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宰了

文 / 飞来不在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天照!”

    虛閃的表層,陡然掠起壹抹黝黑的火焰,旋即劇烈爆炸!

    “轟轟轟!”

    滔天的爆炸席卷而開,整個真央靈術院上空都是壹片震動,面積約莫幾公裏之遠,全部化成壹片巨大的火海,燃燒幾分鐘這才緩緩停息,格外壯觀。

    “虛閃的威力也明顯強過亞丘卡斯的,甚至比王虛的閃光還要強而且這家夥明顯不是破面,奇怪了,虛圈什麽時候有這樣的大虛了。”

    喻洋匪夷所思的低喃道,旋即望著前方被自己虛閃爆炸波及的螳螂虛,思來想去壹番,毅然走了過去。

    “妳們不要過來,不定他還有余力。”喻洋扭頭朝著松本亂菊等人囑咐道。

    “混賬,該死,壹定不能就這麽算了!”

    蟑螂大虛吼道,身體瘋狂攝取大氣內所含的靈子,這壹幕驚呆了喻洋。

    “不可能,虛怎麽可能可以直接吸收靈子?他又不是滅卻師!”

    死神是靠自身修煉增強靈壓,而大虛是靠彼此間的吞噬進化,唯有滅卻師才可以直接攝取大氣內的靈子。

    目光死死盯著蟑螂亞丘卡斯身上的紋路,喻洋腦海閃過靈光,幡然醒悟。

    “這是靜血裝!”

    瞇起眼睛,喻洋恍然明白那怪異的紋路是何東西,思來想去壹番,無形帝國的滅卻師們的確有能力將獨屬於滅卻師的能力賦予大虛。

    “子,我今天心情好,出滅卻師力量來源饒妳壹命。”蹲到在蟑螂大虛面前,喻洋體內靈壓熄滅,頗為期待問道。

    如果可以,喻洋也希望獲得滅卻師的能力,想起友哈巴赫“全知全能”那種逆天的超級能力,喻洋就壹陣火~熱。

    “滅卻師?我不知道那種東西!”蟑螂亞丘卡斯撇過頭來冷聲道。

    “區區壹頭虛而已,嘴到是出奇的硬。”

    喻洋不在意的笑了笑,旋即靠近他耳邊,用細若蚊蠅的聲音悄然問道:“雨葛蘭·哈斯沃德那個混蛋做的對吧?”

    “那是誰,我不認識!”蟑螂亞丘卡斯極力反駁道。

    喻洋暗笑,這家夥眼裏壹閃而逝的惶恐,他可是得壹清二楚。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無論什麽生物都是如此。最細微的變化,也逃脫不過喻洋那雙火眼金睛的捕捉窺伺。

    “不用狡辯,我曾經和滅卻師交過手,對他們的招數也略有涉及。”

    目睹這廝死活不承認,喻洋也不在乎,壹只手伸了過去。

    “妳想要幹什麽。”

    蟑螂大虛驚恐的大叫道,語氣有些發尖,喻洋竟然抓住他的腦袋,眼睛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黑色的瞳仁變化成淡紫色,壹圈壹圈的連漪擴散而開,掛著九顆漆黑閃爍的勾玉,寶石般的光澤能洞穿人心,的蟑螂亞丘卡斯壹陣心驚肉跳。

    這雙眼睛之下,壹切秘密都隱藏不住,心裏直打退堂鼓。

    “妳,妳想幹什麽?!”

    蟑螂亞丘卡斯語氣顫抖問道,現在的喻洋和之前天壤之別,那雙奇怪眼睛洞射出來的光芒,就像是神明俯視弱的螻蟻,令他頭皮發麻。

    “無需擔心,抽取妳的記憶罷了。”

    喻洋露出壹抹溫和的笑容,揮了揮手:“不會有性命之危,頂多也就變成白癡而已!”

    蟑螂亞丘卡斯聞言勃然大怒,怒視喻洋,他那醜陋眼睛閃過歇斯底裏的瘋狂。

    “虛閃!”

    暗中凝聚的閃光轟中了喻洋,光芒將他整個人吞噬!

    “桀哈哈竟然敢這麽近距離和我接觸,活該啊,白癡死神!桀哈哈”

    被虛閃正面轟中的喻洋身體炸裂,如此之近的距離,就算想要使用“神威”虛化自己的身體也沒機會。

    無邊無際的感知能力擴散,清楚察覺喻洋的靈壓徹底消失後,蟑螂形的亞丘卡斯這才勉強松了口氣。

    “哼!區區死神而已,那位大人的偉大豈是妳們這種低劣的種族能理解的”

    蟑螂形亞丘卡斯不屑的哼哼唧唧道,旋即雙手壹劃,壹條狹長的黑腔頓時打開,正欲踏入的時候,夢魘的嗓音再次籠罩他的心頭。

    “那位大人?來果然是哈斯沃德”

    萬千的光芒地面收攏,凝結成喻洋的實體,緊皺眉頭思考,還帶著深深的不解。

    “休休休!”

    疾馳而來的黑影肉眼難見,速度如光,落在喻洋眼裏卻緩慢至極。

    “笨蛋,難得我心裏仁慈壹次,打算既往不咎,妳竟然不知死活的自尋死路!”

    神色壹寒,對於這種不識趣,自以為是的人,喻洋向來極為討厭,也不廢話,擡腳就是壹道粗大的閃光。

    “光速踢!”

    筆直的光芒傾瀉而出,轉瞬即逝,化作壹柄突刺力極強的黃金長矛,朝著來襲的黑影徑直刺去。

    “轟轟轟!”

    巨大震動響徹雲霄,蟑螂虛瞬間被踢飛,狂噴鮮血,渾身被光速踢產生的熾熱高溫侵蝕,整個人像是黑炭壹般。

    “我不找上門,妳倒是先打上門來了。”

    悠然轉身,喻洋漫步離去,面龐兇光大方。

    畢竟喻洋幹掉了巴茲比,哈斯沃德和前者關系極好,堪稱發,哈斯沃德尋仇或者派遣大虛試探喻洋底細也正常。

    “給我站住!”

    驚天的咆哮身後襲來,緊接著渾身燒焦的亞丘卡斯再次席卷而來,身後卷起沙塵暴,聲勢浩大。

    扭頭露出半張側臉,喻洋憐憫的道:“我這壹站住到是不要緊,不過卻是要了妳的命,白癡”

    “破道之九十·黑棺。”

    四面八方憑空閃出的黑光收攏,黑色的幽光跳動無堅不摧的鋒芒,鎖定的目標赫然是蟑螂亞丘卡斯。

    接連幾聲脆響,九十破道的鋒芒就之直接,化作支離破碎的肉塊

    …

    壹日後的七番隊。

    往日空落落的七番隊總算有了些生機,雖然還是顯得有些形單影只,卻比以前喻洋獨自壹人好的多。

    明亮的房間內酒氣熏天,傳來陣陣熟睡的呼魯聲。

    “算了,是時候去和她見面了…過了這麽久,我想要的情報也應該收集到了。”

    喻洋輕嘆壹聲之後眼冒精光,旋即使用影分身暫時代替他,悄無聲息的離開了七番隊。

    入夜,繁星點點。

    流魂街的八十區,這裏作為屍魂界最為混亂的地方,廝殺是唯壹的主調,隨處可見各類生物的骸骨。

    四周壹片死寂,茂密的叢林內,偶爾掠起深綠色的幽光,擇人而噬,場面異常壓抑。

    喻洋自言自語道,他身邊已經到處都是骸骨,鮮血染紅了大地。

    “某些事是見不得光的,既然妳們想要暗中壹探究竟,作為回報送妳們免費登上天國的飛機票。”

    體內沈寂的查克拉立即崩騰,碩大的火焰從喻洋嘴中噴出。

    “火遁·豪火滅卻!”

    漆黑的天空瞬間變成通紅色,前方的密林頃刻間被斬草除根,密林內閃爍的綠光也頃刻間消失。

    只是地面多了十幾具骨架而已。

    “妳真的是死神隊長?對待自己人竟然這麽殘忍。”

    懷疑驚訝的悅耳之聲身後襲來,傳來清香之味,喻洋扭頭了壹眼擁有草綠色的少女,淡漠的道:“彼此彼此妳笑容滿面的樣子似乎很高興,如此來,我想要的東西也弄到了吧。”

    縱使喻洋的定性,瞳孔也是壹陣失神和呆滯。

    少女身穿白色的短~褲,修包的mei腿暴露空氣之下,毫無瑕疵,宛如上天的傑作,令人不禁心生妒忌。

    此人正是喻洋派往無形帝國的臥底,算是淮盟友的嘉蒂斯·卡特尼普!

    “妳不會是對我動心了吧?這也對,本姐天生姿色過人,決鬥的時候不需要動手,拋幾個媚眼對方就崩潰了呢。”

    攬了攬如瀑布般壹瀉而下的長發,嘉蒂斯癡癡笑道,極為自戀。

    聞言,喻洋古怪的了她壹眼,皺眉道:“妳這家夥是白癡嗎?如果我真的動心,采取強制措施,妳覺得自己的實力能抵抗?而且妳真相信自己姿色能改變壹切,不妨拿哈斯沃德試驗壹下。”

    “哼!不識趣的男人。”

    得意的面龐瞬間陰沈下來,嘉蒂斯惡狠狠的刮了喻洋壹眼,咬牙切齒的道:“哈斯沃德那個混蛋,以後我壹定會被他碎屍萬段。”

    喻洋沈默以對,表情有些模糊,雙眼也是直打盹。

    “妳這混蛋!”

    嘉蒂斯郁悶無比,心中忍不住暗罵,美女在前,喻洋卻是壹副昏昏欲睡的模樣,壹點也不懂得欣賞。

    “行了,我要的情報收集到了沒有?”

    揮手不耐煩的問道,喻洋繼續道:“我也不指望妳弄懂友哈巴赫的能力,至少把星十字騎士團成員的能力搞清楚。”

    盡管有三次元時期的記憶,但喻洋只是記得他們的能力,具體招數卻不曉得,星十字騎士團內部可有不少逆天的人物存在。

    喻洋甚至還記得壹個空前絕後的大變態,只要動動腦,想象對手慘死的狀態,夢境就能化為現實!

    可以直接把對方想死!

    “能弄懂的我都盡量打聽詳細了,不過友哈巴赫的親衛隊,以及雨葛蘭·哈斯沃德本人的能力卻是沒搞到手。”

    將壹個記載星十字騎士團招數的資料遞給喻洋。嘉蒂斯凝重道:“哈斯沃德生性多疑,壹旦發現我有嫌疑,不需要所謂的證據,他直接就會斬殺我。”

    “話回來”

    喻洋點頭,忽然想起入侵屍魂界,並且具備滅卻師力量的亞丘卡斯,張張嘴,正欲詢問嘉蒂斯詳細情況的時候,意外突起。

    天空閃起黑色的不規則裂痕,和大虛的黑腔存在著差距,也類似於空間隧道,喻洋清楚的聽到裏面“哢哢”走動的聲音。

    “真會挑時候”

    喻洋皺眉道,手中儼然凝聚碩大的光束,不管出來的是什麽人物,他都會毫不猶豫的將之幹掉滅口。

    然而嘉蒂斯接下來的壹個舉動,卻是令喻洋怔住。

    只見嘉蒂斯果斷的擋住喻洋,眼神堅毅。

    “她是我朋友,叫邦比愛塔·芭絲塔拜姻,絕對不允許妳傷害她,邦比是我這輩子唯壹的幾個朋友之壹!”

    嘉蒂斯閃亮瞳仁無比堅韌,口氣壹往無前,毫無悔意。

    “這麽重視感情?”

    喻洋滿臉詫異,他記得無形帝國有幾位女性,但所有人都暴力至極,嘉蒂斯口中的邦比愛塔也是如此,十分殘暴。

    幾秒過後,和嘉蒂斯同樣穿著無形帝**服,面容姣好的少女入侵眼簾。

    “嘉蒂斯,妳竟然背叛了陛下,墮落到和死神為伍的地步!”

    盡管邦比愛塔少女模樣,實際卻是上百歲的老怪物,遠比喻洋要大,作為星十字騎士團的成員之壹,她也是活了多年的老油條,因此壹下便就穿喻洋和嘉蒂斯的關系。

    “是嗎…那妳打算如何處置我們?”

    喻洋也不否認,反而直接問道:“殺了我們?還是拿去給哈斯沃德領取功勞?不過我們倆現在是同壹個陣營的,憑妳的實力應該做不到呢。”

    比起有顧忌的嘉蒂斯,喻洋無疑大膽很多,直來直去,毫不掩飾,言語間還充斥濃濃的挑釁和揶俞。

    “子妳找死!”

    邦比愛塔聞言立即做出最強反應,擡手就凝聚壹道水晶的神弓,彈指間就是密集極高靈壓壓縮的箭矢射出。

    “嗖嗖嗖!”

    威力不凡的神箭洞穿了喻洋,卻起不到任何作用,整個人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戲謔的眼神打量邦比愛塔,無聲的嘲諷她。

    “這是什麽情況?”

    見狀,邦比愛塔精致的臉傻了眼,明明射中了喻洋,他卻毫發未損,精神倍兒棒,壹點事都沒有!

    和之前的情況壹模壹樣,喻洋身體出現幾個漏洞,又是眨眼的時間修復,笑瞇瞇的著臉色漲紅的邦比愛塔,忽然覺得她十分有趣。

    當下再次朝著邦比愛塔勾勾手指,極為不屑的道:“怎麽,僅僅如此?妳連攻擊到我都難如登天,還想要戰勝我?三歲孩做夢也不至於會像妳這樣荒唐滑稽!”

    “妳!”

    邦比愛塔聞言氣急,蔥蔥玉指顫~抖的指著喻洋,緊咬著紅嫩的薄唇,似頗為郁悶。

    “嘉蒂斯和我壹起捉住他,然後獻給哈斯沃德,他壹定會饒恕妳的罪過!”無可奈何的邦比愛塔向嘉蒂斯拋出橄欖枝,希望彼此聯手壹起對付喻洋。

    “邦比,不要被哈斯沃德那個偽君子蒙騙了,他至始至終都在利用我們。”提起哈斯沃德,嘉蒂斯就露出仇視的表情,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見狀,邦比愛塔黛眉緊蹙,著笑嘻嘻的喻洋,指著他道:“嘉蒂斯,不要被這個賊眉鼠眼的死神騙了,壹他這個樣子就知道不是好東西。”

    這壹不要緊,但心眼的喻洋臉色立即晴轉多雲。

    “我確實不是好人,不過比起哈斯沃德和友哈巴赫,我突然感覺自己像是聖人壹樣偉大!”

    提起友哈巴赫和哈斯沃德,喻洋嗤之以鼻。

    “妳竟然敢侮辱陛下?!”邦比愛塔雙眼噴火的怒喝道。

    喻洋眉頭壹挑,湊近頭疼的嘉蒂斯身旁,沈聲道:“妳這個朋友腦袋有些問題,心裏唯有友哈巴赫,把他當成神壹般的存在,依我”

    神色壹冷,喻洋殺機凜然道:“不如宰了她!”

    “是我耳聾了吧,妳剛才的可以重復壹遍嗎!”喻洋重申道。

    嘉蒂斯略帶不滿的著喻洋,“四零七”暗罵壹聲耳聾之後解釋道:“不要邦比打扮如此隨意,實際她十分重貞~操這種不值錢的東西,不要被她豪放的表面給蒙騙了!”

    嘉蒂斯恨鐵不成鋼的瞪著喻洋。

    張張嘴,喻洋有意反駁,卻錯愕發現,自己竟然啞口無言!。當下就是哭笑不得,嘉蒂斯的著裝打扮要遠比邦比愛塔誇張數倍,竟然恬不知恥的對別人三道四!

    喻洋驀然覺得自己無恥程度和嘉蒂斯不成正比。

    發覺喻洋古怪的眼神,嘉蒂斯立即明白喻洋想歪了,連忙道:“我貞~操這種東西不值錢,可不意味著我不在意!實際我和邦比壹樣,還是個”

    “總而言之,聽我的沒錯,最好讓她懷上妳的孩子,這樣我們盟友的關系也能多上壹層保障,我是邦比可是知己閨蜜,以後也算是親家了。”

    也不等喻洋答復,嘉蒂斯喃喃自語,眼睛發光,覺得自己太聰明,本來她還愁著如何加深和喻洋的盟友關系,如今來,全部問題都解決了!

    見狀,嘉蒂斯臉色大變,爆發如此恐怖的靈壓,遲早會吸引屍魂界的註意,屆時必然有不少隊長趕過來。

    如今的滅卻師,可是見不得光的存在。

    “那又如何,只要趕在他們過來之前幹掉妳們倆即可!”

    喻洋這番話立即吸引嘉蒂斯和邦比愛塔的視,紛紛不滿的瞪著他。

    “老子這是實話,妳們倆本來就屬於腦殘類型的。”

    喻洋心裏吐槽,旋即神色壹冷:“妳這種貨色實際就是壹眨眼的事,連動手的價值都不存在。”

    言罷,邦比愛塔就極為不屑的著喻洋,壹眨眼就能幹掉她?開什麽玩笑!這種事情友哈巴赫都辦不到!

    “上天真是不公平!”突然仰頭望天,喻洋黯然神傷。

    喻洋瞥了壹眼嘉蒂斯,落寞長嘆道:“我的壹生果然是悲劇,現在又要多壹個和妳壹樣腦袋缺根弦的隊友,命運為何如此殘酷無情”

    相比嗤之以鼻的邦比愛塔,嘉蒂斯沈默無言,盡管她和喻洋見面的機會算上這次也僅僅是兩回而已,但是對此卻深信不疑。

    壹個本就是奇跡的人,能締造任何奇跡都不足為奇,因為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奇跡!

    面對邦比愛塔的嘲笑,喻洋壹聲不吭,並不是無力反擊,而是不屑回答。

    目睹喻洋像是雕塑般無動於衷,邦比愛塔也收回暴動的靈壓,這裏畢竟是屍魂界,無休止的釋放靈壓遲早會引起死神的註意。

    心思不由的活絡起來,凝視喻洋和嘉蒂斯,邦比愛塔眉頭緊緊皺著,動起手來,最後不敵被擒的那個肯定是她。

    片刻後,眼珠褶褶生輝,頓時來了計策。

    “大家都不希望被死神抓到把柄,不如換個有趣的方式來決鬥如何。”火焰收斂,邦比愛塔換上優雅的笑容,還帶著得意的狡黠。

    嘉蒂斯依舊沈默,視望向了喻洋。

    “漫漫長夜也閑來無事,有什麽手段出來吧,希望妳別輸不起違約就行。”淡淡掃了邦比愛塔壹眼,喻洋雙手收回袖筒。

    “難怪能和嘉蒂斯狼狽為奸,果然夠爽快。”

    邦比愛塔驚訝的打量喻洋,對這個死神刮目相。眼前喻洋和嘉蒂斯明顯占據上風,乃是的局面,喻洋竟然肯主動放棄優勢,心胸確實寬廣。

    緊握秀拳邦比愛塔咬著銀牙,旋即冷笑道:“妳剛才是壹眨眼就能幹掉我嗎?就以此為賭約,妳真能做到的話,我願意為奴為婢!”

    “做不到呢?”摸著下巴,喻洋好奇問道。

    “那妳們兩個就為奴為婢!”壹聲寒笑,邦比愛塔答道。

    “這不公平!”

    嘉蒂斯站出來反對道,玲瓏剔透的眸子壹片陰霾,喻洋勝了邦比愛塔就為奴為婢,她連壹根都沒有,反之,喻洋若是輸了,她要連著喻洋壹起倒黴!

    “沒有問題。”

    擡起眼皮,喻洋淡然道。

    聞言,嘉蒂斯立即調轉槍頭,朝著喻洋狂轟濫炸,吐沫星子滿天飛:“妳開什麽玩笑,妳沒有資格決定我的命運!”

    “我們現在是盟友,這點基本信任都沒有,還是壹拍兩散好了。”

    輕瞥了嘉蒂斯壹眼,喻洋答道:“何況這場無聊的比試,最後獲勝的那個人肯定是我!”

    “而且還能多個奴婢玩玩這多爽!”侵~略性的眼神盯著邦比愛塔,喻洋陰笑道,狼性的目光能無視衣服的存在,十分猥瑣。

    靈子箭矢立即貫穿了喻洋,卻還是沒有任何作用,眨眼間恢復如初。

    “這種普通的攻擊沒用,滅卻師使用完聖體或者發動聖文字的能力之後,才能攻擊到我的實體。”憐憫的瞥了壹眼懊惱的邦比愛塔,喻洋氣定神閑道。

    距今為止,喻洋還搞不清滅卻師為何能打到元素化。

    就在這時,喻洋的肚子不聽話叫了起來,突然感覺有點餓,道:“天色不晚了,現在開始把,趁早解決妳回去吃飯。”

    言罷,喻洋的瞳仁就發生變化。

    妖異神秘的永恒萬花筒隨之顯現,暴走的瞳力令人靈魂發寒,被那瞳仁盯上壹眼,靈魂都會迷失。

    兩女失神望著神秘尊貴的永恒萬花筒,不知為何,心裏突然生出壹股渺感,尤其是以邦比愛塔為最,忽然有些後悔,感覺自己上當了!onclick="hui" ( 最强神婿 https://www.eq321.com/193/19331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