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回家

文 / 子一二1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秦苍掀开马车帘子,就见一副春暖花开:任晗正含情脉脉为蒋通披上披风,书生眉眼温暖、笑容爽朗,一口一个“谢谢晗弟”,丝毫没有意识到对方眼中本不该有的情愫。

    “那个,”秦苍见两人一齐回头朝自己这方看,赶紧收回已经迈入的半只脚:“我今日骑马。”说着忙放下帘子转身就往外跳。可恰没注意到的是,陆歇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自己退得急,正撞在对方身上。陆歇也疑惑,大早上慌慌张张、“投怀送抱”的不是她风格。于是稳稳扶住,道:“今日风大,当真要骑马?”

    “是!”秦苍避开陆歇追问,一个侧身跃下马车,逃也似的去找大霆子备马。

    陆歇纳闷,平日为了减少和自己接触不都是窝在马车里吗?就回过头掀开帘子向里一看,旋即关上,也跃下车,骑马去。

    打扰。

    任晗的男儿身份是维持不长远的:现下大家默契,帮她守着秘密,可到了奉器、回了宫中难不成还能扮作假小子?

    一群人并未告知蒋通真实身份,但能夜闯石寨、收拾官兵的一帮子人,猜也觉身份不浅。可这书生倒依旧坦坦荡荡,你不说我不问,不卑不亢。蒋通告诉大家说,自己手中握有垺孝高层欲叛乱通敌的证据,要去奉器告状。任晗便一口答应与他同去,助他面圣。竟原少主、未来的北离王后为家国效力,是否掺杂些私心,都无可厚非。

    今日路途中会经过蒋通的家。蒋通已近半月未归,此次随行去奉器上书是抱着“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决心去的,以他的话来说就是“牵涉甚广,孔遭无妄之灾”,这次要回家中是要“给老母亲磕头、诀别”的。

    一行人正是在此路上。

    “任晗不是小孩子了,她与你同岁。”

    秦苍回头,打断自己思绪的是陆歇。悟出对方意思,就尴尬笑笑。

    两人骑马走在队伍最前,陆歇看对方并不接话便驱马上前靠近些,继续道:“我也不喜欢蒋通。”

    你我不喜欢蒋通的原因又不一样。只是这要是再不答话,就显得失礼了,秦苍笑笑:“他不过是北离一个无足轻重的少年,王爷无需喜欢。”

    “国之少年力量巨大,可载舟亦可覆舟。”

    秦苍不知陆歇突然提到此番是什么用意,也无意知道他对蒋通的看法,只想快些结束话题,于是故意反着说:“一两个乳臭未干的孩子,为了让自己前路亮堂些,怀着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足惧吧。”

    陆歇稍微有些诧异,转头去看秦苍,秦苍依旧一脸风平浪静。

    “苍苍真这么想?”思忖半晌又继续道:“这一路上,不只有蒋通和被行刑那人,北离许多青年人眼中都内藏灼灼。星星之火,未必不可燎原。内忧外患,北离王要守住自己的基业,不是件容易事。”

    自然不是件容易事,许多东西从根部溃烂,如若不是大刀阔斧尽早割除,恐怕难得新生。一路看来,秦苍对北离的未来生了许多悲观。只是,今日陆歇为何主动与自己谈起?

    “地库怎么样了?”

    “今早搬完了,陆雷将那些箱子送去给垺孝城守,在奉器与我们汇合。”

    那日众人收拾好残局已近黎明破晓,却依旧不见‘帝江’回来。秦苍思来想去又跑回北墙去找,果然给找到。收在与雌虫不同的蛊中——这么难得的宝贝,夕诏怎么可能让它的利用率为一。

    地库虽塌陷,但根据‘帝江’的移动和蒋通的记忆,北墙应与地库相连。一不做二不休,几天时间里,陆歇他们竟把整个双面城墙移开了!正好,挖掘耽误的这几天,蒋通养病补身体,任晗乐得“伺候。”不过,为何要将地下财宝全数送还给垺孝城守?如此,劫掠罪责自然都推给死去的参谋,私调将士、地库自毁、有人灭口这些却又只字不提。是威胁吗?

    当然,一切依旧是打着任晗的名号。

    “那些人厉害,地下统共找到50箱宝贝。”但陆歇没有说的是,地库深约一丈,对称成宝瓶形状。隧道就是长长的颈,半侧瓶身放了那50箱财宝;另一侧自瓶颈至瓶身暗器遍布,自己和陆雷两个人才勉强应付下来,里侧东西却出乎意料的少。锦盒正是放在一些兽皮卷轴之上,似乎还未来得及归类。

    “那些兵呢?”

    “放了。”

    “放了?”

    “既然老参谋已经扛下了所有事,其他人,让他们重新做一次选择吧。”

    秦苍并不觉感动,甚至更觉陆歇的一系列行为矛盾——当晚挥剑时可没见他有什么菩萨心肠。自己清晰地记得,当时陆歇是欲将那些人尽数斩杀的。为什么又改了决定?

    “那些黑衣人呢?”

    “第二天午时全都服毒死了。”

    “怎么会?不是细细检查过他们身上并没有能自戕的武器和毒吗?”

    “是,确实奇怪。”

    当晚,属杀出来的黑衣人最为诡异。训练有素,目的显然是不留活口。是谁的人?为什么死了?他们想掩藏什么呢?如果是北离高层派来的,该是想斩草除根,不落人口实。若不是,就说明北离或许已与其他势力勾结。哪方势力?

    有些事陆歇显然没有告诉自己。所以,两人只能浮于表面有一搭、没一搭聊聊有的没的,这也是秦苍不愿与陆歇过多相处的原因。

    好在清风拂面,绿草茵茵,奉器终于不远。

    行不多时出了城。

    城外向北,在垺孝与奉器之间有一段山坳低地。低地平坦,其上有溪流经过,常年水草丰茂,适合畜牧。山坳南北皆有矮树林遮挡护佑,即使从高处望下去,竟也不能一眼瞧见。蒋通的家就在此处。

    然而,还不到那一排分布杂乱的土屋附近,一股刺鼻的味道就飘进秦苍鼻子里。这个味道对秦苍,甚至对陆歇来说都不能带来什么美好回忆。牲畜粪便——幼时清隐山上被关做药人还历历在目。

    再走近些,才见挨着村落的那片青青草涧,已经光秃大半,像是一块癞长在了浓密的发际中。春日里,草木大面积光秃很不常见,明显是人为过度使用所致。再看向溪流,不似费易与幽鄂遇见的清澈溪水,相反水中十分浑浊,不只有泛起的砂石,还有牲畜排泄物漂浮。

    大老远,秦苍就看见有不怕冷的孩童,光着屁股半身浸入浑浊的水中,正与岸上的孩子互相泼水。而其下游正有一个洗衣服的婆婆。婆婆不乐意了,水花溅了自己一身,怎么能便宜了小小黄毛?于是放下手中衣盆,在衣服两侧胡乱揩揩,站起身,竟用极不堪入耳的话语骂起人来。小孩也不示弱,自幼长在此处,什么泼皮骂街的没见过,哪能吃亏?只见他在溪流正中又跳又叫,哇啦啦还嘴,只多不少。最后还往婆婆方向撒了一泡尿,这才起身迅速跑出小溪。

    这是什么样一个生存环境?秦苍从未见过,打心里震惊,一把勒住缰绳,不再向前。陆歇停在她身边,也向前看着。

    车队停下来。

    车里,任晗和蒋通两人一路谈天说地,都是热血的青年人,都是未经世事、对未来有无限憧憬的少年,惊讶地发现彼此竟有许多相似观念。比如对北离现下的腐朽政治,比如对百姓疾苦。自然,两人话语间有许多碰撞,然而都是为家国百姓、为志向抱负、为重义轻身,于是讨论得极热烈,半晌才发现车马停止了行进。

    任晗拉开车帘向外看,破烂零落的土木房子已经在眼前,就招呼蒋通下车。蒋通被搀扶着走出来,一眼就见众人目光所指的方向,当即又喜又悲。

    “娘!”

    蒋通挣脱任晗的手,不顾身体虚弱向溪水边洗衣婆婆冲过去。onclick="hui" ( 毒妃为将君侍侧 https://www.eq321.com/186/1861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