上坐下以后,轻轻摆了摆手,示意管家把盒子端给苏安看。

    盒子打开,里面是一面镜子,但这镜子却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锻造而成。

    只是看到这面特殊金属锻造出来的镜子,苏安就大概猜出来该怎么用了。

    “我可以在这试试?”

    苏安抬头看向了贺长寿。

    “把屋门关上。”

    贺长寿吩咐管家去关上屋门,同时冲着苏安点头。

    等管家把屋门关上以后,苏安自身法力注入镜子。

    镜面随着法力的注入开始有光芒闪烁,最终,整个镜面一片斑白。

    “这是常有的事,稍等片刻,若是贺儿那边发现了,自然会有回应的。”

    贺长寿在一旁开口,对这个场景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苏安微微点头,也没在说什么,毕竟注入境内的法力不算多,坚持几个时辰都不是问题。

    大约过了有一炷香的时间,镜面上突兀的出现了贺俊才的容貌。

    看贺俊才背后的情景,是在室内,倒也看不出什么来。

    “是苏兄?”

    贺俊才倒是好记忆,或者说,大多数修行之人的记忆都不会太差了。

    “正是苏某,此次前来,有事劳烦贺兄,叨扰之处,还望贺兄勿怪啊。”

    苏安冲着贺俊才拱手,他这次来的确是有事相求,该有的礼数肯定是要全都做到才行。

    “这样,苏兄若是不着急,不妨现在府上住下,就这两三日,贺某就会回府一趟,到时候咱们在说,如何?”

    贺俊才略微沉吟了一下开口解释道:“隔着这传音镜说话,总是有些不方便的。”

    “正好咱们也有些年未见了,也探讨下道法,如何?”

    苏安微微点头:“苏某倒是没什么急事,既然贺兄如此说了,那苏某就在府上多叨扰几日就是了。”

    之后,贺俊才又和他老爹贺长寿说了几句话,唠了几句家长之后,才算是让苏安停止了对镜面的法力输入。

    其实苏安能猜的出来,贺俊才和他老爹唠家常,可不仅仅是单纯的唠家常那么简单。

    还有很大一部分,很可能就是在看看他老爹情况如何,家里是否因为自己的到来有什么危险。

    人心叵测,多少总是要有些防备的,而且看这样子,每次都是如此,倒不是刻意针对谁。

    “贤侄啊,你就在府上安心住下,贺儿估计两天就能回来。”

    “这几天,你就把咱们贺府当成是自己的家,随便住,想出去逛就出去逛,想吃什么就吩咐下人去做。”

    “身上使唤的银子不够了,直接找管家支取就成。”

    “你和贺儿是好友,到了咱们贺府,就和自己家没什么区别。”

    贺长寿满脸笑意的开口,只要确定是自家儿子的朋友,他就大方的很。

    而且贺府家大业大,根本就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

    “苏某若真有需要的时候,肯定会给贺伯父您开口的。”

    苏安笑呵呵的回应着,只不过却还是不大习惯这种刻意应付的场面。<>read3;<> ( 黄庭叩仙门 https://www.eq321.com/171/17166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