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冉方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引子:

    我桀骜地离去,不羁身后的所有,我的心在流泪。目空一切,看不尽尘世女子,只因前世见了你。

    ——孙悟空

    那是怎样的眼神,才含尽了如此的幽怨孤寒,弹指间,俘虏当年骄傲的天蓬。我爱你无双的容颜,更爱你沧桑的眼眸。唯有如此眼眸,才让我为了一瞬的欢娱,倾付一世的代价。

    思尔音容忘诵经,宁负如来不负卿。

    ——猪八戒

    长公主,蟠桃盛会,慌乱间我打碎琉璃盏,隐于流沙河日夜修炼水性法术,只因你家住深海。

    长公主,琉璃盏碎万片,终将聚合,我心碎万片,若能聚合,只因你长存此间。

    长公主,悟净愿为尘世一介担夫,不愿官复卷帘大将,只因那年蟠桃盛会,遇见了你。

    长公主,那年蟠桃盛会,你眉目如画、巧笑嫣然,我尘封千年之心,顿如冰雪初霁,春暖花开。

    ——沙悟净

    未能遇君情窦初开之辰,妾负后羿于前,纵有千般爱恋,自当深埋。

    倘若永远万古长青,妾当念你在永远的每一天;倘若永远灰飞烟灭,妾愿停留在遇见你的瞬间。

    ——嫦娥

    悟空,若不能躺在你的怀里,愿能死在你的棒下,就这样死在你的棒下,就好像,躺在你的怀里。

    ——白骨精

    正文:

    三生三世,缘起缘灭。

    他还是守在这个地方,守着这一季春花秋月,等待又一季夏雨冬雪;守着一段无法释怀的过往,等待一个宿命轮回的奇迹。

    任眼前春草抽芽,任眼前桃花满涧,任岁月将身后的云栈洞渐次斑驳……

    他斜坐在大雾初霁的福陵山盘山道间,空洞的眼神凝望着薄雾中不复清晰的小村庄,清晨饱含泥土清新味儿的空气并没有令他精神抖擞。

    “挡道的死猪,给小爷滚开!”嚣张的吼声从身后响起。

    他下意识地移开了身子,不用说,定是对面华物山小妖群路过,它们早已骄横跋扈惯了。

    妖群吵吵闹闹,很快便走远了。

    他茫然地掏出封存多年的九齿钉耙,久久凝视。上面已满是曾经战斗的痕迹,似乎铭刻着那些和猴头并肩作战的日子。

    是的,他不再是以前呼风唤雨名动三界的二师兄,更不是身披银凯威风八面的天蓬元帅。

    年复一年,花开花败。千年尘世褪尽了他当年的争强好斗。春去秋来,岁月流转。滚滚红尘覆盖了曾经的所有,于轮回的循环往复中,他终于悟透了师傅的隐忍。

    “救命啊!救命啊!救……”凄惨的呼救声由远及近,一声比一声清晰。

    八戒循声望去,只见刚才走过的妖群掠着一位素衣女子招摇而过。

    此女子长发及腰,容颜姣好,看着八戒的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惊恐和期望。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八戒心里为之一震,她的眼神里,饱含了嫦娥一样的幽怨与沧桑……

    霎时间,只听得晴天里传来一声宗气十足地喝斥:“大胆妖孽,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还不快快住手!”

    小妖们闻声抬头,见前面立着的竟是他们平日里欺负惯了的傻猪头,此时的他一改往日的逆来顺受,手持九齿钉耙,大马金刀地站在路中央,面容不怒自威,俨然天神降临。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们哪里认得天蓬转世的八戒。一个小妖头二话不说,直愣愣便扑了上来。八戒手中的钉耙只轻描淡写地一扫,那妖头便倒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众妖见此情形,一拥而上。但这些虾兵蟹将岂是八戒的对手,八戒只将九齿钉耙一横,顿如秋风扫落叶般将众妖扫倒当地,一个个连滚带爬,呼爹喊娘。

    “还不快滚!”八戒将九齿钉耙往地上重重一磕,整座福陵山福顿时山动地摇。

    小妖们哪里见得这种阵势,一时吓得屁滚尿流、四下逃窜。

    “谢谢英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这里给你鞠躬了。”素衣女子眼里惊恐未退,鞠身说道。

    “姑娘不必多礼。”八戒伸手拍了拍僧袍上流连的尘埃,回话道。

    素衣女子见得八戒面目,心下大喜,几千年不见,天蓬哥哥虽然英容不在,但他眼里的丝丝柔情却分毫未减。自己千年的等候,几世的期盼,总算有了回报。至少,从今往后她再也不用躲在别人的怀里偷看自己深爱千年的天蓬哥哥了。

    几千年来,她望穿了秋水,望断了虹桥,终于等到了与他只身相处的机会,终于可以独享他柔情万种的眼神。她太熟悉这个眼神了,不管他的容颜如何变迁,她都能凭着这个熟悉的眼神寻到他。

    八戒见素衣女子神情恍然却不再语,以为她是犯了羞,于是询问:“姑娘何以沦落至此?”

    “小女子姓陈名雪雯,家住山后的清塘村,今日瞧得山里桃花开得正艳,进山赏花,哪料……”素衣女子说到此处,已泣不成声。

    八戒闻,一时不知如何才好。本想就此别过,又恐她一个姑娘家独自回去不安全,若是再被那些妖精撞上,后果便不堪设想。他扭头朝着云栈洞的方向望了望,转而温声道:“姑娘若不嫌弃,不如先到鄙舍稍作歇息,待这雾气散开了些,我便亲自送你回家。”

    素衣女子一脸感激地点了点头。

    就此,八戒带着那素衣女子回到了云栈洞。

    早晨的太阳已然瞧瞧爬上山头,露出了大半个脸庞。其微弱的光芒早已透过薄雾洒满了福陵山间,但这些零星的温暖显然不足以对抗早晨的寒冷。云栈洞内依然有几分凉意,微风从洞口吹进来,素衣女子不免有些瑟瑟,让八戒看了好生怜惜。

    “姑娘稍安,待我去屋外取些柴禾,生起火来。”八戒说完便往洞口走去,刚走出洞口,突闻脚下“叮咛”一声,八戒低头一看,一只洁白的发簪躺在地上,刚才所听到的便是发簪撞击石头所发出的声响。

    八戒慌忙俯身将地上的发簪拾起,端详良久。这只藏在他袖子里几千年不曾触碰的发簪,不知何时掉在了这里。发簪洁白无暇,像极了嫦娥怀里的玉兔。

    “嫦娥?玉兔?不,我不认识她们!”

    几千年来,八戒的目光始终逃避着这只精美的发簪。只因为,害怕触动曾经的过往。

    遥想那年,自己酒后入宫探望嫦娥,却被玉帝冠以调戏嫦娥之名贬下凡间。广寒宫门前,嫦娥满眼咀泪,暗中将这只发簪塞到了自己手里。

    八戒心里明白,自己没有调戏嫦娥,因为他根本没有喝醉。统领万千天兵天将的天蓬元帅,自是拥有千杯不醉之量,区区瑶池宴,何以醉至如斯?

    此事,八戒始终认为是玉帝报复自己而为之。因为玉帝对嫦娥用情至深,八戒早已看出些许端倪。

    主要证据有二:

    一、嫦娥独享广寒宫,这是天界所有仙子都没有的待遇。

    二、当初大师兄“齐天大圣”的“圣”字犯了玉帝名讳,结果身败名裂。而玉兔的“玉”字犯了玉帝名讳,却安然无事,何况它还是一畜牲。

    在此之前,八戒从未想到堂堂玉帝行事竟如此卑鄙,不但冠以莫须有的罪名将自己贬入凡间,还让自己误投猪胎。要知道,仙界对投胎之事一向控管严格,投错胎这种事情是基本不可能发生的,所以八戒认定是玉帝在幕后一手操办的结果。

    “他定是嫉妒我英俊的容颜,所以将我变成猪脸,好让三界女子望而生厌。”八戒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但他哪里知道,玉帝纵使千般爱恋嫦娥,也断不会如此行事,之所以将他贬入凡尘,原本是另有用心。

    玉帝的所作所为固然令八戒感到愤怒,但真正让八戒感到绝望的,却是嫦娥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嫦娥明知我没有轻薄于她,为何不替我辩解?她一定是迫于玉帝的权威而选择了明哲保身。”八戒每思及此,皆悲苦满怀。

    他深埋千年的伤痛,装扮一脸苦涩的坚强,行尸走肉般地与宿命轮回苦苦周旋。只盼早日查清事情的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身。然后名正顺地回到嫦娥的身边,成全那份海枯石烂的爱恋,了结一个旦古不变的承诺。如果这一切不能如愿,他宁肯变成嫦娥怀里那只玉兔。日夜陪在她身边,继续珍惜她指尖的轻抚,留恋她怀抱的温存。但现在,几千年过去了,这件事情已然变成了一桩“无头冤案”,而八戒与嫦娥长相厮守的愿景,自然就成了奢望。

    世人皆八戒花心,其实八戒并非天生萝卜心。只因与嫦娥之间的一段孽情,透支了他几世的爱,绝望之余,才开始游戏红尘。

    八戒双手捧着发簪,思绪回到久远的从前:

    遥记得那年,自己身披银色铠甲威风八面,统领万千万天兵天将,嫦娥站在身旁,幽幽地说:“天蓬哥,我有着不堪的过去,我原本是个负心人。”

    “嫦娥妹子,你不必多,纵使你有万劫不复的过往,我依然爱你冰清玉洁的现在。”

    ……

    “恩人何以这般模样,莫非遇着了愁心事?”正当八戒沉浸于往事的之际,身后响起陈雪雯关切的问询声。

    八戒慌忙收拾起满脸的泪眼婆娑,心里顿生一种佛光普照般的温暖,他已经几千年没有被人这般关心过了。

    “没,没事,我在这里晒晒太阳,晒晒太阳。”八戒慌忙解释道。

    八戒又看到了陈雪雯的眼睛,她的双眸里,含尽了嫦娥一样的哀怨与沧桑。

    “恩人若有愁心事,小女子愿为恩人分忧一二。”陈雪雯的声音格外轻柔,令听者如沐春风。

    “姑娘可曾听过嫦娥与天蓬的故事?”八戒试探性地问道。

    “听过听过,我家主人原本是个风流仙子,只因遇着了英俊多情的天蓬元帅,方才收心。”陈雪雯很快答上话来。

    “你家主人?”八戒满脸疑惑。

    陈雪雯意识到自己情急之下的失,慌忙解释道:“不,不是。我是说我家主人告诉我,嫦娥原本是个风流仙子,只因遇着了英俊多情的天蓬元帅,方才收心。”

    八戒正欲再度开口,哪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阴阳掉怪的喝斥:“哪里来的泼猪,赶紧放下美人儿,本王可饶你不死。”

    八戒循声望去,只见后面山崖上着一位豹头人身的怪物,此怪物身高九尺,手持三叉戟,双目凶光毕露。

    豹头怪物的身后跟着一大群小妖。其中一个小妖指着八戒喊道:“大王,就是他!”

    八戒将九齿钉耙身前一横,道:“何方妖孽,胆敢在猪爷爷面前大呼小叫。”

    那怪物哪里受得这等侮辱,顿时暴跳如雷,挥舞着三叉戟就要扑将上来。

    “大哥,使不得,使不得啊。”豹头怪物身后的一个牛头怪物慌忙喊道。

    豹头怪物硬生生地收住了手,看着牛头怪物,冷冷道:“二弟何以这般胆小?”

    “大哥!你可识得那物什?”牛头怪物指着八戒的九齿钉耙道。

    “识不得。”豹头怪物一脸茫然。

    “那,你可听说过天蓬元帅下凡的猪八戒。”牛头怪物继续道。

    豹头怪物看了看八戒手里的九齿钉耙,一脸惊恐地问道:“你是说,九齿钉耙?”

    牛头怪物点头道:“正是!”

    “无知后辈,见了猪爷爷还不赶紧下跪。”八戒的声音及时响起,他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可抗拒。

    两个妖头闻,仔细打量了一番八戒的装束,发现与传中天蓬下凡的猪八戒毫无二样,再结合其方才被小妖们说得神乎其神的身手,更是越看越像。

    两个妖头睁大着眼珠子,吓得面如土色,立刻双双扔掉了手里的武器,随即双手抱拳过头,单膝跪地道:“小的有眼无珠,不知元帅大驾,自当万死,还望元帅大人有大量,饶小的不死!”

    豹头妖怪身后的小妖群见得大王如此,也都赶紧下跪磕头,齐呼:“元帅饶命!元帅饶命!”

    八戒鼻子里冷哼一声,接着往外挥了挥手,众妖怪见着了生机,一边喊着“谢元帅大恩”,一边慌忙拾起地上的兵器落荒而逃,好几十妖怪,顷刻便没了踪影。

    “恩人原是天蓬元帅转世,小女子能得恩人相救,实乃三生有幸。”尽管陈雪雯神情庄严,但仍掩盖不住其内心的欢喜之情。

    一介凡尘女子,能有幸一睹天蓬风采,自当欢喜,但雪雯之欢喜,却不止于此。

    “姑娘重了,天蓬已经死去,你还是唤我八戒吧。”八戒凝重地说。

    “小女万万不敢直呼恩人大名。”雪雯连连摇头。

    八戒在心里稍作琢磨,正色道:“既然如此,倒不如你就唤我八戒哥吧。”

    “小女不敢与恩人同辈。”雪雯还是不依。

    “我老猪让你唤,你唤了便是。”

    雪雯不好再加推脱,只好应道:“那…小女子遵命。”

    “你唤一声给我听听。”八戒瞧得雪雯神情可人,忍不住柔声调侃。

    “八戒哥。”陈雪雯怯生生地唤道。

    八戒闻甚是欢喜,摇头晃脑地自语道:“甚好,甚好!”

    两人寒暄了一番之后,八戒便到屋后取了些柴禾,领着陈雪雯回到洞府里,燃起了熊熊大火,又将平日里舍不得吃的糕点倒腾出来,分予陈雪雯。 ( 西游风月篇 https://www.eq321.com/195/1950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