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背锅

文 / 飞来不在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這大劍閃現的剎那,虛空都彌漫著壹股難以言喻的不詳,甚至喻洋尚未動手,天際已經有破碎的痕跡。

    “這就是妳的真正寶具嗎?喻洋”

    凝視著遠方巨大的海魔,他恐怖的虛影壹閃壹現,不斷的向岸邊走來,意圖打算毀滅整個東木市。

    鋒芒畢露的斬擊發出滲人的破空聲,將人震的頭暈目眩,甚至聞風趕來的普通人類,實在承受不住這強悍的壓力,被震碎了耳膜。

    然而,垂死掙紮是無用的,觸須還沒有接觸斬擊,就被強勁的颶風絞碎,變成毛毛雨,無力的灑在海面上。

    “妳這砸碎,給本王滾遠點”

    吉爾伽美什聞言整個人都快爆炸了,“王之財寶”明明是自己獨壹無二的能力,現在喻洋莫名其妙會使用暫且不說,他這個正牌,也被當成冒牌貨色了

    “哼,找個機會壹定會讓妳們見證壹下冒牌和正牌的差距”怒哼了壹聲,英雄王吉爾伽美什拂袖離去,被今天這場戰鬥氣的不輕。

    遠阪家的府邸。

    遠阪時臣滿臉頹廢的表情,眼裏充斥著不甘。

    “是的,從剛才的戰鬥而言,吉爾伽美什未必是他的對手。”言峰綺禮始終保持著古井無波。

    但唯有這次,他看向遠阪時臣的眼神,出現些許意色,跳動著異樣的光芒,如同饑腸轆轆的野獸,不知道在想什麽。

    驟然的,言峰綺禮突然發難,不給遠阪時臣說完話的機會,直接見血封喉,使用匕首終結了遠阪時臣的性命。

    心臟有個肉眼可見的血窟窿。

    “噗赤”

    似乎害怕遠阪時臣死的不夠徹底,言峰綺禮又給了遠阪時臣壹刀。

    “為,為什麽,我對妳不薄,甚至還要幫妳父親報仇妳想知道的也盡數告知,為何如此歹毒”遠阪時臣嘴皮子顫抖的問道。

    “幫我父親報仇?”

    言峰綺禮跟隨著念了壹句,緊接著面無表情的說道:“果然啊,師傅妳也不了解我。報仇什麽的太多余了,我唯壹的遺憾就是沒有親手殺了父親。”

    卻不見那黑暗的房間內,壹雙明亮的眸子正癡呆的看著這壹幕。

    “原來如此,吉爾伽美什那個混蛋竟然背叛我了”

    遠阪時臣不甘心的哀嚎,言峰綺禮卻置若罔聞,面無表情的坦蕩蕩離開,遠阪時臣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

    “我們似乎來晚了啊。”

    愛麗絲菲爾滿腔疑問。

    “言峰璃正死了,他的兒子言峰綺禮又和遠阪時臣狼狽為奸,父債子還有什麽不對勁嗎?”

    喻洋平淡的反問道。

    “好像沒有人。”

    愛麗絲菲爾按了按門鈴,但半響也沒用人回應。

    “莫非是”

    喻洋聞言壹腳踹開遠阪家的大門,按照模糊的記憶,搜尋著遠阪時臣的蹤跡。很快的,三人穿過重重隧道,走到壹面有些年份的房門面前。

    “嗚嗚嗚”

    剛剛要推開門的時候,令人意外的抽泣聲,率先鉆入耳際。

    “進去吧。”

    “噗赤”

    詫異掃了壹眼兩人,顯然是她們倆幫助遠阪時臣臨時處理傷口的。

    “奇怪,我記得他們倆離開了東木市啊。”

    喻洋暗自滴咕道,嘴皮子蠕動,正打算開口的時候,遠阪時臣那蒼老絕望的聲音,卻是先響了起來。

    …

    …。

    “遠阪家主有事但說無妨。”

    “我想把她們母女托付給妳們艾因茲貝倫家族照顧。”

    疲憊眼神掃了壹眼遠阪葵,還有兩眼淚汪汪的遠阪凜,遠阪時臣慚愧低下頭,旋即露出歉意的表情,自責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會去怨恨別人,只能怪我自己有眼無珠。我自己死了也就算了,但是我不想連累葵和凜。”

    “妳才知道自己有眼無珠?”

    喻洋聞言哼哼唧唧,滿臉的嘲諷和不屑,這家夥就是太自以為是了,以為自己掌控算計了壹切的禦主,所以最後才會被自己的坑死。

    “註意妳的口氣,我不允許妳瞧不起我父親”

    紮著馬尾辮,擁有翡翠色眸子的少女,忽然閃現喻洋的面前,憤慨的眼神鎖定他,並且還極為示威性的晃晃拳頭,壹副在敢胡說我就打妳的樣子。

    “凜,給我住口。他說的對,這次的聖杯戰爭,確實是我太得意忘形了,以至於忽略了自己身邊潛藏的危險人物。”

    遠阪時臣用盡最後的力氣擺擺手,旋即希冀的眼神看向愛麗絲菲爾,“遠阪家將會退出這次的聖杯戰爭,希望妳能替我照顧她們母女兩人。”

    “這個”

    愛麗絲菲爾聞言略微躊躇了壹下,望著遠阪時臣那渴求的眼神,難免伸出測隱之心,於心不忍,最後咬牙道:“好吧,我答應妳的選擇”

    “如此壹來,我就可以放心去死了。”聞言,遠阪時臣笑著撒手人環,最終滿足的合上了渾濁的眼睛。

    “還真是壹場鬧劇啊,不過,遠阪時臣這家夥還算有點良心,至少比衛宮切嗣拿老婆做誘餌的人渣強。”

    喻洋見狀不由感慨萬千的搖頭,他心中也隱隱明白了遠阪時臣的打算,對他的印象也有些許改觀。

    凡事沒有絕對,如果言峰綺禮殺了遠阪時臣就算了,萬壹又對遠阪葵和遠阪凜下手又該如何?這種事不是沒有可能,言峰綺禮那種捉摸不透的喜怒無常之人,誰也不曉得他會幹出來什麽事。遠阪時臣能未雨綢繆,將家人托付給愛麗絲菲爾也正常,可以借助這行保護桑,而且他們遠阪家已經退出這次的聖杯戰爭了,對愛因茲貝倫家族沒有什麽威脅。

    “令咒是得不到了,估計全被言峰綺禮那小子弄走了,我們回去吧。”

    大約過了幾個時辰之後,喻洋等人才從遠阪家族出來,期間為遠阪時臣辦了壹場葬禮,愛麗斯菲爾也主動安慰遠阪葵和遠阪凜,孤兒寡母的卻蠻可憐。

    繁華的街道上,喻洋壹行人乘坐的車停在壹家超市面前,愛麗絲菲爾說要幫助遠阪凜和遠阪葵買壹些基本生活用具。

    “女人的事真夠多的,永遠都是這樣。”

    “咳咳咳我那是口誤”

    喻洋暗罵壹聲晦氣之後立即道歉。同在壹個屋檐之下,可以得罪壹個壯漢,但絕對不能得罪壹個女人

    “妳們先等著,我去看看愛麗斯菲爾為何那麽慢,真是的,只是買壹些生活用具罷了,需要這麽久嗎。”

    喻洋壹邊抱怨,另壹邊從汽車裏鉆出來,正要關車門的時候,壹道意想不到的人影就抓住了自己。

    然而,喻洋只是倍感無聊的掃了他壹眼,心意闌珊的道:“抱歉了,我這個人就是不折不扣的俗人壹枚,對於所謂的王者酒席不感興趣。”

    “騎士王,妳意下如何?難道不想和其他的王者談論壹下王者之道嗎?”粗糙的面孔鉆進車裏,rider期待問道。

    “抱歉了征服王,我對這種事的態度和喻洋壹樣。”

    。

    “快走啊rider,不要以為所有人都和妳壹樣無聊”

    目前死掉的三個英靈,全都是喻洋幹掉的。韋伯·維爾維特甚至暗中已經給喻洋起了“英靈殺手”這樣的稱呼。

    “抱歉久等了,耽擱了壹點時間。”

    回到車中之後,喻洋凝望rider尚未散去的背影,有些狐疑的滴咕。

    “哈哈哈”

    豪邁的笑聲響徹長空,望著面前的粗糙大漢,喻洋暗嘆了壹聲果不其然,定睛看去,這廝正是rider。

    “那個,實在是抱歉”

    俗話說光腳不怕穿鞋的,rider此刻把酒桶放在地上,壹臉無所謂道:“妳身為騎士王,氣度不應該這麽小吧。”

    “算了,坐下吧。”

    喻洋無可奈何的搖頭,擺擺手,幹脆示意兩人壹起坐下,同時瞥了壹眼左側的黑暗墻角。

    “哼,雜種給我註意妳的措辭”

    “這妳都不懂?”

    喻洋笑瞇瞇的揭穿道:“下次妳說大話的時候,才不會閃了舌頭,畢竟是鐵打的啊”

    話音落下,眾人哄笑壹堂,絲毫不管臉色鐵青的英雄王。

    。

    “晦氣”

    英雄王暗罵了壹聲,抱起酒桶開始豪飲。

    “咕魯咕魯”

    誰料英雄王剛喝兩口就全部吐了出來,向rider破口大罵,“豈有此理,拿這種垃圾酒給王者喝這是褻犢”

    “垃圾?褻犢?”

    rider暗暗無語,反嗆了英雄王壹句,“這已經是市面上最好的酒了。”

    “沒見過市面的雜種,我就知道妳會這麽說。”

    英雄王不屑的撇撇嘴,旋即丟給喻洋等人每個人壹個精致的黃金酒杯,“本王曾經收集了地上壹些的財寶,世間最好的東西都是我的,酒也不例外。”

    “妳不是也有這種能力嗎。”

    “哈?”

    “呼…真是爽”

    rider喝完酒後,借著朦朧的醉意大聲道:“得到聖杯之後,我的願望是再獲新生,重新征服這個世界,讓伊斯坎達爾的名頭傳遍世界每個角落。”

    “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那麽聖杯註定和妳擦肩而過了,征服王。”晃了晃酒杯之中的鮮紅液體,喻洋解釋道:“妳的名頭已經傳遍了整個世界。”

    “不,那都是歷史了,本王要再次君臨天下”rider頭搖的像是撥浪鼓。

    “話說回來,喻洋,妳的願望是什麽?”

    “我沒有什麽願望。”

    半響後,喻洋給出壹個眾人無語的答案。

    “本王也沒有願望。”

    英雄王緊接著補充道:“世界上壹切的財寶都是本王的,那個所謂的聖杯也不例外,參加這場無聊的戰爭,只是給予妳們這些不法分子,想要盜取我聖杯的竊賊壹個教訓”

    “沒有。”細細琢磨了壹番,喻洋果斷答道。

    “哈哈哈”英雄王聞言露出得意的笑容,指著喻洋大聲道:“冒牌貨肯定沒有,所以本王才是正版的”

    淡淡瞥了壹眼英雄王,喻洋冷不丁的打擊道:“我的王之財寶全是殺人武器,聖杯那種東西就算有,我也不記得了,說不定曾經還被我扔了我這個人,從不喜歡收藏沒有價值卻又占地的劣質收藏品。”

    “”

    誰料這番話剛剛落下,立即招引英雄王和rider的嘲笑。

    “rider,妳聽到沒有,這個天真的小姑娘竟然做如此苦笑的事情。”英雄王捧腹大笑,好像是聽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

    “絕不後悔”

    “王來承認,王來允許,王來背負整個世界…王就是絕對掌控者,獨壹無二的存在,想要我為別人而死,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說實話,我沒有做過王,也不明白所謂的王道是什麽。”

    。

    “想不到這個低劣的冒牌貨看待事物別有壹番見解。”晃了晃手中黃金杯盛著的鮮紅液體,英雄王旋即毫不猶豫的倒入嘴中。

    “言之有理,這世上本來就沒有誰對誰錯,歸根結底,大家都是立場不同罷了。”

    喻洋聞言並為答話,站起來伸伸懶腰,活動幾下筋骨道:“智者談不上,歸根結底,只是活的年紀稍微比妳們長久壹些罷了。”

    “我有些累了,回去洗洗睡覺了,告辭。”

    話音落下,喻洋也不給幾人反應的機會,身體逐漸失去質感,化作漫天的流光,宛如無數螢火蟲閃爍,瞬息間,消失在三人的眼球之內。

    “真是深不可測的家夥。”

    英雄王和征服王露錯愕之色,又仔細感覺體悟壹番,還是搖搖頭,明明絲毫魔力沒有,明明壹個戰鬥力接近5的渣渣,卻尼瑪出奇的厲害,打的所有英靈不要不要的,目前被殺的英靈全部都是喻洋所為。

    “咯吱”

    剛剛推開自己的房門,喻洋正淮備開燈洗澡的時候,卻奇怪的發現,房間內的吊燈全都是亮著的,非但如此,走進臥室壹看,他的被褥上還有兩道人影。

    “色狼趕緊滾蛋”

    氣氛沈浸幾秒,緊接著幾個枕頭就毫不客氣的向砸來仔細看去,這兩人竟然是遠阪凜和遠阪葵。

    “慢著”

    彈指射出壹道靈壓,將襲來的枕頭全部撕碎。

    又仔細看了壹眼房間裏的擺設之後,喻洋確認自己沒有走錯門,惱怒大聲道:“是我的房間無疑,妳們所睡的也是我的臥室無疑,入侵者是妳們兩個也無疑,怎麽色狼變成我了”

    “還不懂嗎,這個城堡沒有多余的房間給我們使用,所以妳的房間被征用了,區區英靈應該感到榮幸才對。”遠阪凜和她的母親臉色羞紅的躲進被褥之中。

    “哈?”

    喻洋無語望著傲嬌的遠阪凜,這坑爹解釋太牽強,愛因茲貝倫家族是土豪,城堡之大,足有幾個足球場的面積,會連幾個給人睡的房間都沒有嗎?

    “那個,實在是抱歉,英靈先生,貿然打攪實屬冒昧,是愛麗絲菲爾小姐把我和凜安排這裏的,閣下有所不滿,我和凜可以離開。”

    溫婉賢惠的遠阪葵道出原因。

    喻洋轉身關門,隨後向愛麗絲菲爾房間走去,誰料剛剛推開門之後,就看到她正在和衛宮切嗣爭吵,兩人面紅脖子粗的,顯然都動了怒火。

    “我有事了,先走了,妳保重。”目睹喻洋出現,壹臉不爽郁悶的衛宮切嗣徑直離開。

    “愛麗絲菲爾妳們”

    喻洋到了嘴邊的話,又停了下來,畢竟是別人夫妻的事情,他壹個外人沒資格插嘴。

    “妳想問葵和凜的事嗎?抱歉了喻洋,這得卻是我允許的。”明眸洞悉了喻洋的來意,愛麗絲菲爾神色蕭索的解釋。

    “是嗎。”喻洋微微點頭,忍不住道:“那麽我的新得好的房間在哪裏?”

    “不,沒有新房間,我就是故意讓妳們睡壹起的。”

    “特殊?”

    喻洋苦笑,就算特殊也不能出賣隊友,哪怕有理由也不行

    “有什麽好笑的。”

    喻洋翻著白眼問道,總覺得這家夥心災樂禍。

    “誒…”

    愛麗絲菲爾皺眉輕嘆,之前那吹彈可破的玉臉,也逐漸失去光澤,傷心欲絕道:“切嗣要殺了她們母女呢,我不忍心,於是我們倆不可避免的吵起來。”

    “殺她們倆?是指遠阪葵和遠阪凜麽,衛宮切嗣貌似是正義的夥伴,沒理由嗎?他不像是濫殺無辜的人,妳是不是弄錯了。”

    喻洋皺皺眉,他雖然心狠手辣,但那些只要不反抗的人,並識趣收斂的話,未嘗不可以放對手壹次。

    “當然有理由,雖然切嗣說的有些道理,但是我既然已經答應了遠阪時臣,如果再去傷害她們倆的話,我難以接受”

    “愛麗絲菲爾…妳並沒有做錯什麽。”喻洋露出淺笑,大聲的鼓勵道:“妳做的對記住妳是壹個有血有肉的人類,並不是根據衛宮切嗣計劃行動打造出來的傀儡,沒必要壹切都遵守他的意誌。”

    “也就是說妳贊同我的做法?”愛麗絲菲爾聞言蕭索失落之意收斂,露出開朗的笑容。

    “當然贊同。”喻洋微笑著之手,心裏又加了句,“只要是衛宮切嗣喜歡的,不管是對還是錯誤,我都站在他的對立面”

    “愛麗絲菲爾,我也認為她們母女可以和我睡壹起,難道妳不信任我的能力嗎”

    “英雄王和征服王都離開了嗎。”

    “想法固然不錯,但這是不可能的。”

    “所以這次我來背鍋?”

    喻洋沒好氣的掃了壹眼愛麗斯菲爾,糾結郁悶道:“那豈不是說,我換房間也沒用處,葵和凜母女還是跟著我。”

    愛麗絲菲爾輕輕點頭,古怪的看壹眼喻洋,道:“妳這家夥,只是壹個英靈罷了,何必在意這麽多。”

    “餵餵餵…妳這話說的英靈就沒有人權壹樣。”

    喻洋做出壹副可怕的表情,誰料愛麗絲菲爾並不在意,反而向他做了個鬼臉,壹點也不畏懼喻洋的恐嚇。

    “這家夥成心給我添堵啊。”

    吉爾伽美什駕馭的飛行器遭受重創,濺起碩大的火團,格外壯觀。

    喻洋見狀搖頭,他剛才清楚看見,吉爾伽美什墜落烏黑惡臭海水內,恐怕這廝的肺都要氣炸了。

    聽到喻洋那刺耳的笑聲,英雄王吉爾伽美什立即怒目而視,咬牙切齒的模樣恨不得把喻洋活吞了解恨。

    驟然的,惡心的海魔揮舞著漫天觸須齊齊射來,攻向喻洋等人,同時還能聽到:“貞德,貞德該死的神啊”

    襲來的觸須頃刻間土崩瓦解,被那碩大的光芒壹擊摧毀,群魔亂舞的觸須也停止下來,乍壹眼看去,全部恢復了平靜。

    喻洋笑瞇瞇的說道。

    “這家夥的眼神是怎麽回事?”

    吉爾伽美什對視著喻洋的目光,心裏壹陣不爽,他有種全部秘密都被看透看穿的感覺,氣不打壹處來。

    見狀,英雄王吉爾伽美什欲哭無淚,他發現別人看自己的眼神都發生變化了,好像“王之財寶”的能力是自己竊取喻洋的壹樣

    “如果這家夥真和我的能力壹模壹樣,那麽肯定也可以使用那個”吉爾伽美什老臉陰郁無比,自己獨壹無二的招數,被別人玩的神乎其技,心裏格外不是滋味。

    虛空驟然掠出極為耀眼的光芒,壹把螺旋狀的怪異大劍,從其中緩慢的飄出來。

    喻洋越飛越遠,逐漸臨近了答案。海面上紫光翻騰,那獸吼聲,也越來越近,恍惚間,能捕捉到體積極為誇張的黑影。

    “沒想到我們倆是最晚來的,連英雄王都這麽勤快了。”

    “哼,挺會擺譜的啊,最慢的人,就是妳們倆,”

    征服王伊斯坎達爾乘坐“神威車輪”,雖然比不上金光閃閃的吉爾伽美什,但表面看去也頗為霸氣。

    擡頭看去,天際上空,黃金船體鑲滿不明翡翠寶石的飛行器,遨遊天際,操作它的人正是滿臉高傲的英雄王吉爾伽美什

    “這個暴發戶的壹定性子都沒變

    巨型海魔癲狂叫了起來。露出如鋸齒的牙齒,還有那無數只振翅高飛的觸手,嘗試攻擊天際之中的吉爾伽美什,奈何距離太高,這只海魔無法攻擊到吉爾伽美什。

    “雜種,就憑妳也向染指本王的光輝?下地獄懺悔吧”

    吉爾伽美什背後的虛空,蕩起大片連漪,無數的神兵利器閃現,正欲襲擊csster召喚的海魔的時候,異變突起。onclick="hui" ( 最强神婿 https://www.eq321.com/193/19331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