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冉方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村西一户人家的大院里,停放着十八口漆黑的棺材,据说这些棺材都是村里那些古稀老人为自己备下的,此番见得这等惨事,都纷纷拿了出来,以慰死去的乡邻。棺材四周,跪着几排妇女小孩,他们哭声动地,令听者无不动容。不用多想,他们定是遇难者的亲属不假。

    大院之前,村民们临时搭建了一个堂屋,堂屋的正墙上供着十八个灵牌。一位老道师身着法衣,头戴九阳巾,左手端握一个小小的金盆,右手拿着佛尘,轻沾金盆之水洒往灵牌,脸上的表情神秘而庄重。

    八戒站在堂屋之外,四下打量了一下,并未见着陈雪雯身影,正愕然之际,突见先前的白发老者坐在堂屋大门左侧的石阶上,神色焦急。

    八戒三步并两步地走过去,安慰道:“老伯,逝者已去,你节哀吧。”

    老伯闻声抬头,见是八戒到来。便立刻站起身,双手紧握八戒小臂,焦急地询问:“恩公,我可把你盼回来了!”老伯说完,目不转睛地盯着八戒,他的眼神里,饱含了无尽的信任和期望。这种期望强烈至极而又脆弱不堪,经不起一丝一毫的打击,特别是对于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而,这种打击是相当残忍的,但事实往往就是如此残忍。

    八戒看着老伯期待的眼神,想到自己未能救出雪雯爹娘,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雪雯的爹娘,救……救出来了吗?”老伯小心翼翼地询问,不难看出,他害怕听到噩耗。

    八戒不敢再看老伯的眼睛,他长叹了一口气,黯然低下头,道:“老伯,请恕在下无能,让那妖怪逃脱了。”

    老伯豁然松开抓住八戒的手,眼神一下子暗淡了下去。

    “不过老伯你放心,待我从长计议,明日一定擒住那妖怪,救出雪雯爹娘。”八戒及时补了一句,试图让老伯放宽心。

    “为我们陈家的俗事,让恩公受累了,但此事紧急,除了恩公,老朽实在找不出第二个像恩公这么大本事的人来对付那些妖怪,所以,所以只好劳烦恩公了!”老伯说到此处,脸上愧疚与悲痛并存。

    八戒连忙道:“老伯这是哪里话,我和雪雯即为兄妹,雪雯家的事便是我的事,何来劳烦一说。”

    老伯擦擦眼睛,诚声道:“我们家雪雯丫头能认得恩公为兄长,乃是她三生修来的福气!”

    “老伯这一提起雪雯妹子,我可念想她了,不知她此刻身在何处,情绪可好?”闻得老伯说起雪雯,八戒担心雪雯安危,于是问道。

    “我瞧得雪雯丫头神情憔悴,便请来了村里的郎中给她看病,郎中说她是受刺激过度,给她抓了些安神补气之药,她服下之后便回房休息了,估计还有几个时辰才能醒来。”老伯如实答道。

    “如此甚好,雪雯妹子身子虚弱,要多多休息才是……”

    八戒还未说完,老伯似有所悟,赶紧道:“想必恩公饿坏了吧,看我这老糊涂,竟把这等大事给忘了,恩公快随我来。”

    八戒摸摸肚子,确实空空如也。于是跟着老伯去了院子里边的中堂间。

    中堂间里坐着十来位村里德高望重的长者,他们正在商议死者的安葬事宜,见得八戒进来,纷纷起身鞠躬,八戒连忙一一回礼。

    老伯安排八戒坐定之后,赶忙差人去旁边的厢房里取了些点心珍果出来,放予八戒身前的长案上。八戒摆开阵势,一连吃了三簋糕点外加两篮果子,令在座者无不侧目咋舌。

    经过一番交谈后,八戒方得知此家主人也是姓陈,乃是清塘村最为殷实的人家之一,其本是雪雯亲祖父胞弟一脉分支下来,所以细算起来,与雪雯也不算太疏。此家男主人为木匠出身,据说技艺超群,做得一手好门窗,由此闻名方圆几百里。

    八戒吃饱喝足之后,交代给众人一些防范妖怪的法子,便匆匆告别,再度赶到华物山,试图早些救出雪雯爹娘。

    八戒出村之时,天色已近擦黑,待赶到华物山之时,天色已然完全黑了下来。他站在华物山脚下,伸手看不见五指,抬头仰望华物山,只见山上黑麻麻的一片,看不出任何异样。

    夜风徐徐吹来,微微有些凉意,八戒不由打了一个寒战。然而比这夜风更凉的,却是八戒的心。他看着眼前黑压压的大山,心里一片苍凉,若是这样上去,怕是连个妖怪的影子也寻不着。

    八戒黯然地低下头,盘算回去休息一晚,待天明之后再行上山,但一转念,想起老伯期盼的眼神,想起焦急到晕厥的陈雪雯。而妖怪又只给了三天之限,这转眼就过了一天,事情却无分毫进展。何况白天自己亲耳闻得那小妖语,说是雪雯父母不堪地府寒冷,已然奄奄一息。如果不尽快将他们救出来,只怕不用妖怪动手,他们自己就冷死了……

    八戒想及种种,只好重新打起精神,慢慢摸索着往山上而去。

    这荒草丛生的华物山,白天尚举步维艰,更何况漆黑的夜晚。八戒且停且行,也不知过了多久,天上渐渐地挂出了一勾浅月,射出微弱的光。籍着这微弱的月光,总算可以将周遭的环境看出些模糊的轮廓来。八戒四下里瞧了瞧,浑然不知自己走出了多远,而又身在何处。他无奈地摇摇头,将钉耙往地上一扔,索性一屁股坐了下来。

    “这样找下去,只怕不是办法。”八戒双眼无神地打量着眼前的环境,骨子里克制已久的惰性开始疯狂地滋长。

    今晚的夜风真大,吹得山上的荒草杂木响个不停,身处其中,顿生一种草木皆兵之感。八戒听得风吹草木的声音,便愈发坚定了放弃的念头,心下想到:“这到处都是声音,就算有妖怪出没,只怕也难以辨得出来,不如回去从长计议,待明日再来。”

    经过一阵思想的挣扎之后,八戒拿起钉耙,趁着夜色,沿原路往山下走去。

    八戒站在华物山脚下,看着对面的福陵山,那山里有自己的家。八戒想到此处,顿感困倦不已,不由打了一个哈欠,如果这时候回去美美地睡上一觉,那就太好了。但一想起妖怪未除,清塘村众乡邻的安危不定,八戒只好留恋地朝着福陵山望了几眼,转身往清塘村而去。他做梦也不曾想到,此刻的华物山上,除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妖怪之外,还有正在黑暗在苦苦寻找自己爹娘的陈雪雯。

    话说八戒离开清塘村之后不久,雪雯大伯便以雪雯体虚之名令她先行回房休息,雪雯欣然应允。以常理而,此刻正值危难之际,雪雯自当帮着大伯操劳杂事才对,岂有独自回房休息之理?乡邻无辜丧命,爹娘生死未卜,即便回了房里,又何以入睡?

    雪雯显然不是如此冷血无情之人,她假借回房休息之名,实则准备瞒天过海,暗自赶往华物山营救爹娘。

    雪雯回到房里,将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正欲从后门潜出。

    “雪雯闺女,你快快开门。”门外突然想起大伯的声音。

    “大伯有何事?”雪雯心下一惊,慌忙应道。

    “你身子虚弱,我特意请来了村头的何伯伯,你快些出来让他瞧瞧。”

    雪雯大伯口中所说的何伯伯,是村里最有名的郎中。

    “大伯费心了,小女本无大碍,稍微休息便可复原,不必烦扰何伯伯了。”雪雯立刻推脱道。

    “雪雯闺女,你何伯伯已经候在大堂了,你快些起来,切莫一时大意,误了病情。”雪雯的大伯继续劝说道。

    雪雯眼见推脱不过,只得一边应允着一边出了闺房。

    陈家大堂之内。

    那何郎中瞧过雪雯之后,只说她受了些刺激,并无大碍,随即开了些安神补气之药,交予雪雯大伯,让雪雯按时服用。

    雪雯大伯将何郎中所开之药一一交予雪雯手中,叮嘱她尽快服下,然后回房好生休息。

    雪雯表面一一点头应允,回房后却立刻藏住药丸,换上一套夜行装,从后门潜出,直往华物山而去。

    雪雯与八戒一前一后上了华物山,相差的时间不出半个时辰,只是上山之后,八戒沿着小径往西而行,雪雯则向东而去,所以才不曾相遇。事实上,即使两人同在一个方位,雪雯也会时时提防,断不会让八戒发现自己,暴露了真身。

    虽然同是上山寻妖救人,但雪雯毕竟不如八戒老道,八戒上山虽未能救出雪雯爹娘,但好歹也见着了妖怪,给了它们一个下马威。而雪雯在山里寻了大半天,却连根妖毛都没见着。直至八戒二次下山之时,雪雯依然在华物山里踏着夜色苦苦寻找。

    “不知天蓬哥可还在山里,他要是回了村里倒好,若是他还在山里,而那妖怪趁机去村里寻我,不知又要祸害多少无辜乡邻。况且,天蓬哥法力无边,也许早已救出了爹娘。”雪雯眼看夜色甚浓,心想再这样盲目寻下去于事无补,加之又担心乡邻们的安危,也便匆匆下了山。此刻距八戒下山之时,尚不足一盏茶的功夫。 ( 西游风月篇 https://www.eq321.com/195/1950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