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蠕虫

文 / 子一二1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是一幅由浮雕、彩绘与蠕虫共同组成的画面。

    眼见黑色蠕虫沿着光线所引迅速上行,与原本断断续续的图案拼凑在一起。这是一个并不难以理解的故事:两个部族间发生战争,一方与某种“神秘力量”定下契约;得胜后,败下阵的部族以活人为祭,用血液供养另一部族,准确的说,是供养那个未知的力量。

    画面中,“神秘力量”被表达得很隐晦,或者说很粗糙:几乎全程是用一个细长的菱形包裹着一个“丰”字来呈现的。当然,那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字,而是像小孩子计数一样潦草划下“三横一捺”,完成了一个符号。只是,任何一个图腾,简单与复杂并不重要,当它被赋予意义并且重复出现时,就不再寻常。

    浮雕中,“菱形”似乎从天而降。秦苍想,不知这是平实的叙述,还是与更多情况一样:古老的部族赋予了未知且强大于自己的事物以崇高的象征意义。“天意”“君权神授”,无不编造更高的力量以为震慑。

    战争结束后,胜利的部族显然将“菱形”视作他们的神。从浮雕中可以看出,“菱形”比之最初驾临时,体积更大,散发出光波,众人围绕着它,昼夜舞蹈。之后,便是篇幅最长的一段:祭祀。

    祭祀之频繁、规模之宏达,将那一面壁刻得满满当当。要知道,所有的数量只是象征与虚指,真正的情况必定更加复杂,难以想象有多少人曾被迫献出生命。

    由落败者之血滋养着的“神”在之后的日子里并非清闲无事。“菱形”四周一直簇拥着众多信徒,“菱形”接受供养也赐予恩惠。墙壁上记载,某一日,虔诚的供养者慢慢不再具有“人型”,而是逐一变作了体型小一些的“菱形”。这大概是说,供养者得到了权威的认可,被全然同化为“菱形”,或是成为了“神”的一部分。

    到此,浮雕内容戛然而止。

    “什么玩意儿?之后呢?”任晗刚要大声抱怨,被萧桓拉住,比出“噤声”的手势。女孩赶紧收住音量,可是依旧很激动:“建了这么大个的地方,信息就这么点?还有一部分是需要虫子给他们添上的,这部落的人脑子有病吧?”

    的确,这不是编年史,应该只是将那个时代最重要的事迹记录了下来。上面仅有的字符,这群人看不懂,呈现的方式又过于隐晦。之后,这个文明何去何从无从可知。

    “如果这里并不是战胜的部族所修建的呢?”

    陆歇的话倒提点了众人。这似乎是个新的路径。几人自然而然就将战胜者当作主体,当作修建城池、雕刻壁画与讲述故事的人,然而这是否是先入为主呢?同样的事件,立场不同,或许会有全然不一样的倾向与意义。

    天顶的壁画显得更怪异:虫蛇交织,显现出一个不知是什么的图像。

    火光由下至上,光影重叠交错;黑虫与彩蛇蠕动爬行,原本的彩绘几乎被完全挡住。“新壁画”极不稳定,“窸窸窣窣”又黑压压一片,不断变化。

    几人变换着角度抬头向上看,原本彩绘上人与兽的瞳孔处此刻反倒毫无遮挡,成了最亮的位置,不知作何意义。可是不过一会,几人就觉不只恶心犯晕,而且眼珠子疼。

    秦苍本想低下头揉揉眼睛,然而就在目光转向别处的一瞬间,一个“女人”的形象赫然出现,可再一抬眼,“女人”却又消失不见了!

    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的术法,只是利用了人眼成像的方式。

    “是倒影!”

    秦苍再次看向天顶,双眼一眨不眨停驻半晌,之后马上转向旁侧。果然,“女人”又出现了。

    这是个没有头颅的女人,站立着,衣裙摇曳;穹顶变化,再看,那个无头女人离近了些,变作半身,依旧没有什么大动作;反复几次,头顶的虫蛇分布越来越集中,天顶的空隙越来越大,女人离自己越来越近。最终,只剩下脖颈与空空荡荡的头部。

    突然,缺失的地方出现了。

    但是并非人脸,而是一只巨大的蠕虫的脸!

    蠕虫长着触须,眼睛硕大,“由”字型的口中牙齿参差错落,缓缓流出黏液。太大的一张脸,太近!秦苍想不再注视它,然而成像无法瞬间消失。闭上眼睛,那张恶心的面庞历历在目!也就在这时,脑海混沌处那个遥远的声音再次炸裂开来,配合虫面口腔开合,“她”说:

    “献祭!”

    “别!别跟我说话!”秦苍觉得那个声音正在升腾,与自己越来越近,而自己原本的意识正不断遭受挤压,就像无边际的暗夜要将自己消融一般!突然,心口涌起一阵又一阵绞痛。

    “苍苍!别去想,看着我!”

    陆歇见身边的人一手捂住眼睛,一手抓住前襟,俯身颤抖,赶紧将其揽过身前环住,想去掀开她掩面的手。然而就在此刻,凤台里的光线突然消失了!

    失去了光线的指引,虫蛇突然没有了方向、焦躁不已,然而不多时,它们就明确了自己泄愤的对象。一时间,数不清的蠕虫竟突然张开一直掩藏起来的翅膀,振翅腾空!震动产生尖锐的啸鸣,叫人的耳朵无法承受。

    可是,哪还能腾得出手来掩住耳朵——漫天的蠕虫,飞扑而来,倾天盖地。蠕虫急速攀附在人身上,湿哒哒的黏液带来冰凉酥麻的触感,越是挥赶越是招致更多反扑!五彩的蛇此刻竟只沦为配角,配合密密麻麻的蠕虫,见缝插针,张口就咬,一时间,几人的衣袖上竟全是孔洞!

    只是,除了秦苍。

    一开始,秦苍不比其余几人好到哪里去,令人脊背恶寒的软体动物根本区分不清攻击对象,只要见着温热的物体就直直撞上去啃食。秦苍掩住头,胡乱挥舞衣袖,然而这种毫无章法、甚至拙劣的躲避方式竟然奏效了!她明显发现弯刀划过的半径,竟无虫蛇敢于进犯。

    是新月刀?是刀上镶嵌着的珠宝?

    不是的!

    是“祭祀”!是刚才试毒时,自己划破手腕,流出的血!

    秦苍这才反应过来,脑中的声音一直提醒着自己。这次她不再规避,左手持刀,在手掌正中再次狠狠压下去,接着直直向前摊开掌心,步履不停,径直跑向一面凤台!石灯就是祭祀台,自己的毒血就是祭品!

    秦苍伫立在女体虫脸所注视的正下方,仰头盯住似乎下一刻就要飞身扑向自己的脸孔,右手握拳。

    血滴下来,落在凤台之中,在灯台细小、几不可见的凹槽内缓缓流动,所到之处,石台的青绿色逐渐被染红。

    这时,在虫蛇尖利啸鸣的包裹声中,地底机械“咔哒”“咔哒”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次,对面的门轰然开起。

    “快走!”

    此刻,没有人注意到灯体被鲜血染红的地方,呈现出何种意想不到的纹样。趁秦苍挥舞右手,以血暂驱虫蛇,几人用内力驱动大门。

    然而,不仅是人想要逃离,飞天的蠕虫与彩蛇也想往光亮的地方前行。一时间,被打开的门宛若拥有巨大磁极引力,吞噬万物聚合其间,根本无法控制。

    直到大门再次紧掩住,最后一条进入门内的花斑蛇被斩成三段,所有人才终于舒出一口气。

    此刻,众人终于逃出了画壁与虫蛇的追捕,然而却又进入了另一重宫宇。

    宫殿是弧形的,环抱住两汪深深潭水。只是仅这潭水就让人愣在原地——它们一个安然在脚下,一个却正凌悬于空中。onclick="hui" ( 毒妃为将君侍侧 https://www.eq321.com/186/1861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