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可恶

文 / 飞来不在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這裏差不多就可以了吧。”

    削瘦的人影壹座氣勢宏偉的大橋之上,喻洋凝望著遠方的海面,這正是以前頭壹次英靈大戰的地點。

    喻洋腳踩著腳下碩大的大橋鋼管,傳出壹陣陣巨大的轟鳴聲,借著海風逐漸向整個城市蔓延而去。

    某處偏僻的地點。

    正在和韋伯·維爾維特壹起吃飯的征服王,突然擡起了腦袋,聽聞那微乎其微的聲音,戰意盎然的笑起來。

    “聽到這戰鬥的號角了嗎有人在挑戰我”伊斯坎達爾握緊拳頭,目光如炬的眼神透著耀眼的光芒,大聲道:“身為王,避戰的話太可笑了”

    “笨蛋,這也可能是某些建築功底正在施工傳來的聲音。”韋伯·維爾維特駁斥道。

    “妳家附近都沒有地點施工,而且這聲音的起源之處,至少是幾公裏之外,如果真是某些建築工地正在施工,妳認為可能穿的這麽遠?”

    韋伯·維爾維特聞言沈默不語,能做到這種事的只有壹種人英靈

    。

    “哈哈哈對我來說,是誰都不重要”

    駕馭“神威車輪”的征服王發出壹陣爽朗的大笑,無所畏懼,虎目凝望遠方大橋之上若隱若現的人影,粗糙的面孔被興奮所取代。

    “和各個時代的英靈大戰壹場,妳不覺得這很痛快人心嗎”征服王滿臉激動,像是打了雞血壹樣興奮,差點手舞足“三五零”蹈的跳起來。

    “妳這家夥算了,我早知道就是這樣的結局,總而言之隨便妳了。”韋伯·維爾維特嘆了口氣,不再搭理征服王。

    和壹個戰鬥狂人沒有其他廢話多說的。

    征服王頗為苦惱,頭壹次聽說,壹種寶具可以兩個人用。

    “那家夥肯定是老天爺派下來故意和我們做對的”韋伯·維爾維特極為懊惱的抱怨,對喻洋滿肚子怨言。

    的情況下,幾乎是無敵的。

    “遠阪時臣那家夥不是說要和我們聯手嗎,以前妳為何不答應他?現在那家夥死了,想要聯手的對象也沒了。”

    韋伯·維爾維特滿肚子怨言全部轟向了征服王。

    “砰”

    然而,征服王卻給了他壹巴掌,沒好氣的呵斥,“愚蠢,最後的勝者只有壹個,遲早會有分道揚鑣的時候。”

    擡頭看去,只見虛空之中電閃雷鳴,烏雲翻滾,陣陣獸鳴宛如天雷壹樣響徹星空,傳遍世界的盡頭,壹位豪氣沖天的君王像是主宰世界的王壹樣降落。

    “轟轟轟”

    征服王的“神威車輪”落地,產生巨大的轟鳴,將地面劃出燒焦的溝*壑,停在喻洋面前不遠的地方。

    “全力以赴吧征服五,這將是最後壹戰,表演千萬不要讓人失望了啊。”喻洋手中光芒閃現,壹把金色大劍頃刻間成型。

    “哈哈哈求之不得。”征服王見狀大笑壹聲,目光看了壹眼韋伯·維爾維特,示意他下車離開這裏。

    韋伯·維爾維特擔憂的看了壹眼征服王,最後猶豫了壹番,還是識趣的離開神威車輪,畢竟他只是包袱和累贅。

    驟然想起了前世的名言,喻洋目光復雜滄桑了起來,思緒倒轉,他活了幾百年,被披上的名號實在太多太多。

    “征服王,壹個名字罷了,有必要這麽鍥而不舍?就算被妳知道也沒有意義。”

    喻洋泛起了滴咕,大家好聚好散多好,死了還要問個名號,無聊

    。

    “沒有意義?不意義大了”

    甚至某些無聊的人,曾經花費大量時間,翻遍了所有的歷史神話故事,也沒有找到和喻洋相匹配的英雄,比如說言峰綺禮和遠阪時臣都這麽幹過,但都沒有找到適合喻洋身份的強大英雄。

    “是嗎?妳確定要知道我的曾經嗎?”

    倍感詫異的看了壹眼rider征服王伊斯坎達爾,喻洋深邃的眼神,宛如深淵般可怕,仔細盯著征服王片刻,他平淡無奇的說道:“征服王,妳聽說過潘多拉魔盒的故事嗎?”

    “潘多拉魔盒?”

    征服王聞言怔住,旋即詫異的看著喻洋,皺眉道:“妳是想說,自己也是潘多拉墨盒裏的怪物嗎”

    韋伯·維爾維特聞言眉頭深深的凝固,壹個清晰可見的“川”字難以掩飾,“這家夥簡直就是神壹樣深不可測。”

    “真是個不識趣的男人。”

    喻洋無奈的嘆口氣,輕聲隨意說道:“我沒有固定的名號,在過去的歷史場合之中,我曾經被人當成神壹樣的敬畏著,也曾經被人當作魔鬼壹樣的畏懼著,被我親手毀滅的世界多不勝數,被我殺過的神明也多如過江之鯽,被我創造的世界也有不少,不介意的話”

    征服王聞言並沒有感到驚訝,心中的疑惑反而釋然,就如他自己剛才說的壹樣,面對喻洋的時候,征服王早有挑戰神的覺悟和決心,實際不單單是征服王,和喻洋交手的英靈們,都將他當成壹個神壹樣超級的怪物。

    “如此最好,既然妳不攻過來的話,那我就以大欺小了。”

    喻洋露出凜然的目光,目睹征服王壹動不動,似乎在準備著什麽,喻洋率先化作壹道閃光撲向了征服王。

    只不過和縱橫了無數次元的喻洋比起來,吉爾伽美什差的太遠

    “休休休”

    閃光壹瞬間來到征服王的面前,他眼神裏閃過壹抹駭然,心中暗罵:“這家夥的速度和空間穿梭壹樣,完全看不出蹤跡。”

    不過縱使如此,征服王還是揮劍抵擋在前。

    “噗赤”

    金色的大劍在征服王身上留下粗大的傷口,甚至由於喻洋用力過於強大,都能看到他隱藏身體內的器官。

    “噗赤”

    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創,伊斯坎達爾猛吐了口血漬,臉色頓時蒼白如雪,豆大的汗珠不受控制從粗糙面孔掉了下來。

    征服王苦笑,面龐露出壹抹慚愧和不甘心,他實在沒想到喻洋如此可怕,尤其是速度,自己連蹤跡都沒有看見,意識到的時候,已經被喻洋重創。

    “安心合眼吧,妳的對手是吃了閃光果實的閃光人,自身體質變成了光,能發揮光壹樣的絕對速度,輸是必然”

    …

    …。

    “咳咳咳咳咳”

    “嗖嗖嗖”

    漆黑的夜空,陡然刮起寒風,眼前的世界,陡然明亮許多,擦肩而過的狂風之中,還摻~雜大量的黃沙。

    漫天的狂沙飛舞著,腳踩著這片荒蕪的沙漠大地,喻洋感觸良多,征服王堪比天高的心態著實令人佩服。

    這黃沙飛舞之地,皆是敵人的屍骨所化。

    “嘿,勝敗在此壹舉了。”

    征服王騎上鬃毛發亮黑色駿馬,強忍著腹部強烈的刺痛,用盡全身力氣揮起那代表“全軍進攻”的長劍。

    “敵人是森羅萬象之中的超脫者,與我等**凡胎天壤之別不過即便如此,也要他見證壹下我軍的英勇善戰”

    緊接著征服王高舉著長劍橫劈而下,劍指喻洋,死寂的沙漠砰然顫動了起來。

    “嗷嗷嗷嗷嗷嗷”

    震天的怒吼令人雙耳失聰,就像是地震了壹樣,沙漠出現肉眼可見的裂縫,逐漸的蔓延擴散而開。

    “轟轟轟”

    征服王以及他的千軍萬馬展開沖擊,所到之處壹片狼藉,甚至由於無數人奔騰的動靜太大可怕,連沙漠都極為誇張的凹陷著,沙漠承受不住的紛紛龜裂。

    “休休休”

    無數只弓箭和長矛齊齊射來,遍布整個天際,避無可避。整個沙漠世界,都被這些箭矢摧殘著,不要說站在陽光之下,哪怕鉆入地底,搞不好都會被密集的弓箭打成馬蜂窩。

    “砰砰砰”

    喻洋的身邊,各類弓箭和長矛滿地皆是,堆積成山,籠罩金光之中的喻洋,無論是多麽密集的攻勢,都難以貫穿那金色的實質化能量防禦壁。

    “稍微給妳們看點有趣的東西吧。”

    金色的雙面須佐能乎緊緊罩著喻洋,並且和喻洋本人壹樣,結著壹模壹樣的手印,瞳力不留余力的爆發。

    “天礙震星”

    還算亮堂的虛空陡然被陰影覆蓋,詭異的情況令奔騰的千軍萬馬怔住,不約而同的仰頭凝視虛空深處,包括征服王以及他那的士卒們,紛紛睜大了眼睛。

    覆蓋整個軍隊的超級隕石緩慢墜落,視線所及之處,唯有那光禿禿的死寂隕石,整個世界都被它占領取代。

    “難怪這家夥敢自稱為神,這種實力當之無愧。”嘴皮子顫抖的望著下墜的隕石,征服王內心的戰意全部崩塌演滅。

    “真是可笑。”

    想想自己之前還無法無天的抱有戰勝喻洋的慶幸,征服王面龐湧現自嘲的笑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

    這實在太丟人了

    “轟轟轟”

    隨著隕石的緩慢下降,征服王的“王之軍勢”遭受慘重打擊,不單單是軍隊遭受重創,整個沙漠世界都受到無情的襲擊,被喻洋召喚的隕石砸的底朝天。

    常規的“天礙震星”不過是兩顆隕石而已,這次喻洋為了表示自己對征服王的尊敬,接連召喚了數十顆隕石,墜落地面的超級隕石將沙漠砸的粉身碎骨。

    “哢哢哢”

    伴隨著幾聲脆響落下,征服王煞費苦心建造的固有結界如鏡子般爆裂,再次回到之前的那個黑暗星空。

    “征服王也死了,如此壹來的話,聖杯貌似就可以現世了。”

    “暫時先等等吧。”

    思來想去壹番,喻洋也拿不定主意,愛麗斯菲爾對還自己不錯,手心手背都是肉,能隨便割舍不可能,也不現實。

    …

    …。

    愛因茲貝倫家族的城堡內。

    除此之外,還發生了壹件糟糕的大事愛麗絲菲爾被抓走了

    “那兩個兔崽子真會挑時間啊,趁著我去挑戰rider的時候,竟然主動偷襲了愛因茲貝倫家族的城堡,倒是我疏忽大意了,本以為英雄王不屑幹這種偷襲的齷齪行徑,是我高看他了。”

    愛因茲貝倫家族的殘破廢墟內,昔日壯觀的古堡煙消雲散,徹底淪為了歷史。

    勉強還能夠遮風擋雨的殘破房間內。

    如今還能夠活動的僅有四個人遠阪葵、遠阪凜、間桐櫻、以及喻洋。

    喻洋正坐在沙發上,苦惱的揉著太陽穴,思維陷入了死胡同,所有的壞事重疊壹起,腦袋發昏略頭疼。

    “真搞不懂愛麗斯菲爾姐姐為何不發動令咒,這樣壹來就可以找妳幫忙了。”遠阪凜壹臉困惑的自言自語。

    “那是因為令咒對我沒用,想要束縛我太難了。”

    喻洋搖頭,所謂的令咒來源實際是“大聖杯”,任何事物都有自身的極限,區區令咒想要束縛自己太勉強了。

    “沒用的,就在剛才我已經感覺和愛麗斯菲爾若有若無的練習被切斷了,恐怕愛麗絲菲爾已經被殺了,估計現在成為了聖杯的載體。”

    喻洋平靜的說道,能感知到和愛麗絲菲爾千絲萬縷的關系被瞬間切斷。

    “砰”

    “不,這還沒有結束”

    喻洋神秘的搖搖頭,愛麗絲菲爾死了又如何?實際聽聞愛麗絲菲爾被抓之後,喻洋復雜的心思反而平靜如水,如此壹來,正好可以結束愛麗絲菲爾的淒慘命運。

    等聖杯戰爭結束之後,使用“外道·輪回天生之術”將之復活即可。

    “沒有輸”

    “吞噬妳的靈魂?這絕對不行。”

    “真是冥頑不化吶。”

    喻洋再次搖了搖頭,就算被吞噬靈魂又能如何?喻洋對自己的靈魂相當有信心,先不說是正兒八經的十尾軀體,在死神世界的時候,曾經吞噬海量了靈魂,非但如此,當時還吞噬了魂魄集合體靈王,喻洋的靈魂接近無限

    …

    …。

    “好像的確是這樣,妳戰鬥至今,使用的都不是魔力,屬於其他的特殊力量,以前從來沒有見過。”

    “如果被人吸收了壹些靈魂我就死了,那麽只能怨我倒黴咯。”喻洋笑容滿面,隨意的口氣卻是充斥莫大的自信。

    喻洋暗暗納悶,遠阪凜別看僅有幾歲,但思想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嘿嘿,妳馬上就知道了。”遠阪凜拍了拍喻洋的肩膀,露出壹副妳保重的表情,旋即活蹦亂跳的離開。

    不止是遠阪凜壹臉詭異的神情,包括遠阪葵亦是如此。

    “難道是我什麽地方搞錯了?”

    發現大家不尋常的眼神,喻洋低頭自問,他關於魔法方面的知識實在少得可憐,知道的內容鳳毛麟角,甚至連遠阪凜這樣的小屁孩都比自己知道的多。

    喻洋只知道恢復魔力有兩種方式,壹是所謂的補魔,二是吞噬他人靈魂。

    “砰”

    “難道妳不知道具體的過程?”

    “不像是說謊。”

    ··

    “噗通”

    “唔唔唔”

    “這家夥究竟是怪胎。”

    。

    拔出石中劍的那壹刻開始,她早就忘記自己女性的身份。

    “現在差不多可以去找金閃閃的麻煩了”

    站起來伸伸懶腰,喻洋眸子劃過陰森的戾氣。

    而此刻另壹個方向。

    “這就是聖杯嗎?和本王想象之中的不太壹樣。”

    英雄王和言峰綺禮並肩而立,前者頗為失望打量面前的金色聖杯,上面鑲嵌了各種華麗璀璨的寶石。

    並且聖杯之中,還有類似鮮血般的深紅色液體流出來。

    但英雄王和言峰綺禮卻都表現平平,兩人都沒有多大感觸,望著盛滿液體的聖杯,非但沒有高興,心中反而有些挫敗,尤其是英雄王,滿臉無聊的神情。

    “這種惡心的東西本王不稀罕,我的收藏品裏就算有他也會丟到垃圾堆。”對於世人向往的聖杯,英雄王說話口氣流露無盡的嫌棄。

    言峰綺禮亦是如此,目光平靜而又淡定的望著聖杯,說高興談不上,若說失望,實際也有淡淡的喜悅,頗為矛盾。

    。

    喻洋撇撇嘴,頗為看不起這個小心眼的英雄王,盡管號稱最古之王,人類最為古老的超級王者,宛如神壹樣俯視著蕓蕓眾生,但英雄王的心態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

    “英雄王,妳的心態就像是蟲子壹樣渺小”喻洋陰陽怪氣的嘲諷,壹點也看不起這個所謂的最古之王。

    宛如殺豬的慘叫響徹虛空,英雄王怒了,整個人都要快爆炸了,面龐燒成通紅色,額頭氣的青筋隆起。

    “反正都是不死不休的對立方,就算我不刺激英雄王,這家夥依舊會斬盡殺絕。”

    這是聖杯戰爭,只有壹個聖者就行了,其他人都死了即可

    “這叫心裏打擊,妳看英雄王那廝氣得暴跳如雷,沒準這家夥會被氣暈過去,到時候就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

    喻洋無良的大笑,絲毫不在意英雄王便秘的表情。

    怒不可止的英雄王爆發了,他大手壹揮,虛空遍布無數的金光,緊接著無數的神兵利器全部從其中探出頭來。

    “休休休”

    密集的飽和攻擊傾瀉而下,漫天的寒芒填滿虛空,伴隨著英雄王的憤怒,數量達到壹個令人絕望膽寒的程度。

    舉頭掃了壹眼漂浮英雄王頭頂的各類利器,喻洋淡如清風,不為所動緊接著他右臂輕輕的擡起,屈指彈出壹道光芒。

    “縛道之八十壹·斷空”

    透明的屏障頃刻間浮現,薄如蟬翼,甚至連指甲的厚度都沒有。

    英雄王大聲怒喝,被喻洋那可悲的眼神看的壹陣不爽,甚至有些反胃,渾身上下被弄的不舒服,誰特麽需要妳憐憫?

    “轟轟轟”

    密密麻麻的寶具全部轟到結界之上,潮水般接連不斷的密集攻勢,不斷摧殘著“斷空”那看似微弱,不堪壹擊的結界。

    瘋狂的密集攻勢還在繼續,從“王之財寶”之中射出來的寶具,足有上千把之多,但令人大跌眼界的是,無論如何的攻勢,都沒有撕碎喻洋斷空的結界。

    “這該死的家夥不會是故意這麽說的吧?”

    “妳說拿就拿?妳還不配”

    “好心勸妳壹點情都不領啊。”

    喻洋見狀不由的搖頭,悠哉的打了壹個響徹,“啪”的壹聲,虛空蕩起大片漣漪,像是突然來到太陽周遭,閃亮的光芒灼熱而又刺眼。

    當然,吉爾伽美什的臉也綠了。

    …

    …。

    “王之財寶”使用者以前僅有壹個人英雄王吉爾伽美什,但現在今非昔比了,驀然多出來壹個全新的使用者,甚至熟練度以及掌控,連英雄王這個原有使用者,都望塵莫及。()

    畢竟喻洋使用了幾百年的“王之財寶”,就時間而言,遠遠超過了英雄王,造詣在他之上也合情合理。

    “嗡嗡嗡”

    喻洋的頭頂,閃現極具威嚴霸氣的璀璨光輝,和英雄王額頭上空的金光大致相同,全都彌漫著古老的蒼涼氣息。

    “今天就要徹底解決妳這個冒牌貨。”

    喻洋細瘦的胳膊輕輕壹揮,各類令人妒忌的寶具紛紛湧出,無壹例外,全都是清壹色的絕世神器。

    “該死的混蛋,明明妳自己才是冒牌貨,反過來汙蔑我?”英雄王聞言暴跳如雷,他可是堂堂正正的最古之王。

    在世界還只有壹個的時候,有壹個人曾經得到了大地上的壹切財寶,森羅萬象都歸屬於這位王者,他正是古代烏魯克的英雄王吉爾伽美什

    如今身為正牌的英雄王,被喻洋說冒名頂替,吉爾伽美什壹陣憋屈火大。

    “這兩個家夥”

    “碾碎他”

    “消失吧,礙眼的金閃閃。”

    喻洋和英雄王同時揮下手,彼此額頭聚集的大量寶具,壹個不剩的全部射出。

    “轟轟轟”

    “開什麽玩笑,我為何會輸給這種冒牌貨?奇恥大辱”英雄王死死盯著地面的殘渣,看著漠然的喻洋,面露出震撼之色。

    “休休休”

    “轟轟轟”

    英雄王從“王之財寶”之射出來的寶具,再次被喻洋控制的寶具打碎,化作滿地的鋼鐵殘渣。

    英雄王只是發泄苦悶的情緒,反觀喻洋,每壹件射出去的寶具,都仿佛具備靈性,每壹把寶具背後似乎都有壹個精兵良將控制著,將吉爾伽美什的寶具全部搗毀。

    “可惡,可惡!”

    緊緊的咬著牙齒,甚至都能聽到“哢哢”的聲音,爆棚的英雄王眼看著連自己的牙齒都快要咬碎了。

    “天之鎖”

    瞧見壹切的寶具要麽無法靠近喻洋,要麽就被打成碎渣,無可奈何的英雄王只能拿出來稍微上點檔次的寶具。

    “休休!”

    造型奇特的鎖鏈,從虛空之中鉆了出來,避過重重來襲的寶具,宛如毒蛇般的鋒芒,徑直的向喻洋本人碾壓而去。

    “被天之鎖抓住的話,妳這家夥必死無疑”

    血紅的眸子戾氣翻騰,英雄王臉頰透著狠辣和兇殘之色,下定決心,壹旦將喻洋抓捕,便立刻揮刀了解這礙眼的家夥。

    “鏘鏘鏘”

    這次也出奇的順利,“天之鎖”頗為好用,輕而易舉的就束縛巍然不動的喻洋,將其像是粽子壹樣的層層捆綁起來。

    “這家夥是在放水嗎覺得我不是他對手?”

    英雄王見狀非但沒有任何的喜悅,兩道劍眉還挑了起來,心裏疑惑道:“這家夥是故意這麽做的嗎?瞧不起我嗎”

    說是抓住喻洋太過勉強,因為喻洋根本沒有動彈,任由天之鎖將自己束縛,英雄王怎麽都覺得喻洋是故意放水惡心自己的。

    英雄王面龐掛著寒霜,嘴角掛著勝利在卷的得意笑容

    “哢哢哢”

    正打算繼續發動嘴炮攻擊喻洋的時候,英雄王就被打臉了,火辣辣的疼,堪稱無解的天之鎖竟然出現了裂縫。

    “天之鎖神也無法掙脫?少在那自以為是了,無論任何攻擊,都有其承受的頂點,超過那個限度的話,任何絕妙的招數都會自行崩潰”

    。onclick="hui" ( 最强神婿 https://www.eq321.com/193/19331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