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穿越者

文 / 飞来不在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愚蠢東西,妳覺得那些騙孩的把戲,對英靈有用嗎難怪妳這個白癡被衛宮切嗣暗算而死,蠢到家了”

    喻洋大聲嗤笑,對肯尼斯設置的結界嗤之以鼻。

    倒不是喻洋瞧不起肯尼斯,這廝實在太天真了,魔術師雖然實力不錯,但人類和英靈的差距天壤之別,隨便能彌補的話,戰鬥還需要英靈來幹什麽?

    “這家夥是來挑釁的嗎”

    眼珠子加速轉動,肯尼斯臉色略顯凝重,喻洋來勢洶洶,除了迎戰之外,貌似沒有其他的選擇了~。ΘΘΘΘ

    不過卻被猶豫的肯尼斯當場無視了。

    “愚蠢,難道不知道有句話叫做事出反常必有妖嗎還是,英靈都是如此愚笨之人,他主動找上門來肯定有詐”

    “不行,絕對不能迎戰,必須要拖著。這家夥敢主動找上門來,肯定設置了陷阱,我們倆義無反顧的去踩雷不是白癡嗎?”

    “喲,真是奇跡,妳這個蠢貨腦袋還稍微靈光了壹下。”

    表面贊揚,實際喻洋暗暗譏諷道:“但是妳這個卑劣人,拒絕會有用嗎?天真的讓人以為妳是屁孩壹個”

    確定喻洋主動上門,肯定設置的有圈套,貿然挑戰就中計了。

    喻洋陡然陰笑了兩聲,不懷好意的調笑道:“對了,剛才忘記告訴妳子了,妳的未婚妻索拉·娜澤萊·索非亞莉,可是哭著喊著讓妳就她啊嘖嘖,如果妳要是拒絕的話,那麽壹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可就要便宜我了”

    “妳,妳,妳這家夥捉走了索拉?混蛋究竟是什麽時候開始,聖杯戰爭召喚的英靈也這麽無恥好色了?該死的家夥”

    肯尼斯顫抖的指著喻洋,兩眼壹黑,差點氣死過去,眼神直勾勾的著他,這番話對他的打擊不亞於五雷轟頂

    “妳身為英靈,乃是不折不扣的英雄。如此卑鄙醜陋的手段都使用?”回過神來的肯尼斯勃然大怒,心中大罵喻洋厚顏無恥,太不要臉了。

    這廝口口聲聲,自己和衛宮切嗣卑鄙,但連綁架人質這種事都做出來了,試問還有比喻洋卑鄙的嗎

    “桀桀,這個著實和我無關,是衛宮切嗣那家夥幹的”

    喻洋繼續無良的陰笑,施加著壓力,還露出壹副妳別怨我的表情。並且將壹切的責任推給衛宮切嗣,所謂的主角,其實就是用來背黑鍋用的。

    露出古怪,以及男人都懂的猥瑣表情,喻洋隨後消失在肯尼斯的眼裏。

    “噗通”

    扛不住打擊的肯尼斯暈死過去,閉上眼睛的剎那,腦海猛然浮現索拉·娜澤萊·索非亞莉抽泣的模樣,以及肆無忌憚對她施暴的喻洋。

    “動作蠻快的,這麽短的時間就追上來了嗎?”

    轉頭凝望背後逐漸逼來的黑影,喻洋臉頰不復之前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樣,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盡寒光。

    “該死的家夥,衛宮切嗣不配做魔術師,連那種惡心人的手段都用,我壹定要親手把他大卸八塊泄恨才行”

    緊握拳頭,肯尼斯咬牙切齒的低吼,真被喻洋惡心到了,將壹切的罪責全部推到衛宮切嗣頭上。

    肯尼斯火氣沖沖的走出公寓,走廊內,實在忍不住心中的火焰,吐沫星子滿天飛的痛罵衛宮切嗣卑鄙無恥,甚至將他祖宗十八代都挨個慰問了個遍。╚╚╚╚

    身為魔術師,竟然綁架別人的未婚妻要挾,實在太不要臉了

    “這家夥瘋言瘋語的瞎什麽呢?綁架他的未婚妻?切嗣,這種事妳做過嗎?為什麽我不知道?”

    地下停車場內,正在安置炸彈的衛宮切嗣和久宇舞彌無語,肯尼斯那罵罵咧咧的斥責,全都落入衛宮切嗣和久宇舞彌耳朵裏。

    “鬼才知道他在什麽。”

    尤其是衛宮切嗣臉色幾乎成為了豬肝色。他很想把肯尼特抓過來暴打壹頓,然後問問我什麽時候綁架妳未婚妻了?完全是無理取鬧

    點燃了壹支煙,愜意的吸了壹口之後,衛宮切嗣道:“去喻洋那邊吧,估計肯尼特也是往他那趕去了。”

    黑色夜空下,某座廢棄的倉庫內,宛如地獄般恐怖,時而傳出尖銳的叫聲,墻壁上還倒映出模糊的鬼影,呼吸都比平時困難數倍之多。

    手心噴發強烈的引力,索拉的身體頓時不受控制的飄過來。

    “漫漫黑夜,妳不覺得需要壹些愉悅節目來打發時間嗎?”抓住索拉的喉嚨,喻洋不懷好意的問道。

    “只要妳不殺我,妳的壹切條件我都答應”索拉乞討的眼神著喻洋,面龐帶著諂媚和巴結。

    “是嗎?如此最好。”

    喻洋聞言指了指左右腿,閉著眼睛道:“給我捶捶腿,我感覺滿意的話,妳將安然無恙的離開這裏。”

    “我明白了。”

    索拉乖巧的點點頭,繼而雙膝跪地,她那柔軟的雙手,有節奏的揉起喻洋的兩腿。

    “砰砰砰噗赤噗赤噗赤”

    幾聲劇烈的槍響驟然傳來,隨後索拉的動作停了下來,緊接著“噗通”壹下栽倒在地,空氣中還有尚未彌散的火藥味。

    喻洋閉著的眼睛睜開,目光向索拉,她的身體已經血肉淋漓,腹部也是血肉模糊,手指頭般大的傷口清晰可見。

    “她留著是禍害。”

    掃了壹眼死都不甘心的索拉,衛宮切嗣面無表情的道:“要怨恨的話,就只能怨恨自己是肯尼斯的未婚妻。”

    “妳認為自己那可笑的伎倆,能瞞過我的眼睛嗎?衛宮切嗣。”

    擡起眼皮,凝望衛宮切嗣那冷酷的面孔,喻洋冷不丁的譏笑道:“就算她不是肯尼斯的未婚妻,妳也不會放過她”

    壹個被所謂“正義的夥伴”扭曲的人,為了實現自己的目的,犧牲多少人,他也絕對不會在乎的,反正落在衛宮切嗣眼裏,這些都是必要的犧牲。

    “該死的衛宮切嗣,索拉她並沒有參加這場戰爭,為何要對她狠下毒手”肯尼斯眼睛發紅的問道,狀如輸光壹切的賭徒。

    對視肯尼斯充滿恨意的眼神,衛宮切嗣坦蕩蕩的回答。

    憑空壹抓,壹股強烈的引力爆發,無形的力量扭曲著周圍的環境,引力波及的地點,物理法則失去了其存在的作用,壹切物體全部牌飄了起來。

    “這家夥竟然能同時操控引力以及斥力”

    常人被擊中的話,也許已經變成血肉爛泥了。

    “嘖嘖,身體很硬朗啊。”

    “哼,想要擊潰我還差得遠”

    “真是搞不懂妳們這種人,明知道實力差的天壤之別,最後還是不肯放棄,毅力這種頑強的精神不可能彌補彼此間的實力差距。”

    喻洋搖頭表示不解,同時指尖泛起了壹抹蔚藍色的光芒。

    肯尼斯突然擺脫衛宮切嗣,轉而向實力最為低微的久宇舞彌火速掠起,電光火石間就將她制服抓住。

    衛宮切嗣聞言卻是臉色壹變,眼神閃爍不定,不知道在想什麽,保持沈默。

    久宇舞彌幹瞪眼,不忿的審視著喻洋,壹時間支支吾吾,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如果可以活著的話,誰會選擇去死?

    何況久宇舞彌還希望等愛麗絲菲爾消失之後,她由三轉正,從此過上夢想之中的童話生活。

    “貌似是不願意吶。”

    就在此時,滿臉冷酷的衛宮切嗣命令道。

    “妳瘋了嗎這家夥可是妳的地下戀人妳現在要無視她的死活嗎”

    肯尼斯難以置信的大吼著,衛宮切嗣那點破事,他調查的壹定清楚,久宇舞彌和衛宮切嗣的地下感情自然也逃不過肯尼斯的法眼。

    筆直的光劃破黑暗壓抑環境,化作壹柄鋒利的光劍,直撲心災樂禍的科尼斯。

    “噗赤”

    這光芒,瞬間貫穿他的腹部,出現壹個足有人類腦袋那麽的空洞,他那惡心的笑聲,也頃刻間消失。

    “什麽人幹的?”

    不顧渾身的刺痛,肯尼斯尋找著偷襲他的始作俑者。

    “啊咧啊咧…罪魁禍首就在妳面前,妳在什麽呢?”懶散的語氣傳來,肯尼斯立即循著聲音掠去,映入眼簾的赫然是喻洋。

    “可惡”

    察覺生命力流逝,肯尼斯如瘋狗,正欲拉著久宇舞彌陪葬的時候,為時已晚。

    “砰砰砰”

    衛宮切嗣難得展顏歡笑,主動和舞彌打召喚,本想來壹個熱切的擁抱,但誰料這家夥只是冷淡點頭

    衛宮切嗣傻了眼,尼瑪需不需要這麽坑爹,為何壹個英靈不經意的壹句話,就能隨意策反了追隨他多年的死黨?簡直太坑爹了

    “那小子究竟有什麽魅力”

    衛宮切嗣滄桑的面龐多了些許其他情緒妒忌。

    “不要聽喻洋瞎說,他不過是壹個英靈罷了,壹個已死之人的話,有什麽好聽的舞彌妳不要被他騙了。”

    衛宮切嗣緊張的解釋,眼前的年輕女人是他精神食糧,如果久宇舞彌都背叛了自己,後果稍微想想,衛宮切嗣就冷汗直流。

    東木市愛因茲貝倫家族的別墅內。

    “今晚該吃些什麽呢。”

    燈火通明的豪華別墅內,喻洋正趕往聚餐的餐廳,大戰壹番之後,他肚子也是“咕咕”的叫著抗議。

    很難想像如此嬌小的少女,胃口比壹個餓了十幾天的壯漢還要恐怖

    “教會的通知?”

    喻洋聞言皺起了眉頭,疑問道:“如果是教會的話,完全可以使用使魔過去,為何壹反常態的找上門來?”

    “這個具體內容唯有問愛麗絲菲爾了,我也不知道它們在交談什麽。不過在此之前,我要感謝妳。”

    “不必感謝,小事壹樁罷了,大家以後互不相欠了。”

    與此同時,走廊內突然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擡頭看去,徑直毫無瑕疵的面孔,以及那筆直的白色秀發率先入侵瞳仁。

    定睛看去,赫然是愛麗絲菲爾。

    “該發生的果然無法阻擋啊。”

    “並不是言峰綺禮,但這次來通知的人,也和他有很大的牽連。”愛麗絲菲爾搖搖頭,道出壹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答案,“來者是他的父親言峰璃正。”

    “監督人?妳是說言峰璃正那老頭嗎?實際他早和遠阪時臣穿壹條褲子了。”

    面龐死寂了下來,喻洋心裏冷笑道:“那老家夥壹堆令咒,想給誰就給誰,流著也是壹個大禍害,幹脆就由我殺了他吧。”

    既然公平二字失去了意義,那麽監督者言峰璃正也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趁著夜深人靜的時候,喻洋的分身秘密潛入教會,秘密幹掉了言峰璃正,甚至期間言峰綺禮就在場,但是面對喻洋他束手無策。

    只能眼睜睜的無力望著。

    望著滿地的碎片,縱使如此,遠阪時臣眼眸內的熊熊火焰依舊燃燒著,他還是難以忍下心中的怒火

    言峰璃正竟然死了

    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對遠阪時臣打擊不小,言峰璃正是他重要的盟友之壹,憑借著和教會的特殊關系,他也可以各種作弊,然而如今

    總而言之,遠阪時臣現在很生氣

    “我會的師傅。”言峰綺禮依舊面無表情點頭,實際對於言峰璃正的死,他並沒有什麽傷心或者想要流淚的情緒。

    連壹絲都沒有,至於究竟是什麽原因,言峰綺禮也不曉得。

    壹天後。

    愛因茲貝倫家族的別墅內,喻洋瞪大眼睛盯著衛宮切嗣和愛麗絲菲爾,腦袋嗡嗡發昏。自己已經幹掉了言峰璃正,這個無聊的任務也應該終止了才對。

    “有什麽地方不對勁的嗎?”對視著喻洋的目光,衛宮切嗣淡淡反問道。

    喻洋見狀眉頭微挑,心裏思忖道:“看來教會的人,把言峰璃正的死封鎖了啊,應該是遠阪時臣和言峰綺禮幹的吧,這倆家夥還真是無恥啊,竟然想要空手套白狼。”

    “卑鄙”

    “喻洋,妳也稍微淮備壹下,就算我們得不到令咒,但也不能落到別人的手裏。”對視著喻洋懶散的眸子,愛麗斯菲爾表情嚴肅莊重的提醒。

    沈默了半響,喻洋編制壹個勉強還算靠譜的理由,他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英靈,戰鬥也不需要什麽魔力,愛麗斯菲爾手腕上的令咒也是徒有其表罷了,想要控制他癡心妄想。

    “這不是重點”

    到處都是汙濁的黑色爛泥,氣味令人作嘔,那類似動物屍體的腐臭,以及伸手不見的五指的陰森環境,此地好比傳說中的冥府。

    地面轟然壹顫,穩固地板隨之出現諸多裂痕,蔓延而開,出現壹個巨洞,明媚的陽光也隨著照射進來。

    視線輕輕挑了起來,喻洋右眼轉變,藍白相間的神秘眼睛浮現,能看穿無邊黑暗,遠方的景象壹覽無余。

    放眼看去,乃是數之不盡的孩子屍體

    身為穿越者的喻洋知曉兩人都是變態殺人魔。

    聲嘶力竭的吼叫驟然響起,還伴隨著劇烈的震動,整個東木市在這壹剎那,都是輕輕動彈了那麽壹下。

    盡管波動微乎其微,喻洋還是捕捉到了。

    “我這可是大實話啊。”喻洋見狀苦笑,畢竟他來自其他次元,究竟屬於多少年前,唯有老天爺知道。

    成群結隊的黑點,宛如末日天災,壹瞬間充滿所有人的瞳孔,這誇張的陣勢,令人不由自主的想到末日天災

    “這是什麽東西?木頭?”

    漫天的紅色木頭全部墜落,berserker速度延伸至極限,但奈何“明神門”覆蓋的範圍實在太過廣袤,偷無可逃,瞬間苦逼的成為慘遭碾壓的對象。

    “這個不重要,總而言之我就是英靈,是妳的盟友。”喻洋撓撓頭,滿不在乎的回答,他的所作所為,以及積累的知識遠遠超過所謂的英靈。

    “撤退吧,愛麗絲菲爾被嚇得夠嗆。”

    望著不遠處呆滯的愛麗絲菲爾,喻洋緩步走了過去,她被那堆滿整條街道的“明神門”震驚得不輕。

    就規模而言,實在太驚人了。

    而此時壹個方向。

    “如此大規模的招數,這應該是他的真正寶具了吧。”

    時間壹晃便是翌日清晨。

    這也沒辦法,他那霸氣四射的臉頰留下喻洋的腳印,也只能流年不利。

    東木市艾因茲貝倫家族的城堡內。

    衛宮切嗣和久宇舞彌也從遙遠的太平洋趕回來,前者滿臉的疲憊,雙眼空洞,在廣袤的太平洋上,衛宮切嗣被成群結隊的鯊魚追殺數個時之多

    “不錯,妳們的表現很好。”

    與此同時,劇烈的震動響徹長空,低沈汙穢不堪的聲音,驟然響徹整個艾因茲貝倫家族的城堡。

    “貞德,我的貞德,妳趕快出來見我,我是吉爾斯·德·萊斯時隔了數百年光陰,我們最終還是見面了”

    撕心裂肺的夢魘之聲響徹長空,透過窗戶去,只見壹個容貌猙獰,打扮怪異,長的像是惡魔般的人物出現在愛因茲貝倫家族的城堡之外。^^^^

    “好像是孤身壹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找死?”

    “分析的有道理。”

    衛宮切嗣的姘頭久宇舞彌深以為然的點頭。

    “這倆家夥關系好的不像話啊,我要是殺了衛宮切嗣,久宇舞彌恐怕會把自己變成人肉炸彈來找我同歸於盡吧。”

    掃了壹眼親密無間的兩人,喻洋喃喃自語,對於兩人的交談置若罔聞。

    吉爾伽美什嘶吼,虛空再次遍布無數刀光劍影,金色的漩渦不停閃爍,壹把把鋒芒畢露的長劍洞射而出,全部瞄淮喻洋的腦袋,足以出這個心眼的英雄王對喻洋的恨意。

    “真是個問題兒童吶。”

    望著面龐布滿殺機的吉爾伽美什,喻洋長長嘆了口氣,這家夥實力首屈壹指,但是他的容忍氣度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這種能力波動絕對不會錯的這混蛋為何懂得我的能力?”吉爾伽美什怒目而視,牙齒都快要咬碎了。

    吉爾伽美什完全忘記英靈的儀表,像是潑婦壹樣指著使用“王之財寶”的喻洋大罵,眼眶欲裂,快要被氣出內傷了。

    吉爾伽美什腦門青筋暴起,猙獰的像是惡鬼壹樣可怕嚇人,感覺自己的尊嚴和靈魂都被眼前這個可惡的家夥踐踏了。■■■■

    “這兩個變態為什麽那麽多寶具,賊老天瞎了眼麽,不公平”壹眾英靈心裏大罵作弊,人比人簡直氣死人。

    “雜種,妳既然這麽想死的話,那我就成全妳”

    血紅色的眼球射出洶湧戾氣,吉爾伽美什右手側浮出巨大光芒,壹柄奇形怪狀的大劍隱約浮現。

    “不好,吉爾伽美什被激怒了”

    封閉的密室,言峰綺禮和遠阪時臣到這壹幕,均是暗暗驚呼不妙,他們倆只是希望吉爾伽美什能夠測試壹下喻洋的實力,最好能逼出他的寶具。

    “吉爾伽美什這個笨蛋已經被激怒了,想要勸他回來是不可能的。”遠阪時臣望著手上的深紅令咒,露出了懊惱的表情。

    唯有發動令咒使吉爾伽美什撤退了,不然這白癡家夥肯定會和喻洋死磕

    “就算吉爾伽美什拿出寶具,也未必是他的動手。”眼珠子盯著喻洋打轉,言峰綺禮露出困惑之色,他現在還沒有搞清楚喻洋的來歷。

    “理由呢,綺禮。”遠阪時臣不動聲色的問道。

    “總而言之,先讓英雄王撤退吧,這麽打下去,我估計他會落敗的。”

    遠阪時臣失望的探口氣,毫不猶豫的發動令咒命令吉爾伽美什撤退。

    “哎呀哎呀,喪家之犬要撤退了嗎?”

    喻洋望著渾身泛起金光的吉爾伽美什,就曉得這是遠阪時臣命令金閃閃後退,不然以英雄王的性格,絕對會和自己死戰到底。

    “該死的遠阪時臣,想以陛下這種可笑的稱呼,平息我的怒火?妳當本王是三歲孩嗎”

    英雄王吉爾伽美什暗暗惱怒,內心的火焰全部發到遠阪時臣身上去,本來是現身立威,誰料成為喻洋壹戰成名的踏腳石

    “那麽,妳的打算如何呢?征服王。”

    “真是的,來籠絡妳們成為我部下的計劃破產了。”征服王伊斯坎達爾粗糙面孔,露出遺憾的表情,如此不凡的強者,豈會低頭做他的弟?

    “告辭了。順便下,我對聖杯可是誌在必得的。”

    “怎麽鬥來鬥去就剩我自己了?”

    瞧見別人實力強大,就轉身撤退,試問,這是英雄所為嗎?尤其對那個被打成狗的英雄王吉爾伽美什嗤之以鼻。

    onclick="hui" ( 最强神婿 https://www.eq321.com/193/19331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