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

文 / 冉方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早餐过后。

    李扑又跟随八戒与茹水一起出门了。由于八戒与李扑各怀心事,皆兴致不高,所以未曾走远,只去了莲溪镇的莲塘之畔,胡乱地走了几圈,便坐在一棵柳树之下歇息了。

    八戒一夜未眠,加之心里悲痛无比,神情自然憔悴不堪。李扑一路跟随,只见八戒愁眉紧锁,一不发,知道他是在为雪雯的事情难过。李扑从未见得八戒如此沮丧过,此刻看着他一介男儿,却被一些莫须有的事情折磨成这般模样,李扑的心里难过极了。

    两人坐在柳树下,各自想着心事,任茹水在树旁走来走去也未曾搭理,不觉间,茹水已经独自走到莲塘边,他们也未曾察觉。

    突然,只听几米外的莲塘边传来“扑通”一声。八戒与李扑双双闻声看去,只见一位女子不慎掉到了塘里,那女子在水里胡乱的拍打着双手,刚刚冒出个头,又沉了下去。尽管那女子的头刚刚冒出水面便马上沉了下去,但八戒和李扑还是看清了这个女子的面目,她不是别人,正是茹水。

    李朴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慌忙四顾,确实不见了茹水身影,当下便慌了神。八戒一个旋风,从水里救起了茹水。

    柳树之下,茹水咳咳几声,咳出了呛在喉咙里的塘水。她睁眼看着眼前的八戒,突然羞怯道:“多谢公子!”

    八戒见得茹水模样,不由一愣,木木道:“小姐,小姐不必客气。”

    “茹水小姐,小的只是一会儿没看住,你就跑去了水边,这,这让小的如何向老爷交待呐……”李扑看着茹水不住念叨,心里又气又急。

    茹水扭过头去,看着李扑道:“李叔,你怎么也在这里?”

    李扑闻大惊,定定地看着茹水,半晌没有说话。

    “李叔,你怎么了?”茹水继续道。

    “小姐,你认得我了?你认得我了?”李扑目不转睛地盯着茹水,激动地问道。

    茹水一脸迷惑,道:“李叔,你这是怎么了?除了爹娘,府上就数你最疼我了,我怎会不认得你?”

    “小姐,你果真认得我了,你恢复记忆了!”李扑将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语间兴奋不已。说完后便跪在地上拜了起来,他一边磕头一边道:“谢天谢地呐,谢谢菩萨保佑呐,小姐好人有好报……”

    八戒看了看李扑,又看了看茹水,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些,他朝着茹水道:“恭喜小姐!”

    茹水羞红着脸,不知道这位英俊的公子要恭喜自己什么,却也不好细问,只好顺势回话道:“多谢,多谢公子!”

    李扑在地上拜了一阵,才起得身来,将几个月来所发生之事一一对茹水说了一遍,茹水听了,茅塞顿开。

    ……

    李府大院之内。

    一樽巨大的香炉里烧着几炷大香,香炉前放满了公鸡、猪头之类的物什。李盛宗正带着众家丁拜天、拜地、拜神灵。一时香烟袅袅、叩声阵阵。

    八戒与李扑带着茹水回到府里,本有天大的好消息要告知李盛宗,此番见得府里这等场景,也只好加入了祭拜的队伍之中。

    待行完祭拜仪式之后。

    李盛宗朝着众人交代了几句,便要转身离去。

    李扑连忙走到李盛宗身后,大声道:“老爷留步!”

    李盛宗转身看着李扑,略显惊异道:“你不陪着朱公子与小姐,却独自回来作甚?”

    “老爷,小的是给你带天大的好消息来了!”李扑立刻答道。

    李盛宗闻一愣,还未开口,便见李扑指着自己的右后方,道:“老爷,您看!”

    李盛宗闻转身,见到八戒与茹水站在自己身后。

    “爹爹!”茹水饱含深情地朝着李盛宗喊道。

    几个月了,李盛宗已经整整几个月没有听到茹水唤自己“爹爹”了,他浑身一颤,赶忙附和道:“闺女。”说完后,他看了看茹水,又转头看了看李扑,脸上写满了疑问。

    “老爷,小姐恢复记忆了!”李扑适时地说道。

    李盛宗闻,再次看向面前的茹水,颤抖着张开双手,沉声道:“闺女,你,你总算熬过来了!”

    “爹爹!”茹水带着哭腔向李盛宗怀里扑了过去。

    李盛宗紧紧地抱着茹水,任茹水满身的塘水沾湿了他的华服……

    良久之后,才双双松手。

    茹水一身湿透,已回房换衣梳妆去了。

    李盛宗立刻命人去请府上的王郎中速速前来,要对茹水作了细致检查,方能安心。

    八戒走上前去,抱拳道:“恭喜大人!”

    李盛宗闻得八戒声音,才突然想起自己一时喜过了头,竟冷落了一旁的朱公子,于是立刻道:“公子客气了,李某见得爱女康复,妄喜之下,冷落了公子,实感愧欠,还望公子多多海涵。”

    “大人重了!”八戒道。

    一番语之后,李盛宗便将八戒与李扑一同招呼到大堂之上,命下人奉上茶酒。方问起茹水康复之事的来龙去脉。

    李扑将方才在莲塘畔所发生之事详细述了一遍。李盛宗听了,连连称奇,却也百思不得其解,心下以为是自己拜神所赐。

    三人了一阵,始终不明白小姐缘何康复,只道是等王郎中瞧了回来,再议不迟。

    八戒趁机话锋一转,问道:“大人,方才在下见大人带着众人在院里行些跪拜之礼,不知所为何事?”

    李盛宗长叹了一口气,愁声道:“不瞒公子,我方才所行,乃是为了祭拜天地神灵。几个月来,我李家家门不幸,事事不顺,先是妻女身患顽疾,此番总管又无端被害,我暗自思忖之下,料想是我李家得罪了哪位神灵,所以此番重礼请罪,望得神灵饶恕,放我李家一马。”

    八戒闻,心里自然难受万分,李盛宗所的“妻女身患顽疾,总管无端被害”,事事皆与自己相关。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茹水已然恢复了,总算让自己心安了一些。

    “敢问大人,李总管一事,可有新进展?”八戒名为关心,实则担心事态的发展对雪雯不利。

    李盛宗紧皱着眉头,沉痛道:“方才官府已经来人详细查过了,只说李总管乃为钝物所伤致命,暂时也没查出个眉目来。”

    八戒听了,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是该庆幸,还是悲伤。

    正在八戒迟疑着怎么安慰李盛宗之际,一位家仆领着王郎中走了进来。

    李盛宗连忙起身,急问道:“郎中,小女情况如何?”

    王郎中一脸祥和,响声道:“恭喜老爷,令爱已然痊愈!”

    在场众人闻得王郎中如此一说,欣喜之情,溢于表。

    待王郎中坐定之后,李盛宗又让李扑起茹水突得康复之细节,以求郎中解惑。

    王郎中听了李扑祥之后,思忖良久,方悟得其中门道。他如醍醐灌顶,欣喜若狂地向着众人道:“妙哉,实在妙哉!”

    在场众人听得一头雾水,均一脸疑惑地看着王郎中。

    王郎中理了理思绪,才清清喉咙道:“此番小姐得以康复,乃是歪打正着,与此前我们让朱公子假意提亲一事有异曲同工之妙。小姐所患之疾,乃是因为采莲时不慎落入莲塘之中,得朱公子所救,才因此而倾慕朱公子,久而久之,相思成疾,以致久治不愈。不想却在机缘巧合之下,小姐再度落入同一个莲塘之内,又得同一个人所救。种种情节,皆与旧事暗相吻合,小姐亲身所历之下,便觉似曾相识,慌乱间想起冥冥旧事,遂记忆恢复,得痊愈。”

    众人听了,才恍然大悟。

    此刻茹水已然康复,八戒也算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也许这已经不仅仅是使命,因为在日日相处之中,八戒已对茹水动了情思。茹水对他的重要性,不而喻。此番茹水得以康复,他心里的喜悦自然也不必多说。但除了喜悦,他却有更多的愁苦。而令他愁苦的,便是昨晚独自离去的雪雯。

    “她回了云栈洞了吗?如果没回云栈洞,她又能去哪里?她会不会一时想不开,做出些傻事来?她一直那么善良,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暴戾,难道她真有不得已的苦衷……”八戒的脑海里满是疑问。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论他对雪雯表现得如何绝情,在他内心深处,终是放心不下她。无论雪雯如何,无论雪雯是谁,他爱雪雯,这个是不争的事实。哪怕雪雯是一场劫难,他也注定在劫难逃。

    ……

    八戒想起雪雯,便再也坐不住了,他匆匆向李盛宗告别,说是有万分紧急之事要办。李盛宗本要设下盛宴为他践行,却也被八戒以事关紧急为由推辞了。无奈之下,李盛宗便让家仆取来整整一箱金元宝,硬是要八戒收下,怎奈八戒连声谢绝,无论如何也不肯收下分毫。

    八戒所作所为,皆让李盛宗铭感五内,他见八戒去意已决,便亲自将八戒送出了李府大门之外,千恩万谢,执手相别。

    在八戒与李盛宗的身后,李府后花园的花丛中,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正定定地看着八戒离去的身影,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渐渐模糊了起来,而令其模糊的,是茹水不舍的泪水。

    八戒走了,在李盛宗感激的目光之下,在茹水不舍的泪水之中,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很快便消失于大街的人流之中。

    就在此时,李扑从李府大院后门急急而出,往八戒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趁着李盛宗送八戒出门之际,李扑左思右想,最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小姐处处与人为善,终得善报,虽是身患顽疾却也不治而愈。而李高为人狭隘,处处损人利己不说,此番还设计加害于朱夫人,以至于无故殒命。俗话说得好,“好人好报,恶人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小姐与李高便是两个活生生的例子。此刻,小姐得以痊愈,而李高也已经遭到了报应,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夫人在邪路上越走越远,最后走上跟李高一样不归路,他也不忍看着朱公子夫妇误会渐深。何况,夫人对他有知遇之恩,所以他要趁现在还未酿成大错之际,将夫人救出火坑,同时也让朱公子夫妇解除误会,重归于好。朱公子夫妇和老爷都是深明大义之人,他相信他们一定会原谅夫人的一时之过,也相信夫人最终会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所以,他打算赶在朱公子离开之前,将一切的真相告知于他。

    八戒正走在莲溪镇集市上的人群之中,他迈着沉重而急切的步子,走着走着。

    “朱公子请留步!”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八戒耳边响起。

    八戒闻转身,李扑站在身后,满脸急切,满头大汗。

    “李大哥?”八戒不由叫了一声,他见李扑着急的样子,以为是李府又出了何事。他担心是不是雪雯又去找李府的麻烦了,顿时悲忧满怀。

    “朱公子,你快随我来!”李扑说完,便转身往人群外钻。

    八戒迈步相随。

    李扑带着八戒穿过大街小巷,走到一个极为僻静的死胡同之内,他停下脚步,代表自己和夫人向八戒一番诚恳地道歉之后,便一五一十地讲出了事情的原委,祝福八戒夫妇早日解除误会合好如初,同时也不忘替夫人求情,期望八戒原谅自己,原谅夫人。

    八戒听了,方才明白雪雯所受的委屈,所忍的痛苦,方明白自己那些无情之,对她造成多大的伤害。他立刻谢过李扑,匆匆往云栈洞去了,他要马上找到雪雯,即使天涯海角。

    八戒一路疾行,心里百感交集,既痛心又喜悦。痛心的是雪雯受尽了屈辱,喜悦的是雪雯终究没让他失望。 ( 西游风月篇 https://www.eq321.com/195/1950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