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

文 / 冉方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是夜,八戒与悟空因多日劳累,早早便睡去了。悟净心系熬葵,躺在白玉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约莫五更时分,悟净突然偷偷地从床上爬起来,潜出了西海龙宫,直奔天外天,往灵山大雷音寺方向而去。

    大雷音寺乃是佛主如来所在之处,其宏伟壮观,断不是我手上这支秃笔所能形容,所幸有诗为证:“顶摩霄汉中,根接须弥脉。巧峰排列,怪石参差。悬崖下瑶草琪花,曲径旁紫芝香蕙。仙猿摘果入桃林,却似火烧金;白鹤牺松立枝头,浑如烟捧玉。彩凤双双,青鸾对对。彩凤双双,向日一鸣天下瑞;青鸾对对,迎风耀舞世间稀。又见那黄森森金瓦迭鸳鸯,明幌幌花砖铺玛瑙。东一行,西一行,尽都是蕊宫珠阙;南一带,北一带,看不了宝阁珍楼。天王殿上放霞光,护法堂前喷紫焰。浮屠塔显,优钵花香、正是地胜疑天别,云闲觉昼长。红尘不到诸缘尽,万劫无亏大法堂。”

    大雷音寺纵是宏伟壮观,悟净来到之后,却无心探究。他直入寺门,往寺内的擎天华表柱方向而去。一路但凡有阻拦者,悟净便直找那八部天龙广力菩萨有要事相询,倒也行得顺畅。

    悟净来到擎天华表柱之下,对着盘绕其上的敖玉轻唤:“敖玉师弟。”

    敖玉闻得唤声,往下一看,竟是悟净站在柱下,当下又惊又喜道:“三师兄!”

    “你快些下来,我有要事相商。”悟净急急道。

    敖玉一个旋风从柱上掠了下来,变成人身,问道:“三师兄,你寻我有何事?”

    悟净将前往西海龙宫借问妖盘一事详细述了一遍。

    敖玉听完,沉思不语。

    “敖玉师弟,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悟净再度开口道。

    “三师兄你尽管问,我定当知无不,无不尽。”敖玉道。

    悟净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问妖盘一事,我乃是听你皇姐敖葵所,但你父王一口否认,以我愚见,你皇姐敖葵从不虚,而你父王又贵为九五之尊,他们所,我皆不该生疑,但此事必有一为虚,所以我此来便是想询问于你,贵宫到底有无问妖盘?”

    敖玉闻,面露难色,再次沉默了。

    悟净见状,连忙补了一句:“敖玉师弟,事关紧急,我此番才冒昧来询,若有不便,只当我没问便是。”

    敖玉绕着擎天华表柱踱了一圈,才开口答道:“不瞒三师兄,我西海龙宫确有问妖盘一物,但此乃敝宫传世之宝,从未外借,所以父王才几缄其口。父王如此,实有苦衷,若有不当之处,还望众师兄多多海涵。”

    悟净听得敖玉这么一说,赶忙道:“敖玉师弟哪里话,你能将此等机密之事实情相告,师兄已感激不尽。至于你父王,他贵为一海之王,本当以大局为重,这无可非议。只是现在妖怪当前,唯需那问妖盘才能除之,不知师弟可否帮上一二?”

    “三师兄你有所不知,敝宫问妖盘虽不借予外人,但若有不平之事,可由族人持盘外出,斩妖除魔,惩强扶弱。父王一向通情达理,仁义为先,若是明情况,我料他断断不会见死不救。”敖玉道。

    悟净见得敖玉会错了意,立刻解释道:“敖玉师弟,现在的情况不是你父王不肯帮忙,而是他不肯承认贵宫有问妖盘一物,所以我才冒昧前来打扰师弟,寻些解决的法子。”

    敖玉眉头一皱,愁道:“如此一来,只怕不好办了。”

    “此话怎讲?”悟净心下一冷,急问道。

    敖玉继续道:“我父王他虽不乏仁义,但面子观一向很强,他若说了宫里没有问妖盘,便拉不下脸来否定自己所,此刻要他出尔反尔,只怕不容易。”

    “这,这该如何是好!”悟净两手一摊,焦急之情可见一斑。

    敖玉沉默了片刻,自语道:“父王他一向以诚待人,断然不会有对三位师兄出口相欺之理,我想父王他定是另有苦衷。”

    悟净闻,道:“我闻得二师兄说起,贵宫无问妖盘一事,乃是龟丞相率先道出,而你父王倒是支支吾吾,似是不擅说谎。”

    “龟大叔为敝宫操劳一生,每日所对之事繁杂而多,若是遇上棘手之事,常常会使些小法子,实乃逼不得已。但其心无恶,若是欺瞒了诸位师兄,师弟这里替他赔罪了。”敖玉说完便要躬身行礼。

    悟净连忙将敖玉扶起,道:“师弟哪里话,此事本是我们不顾贵宫规矩在先,要说赔罪,也该是我们赔才对。”

    就这样,敖玉与悟净在擎天华表柱交谈了一番,最后决定亲自前往西海一趟,以解决三位师兄的燃眉之急。

    此处暂且按下不提。

    话说次日清晨,悟空醒来之后,左右顾了一番,见八戒酣睡如死,悟净的床上却空空如也。悟空料那悟净定是先些起了床,未及多想。他起身走到八戒床前,伸手使劲拉扯八戒的耳朵,八戒一巴掌拍开悟空的手,翻了个身,又睡去了。悟空再次伸手扯去,又被八戒拍开,如此反复几次之后,八戒方才醒来。

    “你这猴子,自己不睡觉,也让别人睡不成!”八戒睁开惺忪睡眼,一脸恼火。

    “你这呆子,你倒是瞧瞧,这都什么时辰了,白白了浪费了一日,问妖盘也未借到,亏你还睡得着。”悟空指着窗外责骂道。

    八戒起身半坐在床上,道:“那问妖盘未借到,与我睡觉何干,你若是有本事,就去把来敖葵找回来。”

    “走,我们这就去问那敖闰,看看敖葵回是未回。”悟空说完便要拉着八戒走。

    八戒睁开悟空的手,道:“急什么,照我看,就是那敖葵回来了,也于事无补。”

    悟空闻一愣,问道:“呆子,此话怎讲?”

    “你想想啊,那敖闰分明是不想借予我们问妖盘,就算敖葵回来了,他们串好了口供,一口咬定西海无此宝物,我们能奈何?”八戒道。

    悟空听八戒如此一说,再往细下一想,却有此可能。

    “哼!他敖闰若是敢撒谎,我便要他西海龙宫不得清宁,直到他交出问妖盘为此。”悟空边说边握紧了双拳。

    “你怎知敖闰撒了谎,要是,要是人家果真没有问妖盘,你又如何收场?”八戒反问道。

    “他有没有问妖盘,倒也难不倒我,我去佛主面前问问便知。”悟空道。

    八戒闻一慌,急道:“猴哥,这可使不得,此番我们师兄三人皆是偷下凡尘,你去佛主面前一问,那不等于自投罗网吗?”

    两人正说话间,突闻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三位圣佛,陛下在御膳房备好了上等佳肴,恭候大驾。”

    八戒闻顿感饥肠辘辘,他立刻下到地上,边往外走边道:“先去填饱了肚子,再说不迟。”

    悟空只好跟了出去。

    寝宫的大门口站着两个看守的巨虾兵,悟空走到跟前,问道:“你们可见我沙师弟去了何处?”

    两个巨虾兵闻一脸茫然,立刻回道:“回圣佛,此门从昨晚到此刻,未曾有人出去。”

    “一派胡,我沙师弟不在屋里,定是出去了。”悟空咄咄道。

    “小的不敢欺瞒圣佛,确实未见有人出入。”其中一个巨虾兵慌忙解释。

    悟空看那巨虾兵不似撒谎,立刻一个旋风闪回屋里,四下寻了一边,确实不见悟净。

    屋里没人,看门又说未见悟净出去,令悟空觉得尤为蹊跷。

    “呆子,你可见得沙师弟?”悟空出屋便问八戒。

    八戒此刻一心想着填饱肚子,便道:“脚长在他身上,谁知他去了何处,我们先去吃了东西,他饿了自会回来。”

    悟空闻气不打一处来,飞身拦在八戒前面,喝道:“你这呆子,你若是不把沙师弟寻出来,休想吃上分毫!”

    八戒见悟空动了真格,只好和声道:“猴哥,这里是西海龙宫,又不是我那福陵山,要寻沙师弟,也该去找敖闰,你找我,我上哪儿找去啊。”

    悟空想想也对,此番悟净失踪,指不定便是那敖闰在搞鬼。即便不是他敖闰所为,悟净也是在他西海龙宫丢的,他自该负责。于是便道:“好,那我们这就去寻那敖闰问个明白!”

    悟空此正中了八戒下怀,八戒连声附和:“好,这就走,这就走。”

    一张大圆桌上摆满了各种珍馐美味,敖闰正坐在桌边等候悟空等人到来。

    “两位圣佛快请入位。”敖闰远远便起身相迎,说完继续道:“何不见金身罗汉大驾?”

    “哼,我正要问你,你倒先问了。”悟空冷冷道。

    八戒无心理会这些,心急火燎地朝着那一桌美食而去了。

    “敢问大圣,此话怎讲?”敖闰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的表情。

    “沙师弟昨晚分明与我们一同入睡,今早起来却不见了人,那些看门又说没见他出去,你这西海龙宫守卫森严,外人断不可进来,我沙师弟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哼!”悟空愤愤道。

    敖闰闻大大吃了一惊,疑惑道:“大圣,这,这断不可能,他若未出去,只怕还在屋里,大圣可看仔细了?”

    “屋里我都仔细寻了一边,连半个人影儿都没有,敖闰老儿,你休要跟我耍诡计,半个时辰之内,若是不把我沙师弟交出来,就休怪俺老孙不识旧情了。”悟空怀疑是敖闰将悟净抓去藏了起来。

    敖闰睁大眼睛道:“这,这,金身罗汉去了何处,小王实在不知。”

    “这是你西海龙宫,你不知,还能谁知?我沙师弟一个大活人,难不成还能蒸发了?”悟空反问道。

    “大圣,这…这…”敖闰焦急不已。

    悟空只当敖闰是藏了悟净,在此装模作样,便不再理会。他走到大圆桌旁,一把将正在埋头猛吃海喝的八戒从桌子上揪拉起来,怒道:“我倒问你,是这些饭菜重要,还是沙师弟性命重要?”

    “沙师弟法力高强,这西海龙宫,有几人是他对手,他定是自己偷偷出了龙宫,哪有,哪有性命之忧。”八戒讪讪道。

    事实上,八戒并非不关切悟净性命,乃是他认定悟净不会出事,才对此事没太上心。

    悟空放了八戒,道:“以沙师弟的为人来看,此刻断无偷走之理,那你倒说,他能去了何处?”

    “他去了何处,我哪里知道,你倒是问他去啊。”八戒满脸不高兴。

    就在此时,一个巨虾兵从外面跑进来,半跪在敖闰面前,道:“禀告陛下,三太子殿下回来了。”

    “他在何处?”敖闰立刻问道。

    “就在门外。”

    “快宣他进来!”

    巨虾兵领命,朝门外跑了出去。

    很快,三太子敖玉便从门外行了进来,与他一起而来的,自然就是悟净。

    敖闰能见着千年未曾谋面的儿子,心里已是万喜,此刻又见着悟净归来,解了悟空纠缠,更是喜上加喜。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儿臣参见父王。”敖玉半跪道。

    “快起快起。”敖闰亲手将敖玉扶了起来。

    敖玉起得身来,又抱拳对悟空与八戒道:“见过大师兄,二师兄。”

    “敖玉师弟不必客气。”悟空与八戒双双道。

    “我就说沙师弟不会有事,现在人回来了,你还有何话说。”八戒向悟空埋怨道。

    “我也是怕有个万一。”悟空辩道。

    “你这憨子,自己偷偷出了宫去,也不打个招呼,让猴哥在这里瞎着急,惹得我觉睡不稳,饭不吃香。”八戒转而责骂悟净。

    悟净憨憨一笑,解释道:“我五更起身,瞧二位师兄睡得正酣,不忍惊扰,加之此去时日不长,才未告知二位师兄。”

    八戒闻,继续嘟嘟嚷嚷。

    “沙师弟,你去了何处?”悟空问道。

    悟净将此去大雷音寺之事简略说了一遍,但因敖闰等人在场,也隐去了许多不便之。 ( 西游风月篇 https://www.eq321.com/195/1950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