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多谢夫人保护我

文 / 子一二1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瑞熙王起身,对身前一立一跪的人凝视半晌。见自己“发妻”正瞪着眼睛、脸红脖子粗,就犹犹豫豫,不可裁决心意一般,问:“你竟如此不能容人?”

    任晗一听炸了毛,跃起来指着陆歇:“陆子歇,你差不多得了!秦苍平日隐忍得够多了,今日她如此坦诚,你怎么舍得让她受委屈?”

    “晗妹妹言重了,哪来委屈一说,王妃不是也说了,让瑞熙王由自己心意决定?”刘绯说罢走下坐席,拉起伏在地上的霜儿:“瑞熙王,这是家宴,你与王上又是旧友,我便直言:北离女子与我们西齐不同,北离女子率真,敢爱敢恨,信笃恣肆一生,所以霜儿才会直抒心意。曾听得北离先祖若是遇到喜欢的女子,便是扛也要扛回家去;你若真喜欢,就让霜儿留下。爽快些!也算‘入乡随俗’。”

    “多谢贵妃。”陆歇举杯朝刘绯,一饮而尽。接着,冷眼瞟一眼秦苍,再朝席上一拜:“只是,今日初到奉器,我也有点累了。王上,陆歇想先行告退。”

    “这……也好,也好。”萧权本就怕这几人越闹越难看。夜已阑珊,巴不得赶紧曲终人散:“瑞熙王一路舟车劳顿,早些休息。”

    得到萧权许可,瑞熙王便向秦苍“哼”得一声甩了衣袖,也不顾自己王妃是否跟上,大步就离了琉璃殿。

    这下好,一场宴席下来,瑞熙王家中一个善妒,一个惧内,这名声算是远播了。瑞熙王连个侍女的去留都不能做主,这夫妻关系恐怕是很不好。

    一直到轿子出了王宫再入了使馆,两人行至殿前主庭院见有璃王府的亲兵把守,剑拔弩张的气势才缓和下来。

    秦苍一松劲儿,觉得浑身疲惫,原来演个戏这么废体力?就慢下脚步,叹了口气。陆歇闻声回过头,也跟着慢下来:“谢谢夫人。”

    陆歇在席上迁怒自己时,秦苍就知,这人已经明白自己是故意要做出两相对立的态度。秦苍摆摆手:“不谢不谢,应该的。”说完又觉哪里不对,就抬头去看陆歇。

    果然,眼前人站定,双眼含笑正看着自己:“这下全北离都知道瑞熙王妃是个妒妇了。”

    “双簧嘛,”秦苍知对方调笑自己,疲惫笑笑:“我也是跟北离王学的。你看,不管什么他都可以推脱给刘绯:他不阻止,你也不好拒绝,这时候我当恶人刚刚好;话说回来,往后若真有什么,也能说成是贵妃娘娘魅惑帝王、祸乱朝纲,一国君主一样可以摘得一干二净。人家演技好,一开始,我还真以为他是个流连美色的君王呢。”

    “所以,你当真不生气?”

    “生气?”秦苍看着男人真诚又郑重的目光,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有什么好生气?明摆着帝后都不放心咱们,要派个人来监视着。只是,听说霜儿与李阔似乎有些交集,刘绯为何要用李阔的人?”

    陆歇摇摇头,一阵汗颜:自己的“夫人”怎么和别家夫人这么不同?她眼中能看到暗处阴谋,却不放半分心思在自己身上。也是,秦苍是被迫与自己成婚,被迫前来北离辅助自己,自己将她置于险境,似乎没有资格许她情谊。只是,有时还是忍不住幻想,幻想“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离”。但显然,这小小女子已经全然进入角色:只谈事业,不聊感情。每每见到她,一颗心化成一汪水;可她呢,看上去温和柔美,实际上内里却被包裹得严实、无比坚硬。

    “苍苍,”良辰美景,明月高挂,陆歇阻止她分析下去:“苍苍为何不是真的生气?”

    “啊?”秦苍听罢一愣,理清背后弯弯绕绕的关系难道不是此时第一要务?哪个将军会希望自己的兵看不清局势又管不好情绪?

    “就是刚才说的原因啊,他们是因为不信……”

    可陆歇心中从未把她当作自己的兵。

    “我是说,若没有任何威胁,苍苍会允许自己的夫君三妻四妾?”

    见陆歇正色打断自己,秦苍有些不知所措:“你问的……是字面的意思吗?”

    “不然呢?”

    “嗯……不愿意吧。”秦苍仔细想了想,抬眼望着陆歇答到:“我在红楼看了许多悲欢离合,一直觉得男女情爱不过是天方夜谭,我从不相信。如若哪天,我真愿意嫁与什么人,那一定是喜欢得不得了,或是确定了这人此生都不会离开自己。要让我分享这种喜爱,本就违背了我最初的心意,跟闹剧有什么区别?”

    陆歇第一次听秦苍原原本本将真心话说与自己,便追问:“可你已经嫁给我了。”

    “咱们这不是假的吗。”秦苍笑道:”等北离这边事情妥了,你不再需要我了,我就回常蛇山,当个逍遥的山野乡民。有没有合适成婚的人都行,反正要无拘无束的。”

    原来她是这么想的。

    可我不是。

    说她聪明,有时又天真得很。这场婚姻早已不再是你我之间的事了,竟然还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一走了之?况且,我会一直需要你,绝不会让你离开。

    不过,不急于一时。

    “对了,你的伤……”这次发问的是秦苍。

    两人站得近,秦苍面露愧色,不敢抬头,指指陆歇的胸口:“当时,真的很严重啊?”

    “是流了很多血。”看眼前人关切,陆歇故意模棱两可。

    “……对不起。”声音轻到秦苍自己也有些听不清:“我一直都没有好好跟你道歉。那日之后,我一直打探你的情况,可是璃王府把消息封锁得很紧。我一直害怕,生怕真出了什么事……我那时不是真的想……反正,就是很对不起。”

    眼前人越说声越小,说到最后垂头丧气,抿着嘴不敢看陆歇。陆歇见状心下很受用,却又不忍再与她玩笑:“苍苍,没有伤及心脉。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说罢,拉住秦苍的小手,搭在自己胸口。

    秦苍诧异,想将手抽出来,可是陆歇的手紧紧覆在自己手背上。于是一侧是温柔的、温暖的,一侧是坚硬的、有力的。秦苍感受着手中一下一下的跳动,这跳动占据脑海,慢慢将那日新月刺入胸膛的记忆逼走。

    “苍苍,你不必愧疚,我知你当日不是故意的。”说着,另一手抚上女子头发,轻轻拍拍:“苍苍小时候说过要与我‘同泽同袍,’现在我们也算并肩作战了。今日,苍苍果然‘很厉害’,希望夫人日后也能保护我。”

    秦苍想起这是两人在琉璃宫外的对话,抬起头,看眼前玉树临风的男子眉眼温和,心情也逐渐轻松起来:“别叫我‘夫人’,我刚才就觉得哪里不对。”说着就将手抽了回来。

    可暖意还没尽消,陆歇就追过来,这下秦苍的双手都被握在男人掌心:“这里毕竟是北离,戏要全套,夫人不可大意。”

    “这馆里都是你的人,怎么不安全了?”

    “那你也是我的人吗?”

    “我……”秦苍这才反应过来对方逗她,手上施不上力,飞起一脚踢过去。

    陆歇本就比秦苍高,见对方攻击,下意识用小腿防御。下一刻,秦苍就感觉自己踢上了一个铁桩。

    “疼!”抱住腿,跳了起来。

    这下换成陆歇慌了,跟在跳来跳去的女子身侧,手足无措:“这……怎么样?很疼吗?”

    “你打人!”

    “……你摸着良心,谁打谁?”

    “你又不疼!”

    “我……我不好,我不好,让我看看,伤到哪了没?”说着,拉过秦苍扶住自己的肩,俯身就要检查。

    可就在此刻,忽然觉得自己脖颈一凉,徒然立起身。一摸,糟了!这股凉气顿时贯穿全身,再一用力便知自己被“定”住了。

    秦苍这才停止呼痛,也不蹦蹦跳跳了。摸摸自己的腿,站起身。绕着不能动弹的陆歇,转了一圈,好好欣赏一番才开口:“其一呢,男女授受不亲,以后不要随便拉拉扯扯的,坏我声誉;其二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样被困住不让动是不是很不舒服,以后不要困住我;这其三呢,不要随便相信女人,尤其是像我这样的。”

    说完眨眨眼睛,嘻嘻一笑,转身大摇大摆就往里走,边走边喊:“陆霆!出来一下!”

    陆霆在内殿,闻声跑出来,就见自己王爷扶颈弯腰,朝着院门口的方向摆出一个怪异的姿势,似乎在展示自己壮硕的肌肉。

    “这……这怎么回事儿?”低声问秦苍。

    秦苍耸耸肩:“可能是你家公子累了。扛回去休息吧,‘入乡随俗。’”说罢头也不回就走了。

    苍苍,若你能一直这么“放肆”就好了。

    乖乖地、笔直地趴在大霆子肩上的陆歇,此刻只有脸能动,露出浅浅的、许久不见的梨涡。

    说真的,还挺诡异。onclick="hui" ( 毒妃为将君侍侧 https://www.eq321.com/186/1861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