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番外二 橙子

文 / 塔西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姚雪和秋辰在烟阳又小住了一段时日,便收拾东西,四处游历去了。

    他们将雍国的名山大川都游玩了一遍,还去了与雍国接壤的南疆与西域。两人新婚燕尔,在各个地方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快乐回忆。

    时光飞逝,转眼间到了第二年的三月。

    这一日,姚雪正忙着收拾床铺,给两人的榻换上新的床单。他忙里忙外地把被子枕头都拿出去晾晒,将一切收拾妥当后走进院中,看见秋辰正坐在秋千上发呆。

    他们现下正住在雍国最南面的千夏,此地是一座临海小城,气候温暖怡人,居民热情淳朴。

    两人都挺喜欢靠海的气候,商量了一番便决定先在此处定居,等腻味了再去别处。于是他们在这儿购置了一间宽敞的小院,样子和先前在仙陵时的家大致相同,只是现如今家中只有他们两人。

    自从戚文樱登基以来,便厉行改革,大力扶持商业发展,从商者的地位有了极大的提高。左右现下姚雪也不需要侍从了,秦洛头脑又聪明,就带着思乐一起去从商了。

    两人时常会给姚雪和秋辰寄信,秦洛的信里会讲一讲他们近来的见闻,倒是思乐,总是在信里写些不正经的话,什么最近见到了好几个漂亮姑娘,人家又不喜欢他之类的,常把两人看得直笑。

    此刻姚雪见秋辰出神地望着远方,便默默地走到秋千的后方,轻轻推着座椅,在秋辰耳畔柔声道:“想什么呢?”

    秋辰这才回过神来,他微微笑了一下,抬手抚了抚姚雪的手,有些感慨道:“我在想,又到春天了,星彩镇的桃花,应该都开了吧?”

    两人这一年间将能去的地方都去了,唯独没有回过星彩镇。他们心照不宣地谁也没提,似乎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眼下两人感情甚笃,日子过得蜜里调油,也该回去看看了。

    于是姚雪也在秋千上坐下来,搂着秋辰的肩膀道:“那咱们就回去一趟。”

    姚雪修书一封寄给盛灵,提前将回去的打算告知了对方。秋辰特意没让姚雪提及他们二人的事,想要看一看盛灵会有什么有趣的反应。姚雪笑着摇摇头,只在信中写道,最近闲来无事,想回去和以前的同窗朋友们聚一聚。

    结果盛灵激动非常,又写了一封回信来,长篇大论地表达了自己的欣喜若狂,直看得姚雪头疼不已。最后,他们将地方定在了星彩镇上最好的酒楼,盛灵在信里一再强调,这次由他做东,给两人接风。

    又过了小半个月,姚雪和秋辰终于站在了星彩镇主城区里那家气派的酒楼前。

    两个人的心中都莫名有些忐忑,更多的还有感慨。时光辗转过了七年,这七年对他们来说太过波澜壮阔,也太过漫长,此刻故地重游,只觉得阔别经年,恍如隔世。

    最后姚雪轻轻捏了捏秋辰的手,柔声道:“进去吧。”

    小二带着他们来到了包间,将门推了开来。门里原本在谈天说笑的一众人纷纷站起身来。谁知在这时候,秋辰突然一下子挽住了姚雪的手臂。秋辰今日穿了一袭白衣,将一头墨发用素色的发带束了起来,那副明艳动人的模样,和七年前几乎一般无二。

    屋里的人原本并不知晓秋辰会来,此刻看见对方十分亲昵地挽着姚雪的手臂,都不由得愣在了原地。多年未见,姚雪的眼睛还是像以前那般黑亮,他今日穿了一件靛蓝色的束腰劲装,用相同颜色的发带扎了高马尾,此刻和秋辰站在一起,两人都是挺拔俊秀,让房间里的一众人看得眼睛都有些发直了。

    秋辰却只是温和地笑着,和盛灵还有其余的同窗热情地打着招呼。姚雪看着这群人的反应,对秋辰那点儿小心思再了解不过。他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也笑着和大家寒暄起来。

    两人坐下来,大家喝了几杯酒,气氛便活跃起来。有个心直口快的直接道:“秋子吟,你们两个这些年真是一点儿都没变!不像我们,娶妻的娶妻,生子的生子,唯独你们俩,还是一副少年模样!”坐在他身旁的人笑着起哄道:“就是,以前喜欢你们俩的姑娘,能把从东街排到西街去!后来你们两个一声不吭就走了,不知让多少姑娘心都碎了。说真的,你们这些年都做什么去了?现如今娶妻了没有啊?”

    盛灵看见方才姚雪和秋辰两人进门的模样,心里和明镜似的。他见这些人这般不解风情,赶忙假意咳嗽了一声,想堵住他们的嘴。没承想秋辰却不以为意,莞尔一笑道:“其实那年不告而别,是因为,”他说到这儿,笑着看了一眼姚雪,故作神秘道:“是因为我们俩私奔啦。”

    众人闻言先是一愣,随即都激动地嚷起来。星彩镇民风淳朴,这些人都是同窗,又没什么心机,一时间也没想什么前因后果,就这么轻易接受了。他们觉得私奔这件事厉害得很,又笑又闹,还纷纷对两人表示祝福。

    两人以前在学堂的时候人缘都不错,酒过三巡,大家聊着以前的趣事,都感到十分尽兴。又过了一会儿,盛灵终于忍不住拉住姚雪,小声道:“你小子,厉害啊。这么多年连个声儿也没有,一有就是这么带劲儿的消息。我当时早就看出你们俩有猫腻了。只不过,”他说到这儿,抬手做了一个将两只手的食指指尖相碰的姿势,悄声问道:“你俩……谁是夫人?”

    秋辰坐在一旁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酒,不待姚雪开口,淡淡地说了一句:“他是。”

    盛灵闻言微怔,随即转过头难以置信地看向姚雪。姚雪眼中一暗,目光沉沉地望着秋辰。

    秋辰忍着笑:“他当年说,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求着我,要给我的夫人。后来……后来我就跟他跑了。”

    盛灵听了这话,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他瞪圆了眼睛,指着姚雪好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但是他回过头来仔细想想,姚雪当年眼睛恨不得无时无刻黏在秋辰身上,还真就是喜欢人家喜欢得不得了。再想想姚雪从小到大干过的蠢事,他突然就觉得,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于是盛灵又喝了一口酒,煞有介事地分析:“也是,秋辰这话说得有道理。人家比你大两岁,处事也比你上道,你俩长得还都是一等一的好看……哎,姚雪,你不亏啊!”

    秋辰此时在桌下紧紧抓着姚雪的衣袖,忍笑忍得手都开始颤抖了。姚雪有点儿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觉得秋辰这副模样着实是欠收拾,便暗中重重地揉了对方的腰一把,又在人的腿上轻轻掐了一下。秋辰被姚雪弄得又痒又痛,只好将对方的手按在自己腿上,不让他乱动了。

    姚雪这才稍微满意了一些,他想了一想也没有反驳,只是拍了盛灵的肩膀一下,笑骂道:“喝你的吧,这么多年没见,怎么废话还是这么多。”

    盛灵却完全沉浸在自己方才的想象之中,又笑了一会儿,和姚雪勾肩搭背道:“来,喝!”

    ……

    散席之后,盛灵邀请他们去家中做客,两人欣然应下。他们在盛府上吃了茶,还见到了盛灵在信中屡次提起的那位王家小女儿,也就是如今的盛夫人。对方生得样貌端庄,性情温婉大方,盛灵以前那样一个风流公子哥,现如今被她治得服服帖帖。两人郎才女貌,十分般配,还生了一个女儿。那个小娃娃玉雪可爱,姚雪和秋辰对她也很是喜爱,在府上逗留了许久。

    眼见天色不早了,两人也没再多叨扰,直接回客栈歇息了。

    星彩镇不大,他们慢悠悠地走回客栈,秋辰一进屋就打了个哈欠,挂在姚雪身上,软着声音道:“累死了,我想沐浴。”

    姚雪微微笑了笑,直接就势把秋辰抱到了一旁的小榻上放下来,摸了摸他的头,柔声道:“你先歇着,我去叫小二送热水来。”

    不多时,小二便把装着热水的浴桶送进了屋里。

    秋辰懒洋洋地站在浴帘后面脱衣裳,没承想刚解开腰带,就感到一股大力猛得朝他袭来。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被姚雪按在了浴桶边。

    秋辰见状先是一愣,随即便望着姚雪笑起来:“怎么?想偷袭我?”

    姚雪心里早就想收拾他了,按着秋辰的手越发用力,故意恶声恶气道:“对。你今晚跑不了了。不过你可以喊,喊大声点,看看会不会有人来救你。”

    秋辰却只是朝他眨眨眼,很是暧昧地舔了舔嘴唇:“不急。我等会儿再叫,现在先留着点儿嗓子。”

    姚雪终于忍无可忍,他将人扔进浴桶,朝秋辰露出一个既挑衅又霸道的笑容。他的眼神充满了侵略性,就像是一只看中猎物的狼,迷恋中又带着些许威压,看得秋辰一阵心悸。姚雪将浴帘很用力地一扯,紧接着自己也跨进了浴桶。

    ……

    房间里水汽氤氲,温度醉人,光在白色的浴帘上投下暧昧模糊的影子。浴桶里的水“哗啦哗啦”地响个不停,过了片刻,浴帘后传来姚雪有些气息不稳的低沉嗓音:“你今天说,我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求着给你当夫人?嗯?”

    秋辰叫唤了几声,那声音听起来可怜巴巴的,还带着点儿哭腔。浴桶里的动静越来越吵,最后秋辰委委屈屈地讨饶:“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

    秋辰眼尾绯红,脸上全是泪痕,他的一头黑发湿透了,全都黏在颈侧,颜色艳丽的刺青在他的发间若隐若现,白皙的肤色和乌黑的发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简直漂亮得不像话。姚雪低下头,将秋辰纤长睫毛上的水雾轻柔地吻去,覆在他的耳畔哑声道:“那你该叫我什么?”

    他问完这句话,停在原处,用一双黑亮有神的眼睛无辜地望着秋辰。

    秋辰重重地喘了几口气,有些难耐地扭了扭,可是姚雪不为所动。又过了片刻,秋辰实在受不了了,他抱着姚雪的脖子,在他唇上讨好地亲着,用他那双水波荡漾的漂亮眼睛望着姚雪,小声道:“夫君。”

    姚雪呼吸一滞,按着人的肩膀又俯下身去。

    ……

    秋辰面对面跨坐在姚雪的腿上,他将下巴搁在姚雪肩上,抱着人的肩膀昏昏欲睡。姚雪正拿着干燥的布巾给他擦头发,两人在外面跑了一天,沐浴又用了两个多时辰,此刻都有点儿筋疲力尽。

    过了半晌,秋辰半阖着眼睛,软着嗓子轻轻开口抱怨道:“长舒,你真是好小心眼儿啊,平时我都让你那样弄我了,你还不让我嘴上说两句快活快活。”

    姚雪拿着布巾的手一顿,有些好笑道:“我哪样弄你了?”

    秋辰委委屈屈道:“你把我压在榻上亲,你还撕/我衣服……”他说到一半,听到姚雪呼吸突然加重,猛然间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些危险,便轻轻哼了一声:“你休想让我继续说下去了。”

    姚雪觉得秋辰这副模样可爱得不行,他在人的脸颊处亲了一口,笑道:“你不用说,我下次直接做。”

    两人又闹了一会儿,才堪堪歇下。

    秋辰躺在榻上,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怅然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盛灵都有小孩儿了。换做以前,我真没法想象他抱着孩子的模样。”

    姚雪心知秋辰在想什么,其实他今日看见昔日的同窗提起家中子女的样子,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羡慕和向往的。先前他和秋辰带着怡景玩儿的时候,他就能真切地感受到那种为人父母的快乐。以前他们漂泊动荡,无暇顾及这些,而今终于稳定下来,他也希望家里能再热闹些。

    姚雪将烛火熄灭,把秋辰拥入怀中,吻了吻对方的额头,柔声道:“有些事,缘分到了,自然会遇见的。”

    两人在星彩镇又待了一阵,去后山赏了花,又去盛灵家拜访了几回。他们谁也没再提小孩儿的事,后来回了千夏,这件事便渐渐地被遗忘了。

    转眼已经是初夏,天气也炎热起来。

    这一天,姚雪和秋辰来到千夏的集市上采买东西。他们慢慢悠悠地逛到一个水果摊前,这家的橙子又大又甜,秋辰尝了一口,正准备买,忽然感到有什么东西拽了拽他的腿。他下意识地低头看去,发现一个大约两三岁的小男孩儿,正抱着他的腿,眼巴巴地盯着他手里的橙子。

    那小孩儿生得极其可爱,一双大眼睛黑亮黑亮的,脸蛋也肉嘟嘟白嫩嫩的,让人看了只想捏一把。可是对方穿的衣服却破破烂烂的,身上也脏兮兮的。

    水果摊的老板见状,十分嫌恶道:“又来了!别理他!这孩子爹娘因为打仗死了,又没有亲戚,被人扔在这里,天天在我这儿讨橙子吃,烦人得很!”

    秋辰却沉默地付了银钱,拎着橙子走到了一旁。他见那小孩还跟着他,便蹲下来,从袋子里拿出一个橙子,在他面前晃了晃,柔声道:“想要?”

    小孩咬了咬嘴唇,说话咬字还不太清晰:“想,想要。”

    秋辰看着小孩儿不哭不闹,身上破破烂烂的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只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将橙子递到小孩儿的手上,轻声说:“给你了。”那小孩拿着橙子,先是看了一会儿,随即开心地笑起来。他走上前来两步,抬起小手,一把搂住了秋辰的脖子,甜甜地道:“谢、谢谢哥哥!”

    秋辰只觉得心中一片酸软,他顾不得小孩身上脏兮兮的,直接将他抱了起来。姚雪也笑着抬手,轻轻地捏了捏小孩儿的脸。结果那个小孩儿“咯咯”地笑着,又抬起手扯着姚雪的头发玩儿。

    姚雪看了他半晌,直接将孩子抱了过来,刮了刮对方的鼻子,朝秋辰眨眨眼,笑道:“走,哥哥带你洗澡去!”

    两人在街上顺便买了两身孩童的衣服,将小孩儿带回家去,认认真真地帮他洗了个澡。洗澡的时候,小孩儿一直抓着秋辰给他的那个橙子不放,秋辰失笑,和姚雪道:“他这么喜欢橙子,就叫他橙子好不好?”

    于是姚雪笑着唤了几声“橙子”,坐在浴桶中的小孩儿真的用他那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望着他,又朝他笑起来。

    洗了澡之后,橙子便直接睡着了。姚雪将他抱到小榻上,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过了片刻,秋辰也在他的身侧坐下来。他把头轻轻靠在姚雪的肩上,玩着姚雪的手指,轻声道:“你喜欢他么。”

    姚雪温和地笑了笑,反手握住他的手,同样轻轻地道:“喜欢。”他不待秋辰开口,便又道:“我们把他留下吧。”他抚着秋辰的手背,带着笑意道:“咱们家一直缺个小的,缘分到了,他不就来了么。”

    秋辰闻言,一把抱住了姚雪,在他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开心地笑起来:“好。”

    ……

    于是两人把橙子留了下来。他们很有兴头地去城中置办了许多小孩儿用的东西,给橙子收拾出了一间屋子,又招了一点儿人手,原本有些冷清的家里渐渐热闹起来。

    橙子刚来那会儿,夜里经常会发噩梦,惊醒之后大哭不止。秋辰夜里向来爬不起来,都是姚雪起身来,披上衣裳去隔壁屋子抱着孩子哄上半天。这孩子早年经历过战乱,父母又过世得早,受到过很大的惊吓,能活下来实属不易。姚雪有时候哄上半个时辰,对方还是啼哭不止,姚雪便只好将他抱到卧房里,小孩儿抓着秋辰和他的手,最后红着小脸,沉沉地睡着了。

    每到这时候,姚雪便觉得心里温暖的得不行,他会将秋辰和小橙子都一起揽进怀里,静静地抚着秋辰的头发,拍着小橙子的背,感受着从心底升腾而起的莫大幸福。

    橙子的性格很是开朗活泼,还不认生,十分讨人喜欢。但是他也有些过于聪明淘气,白日里总是很有活力地四处乱跑,把自己浑身弄得脏兮兮的,然后被秋辰拎起来扔去洗澡。秋辰总是说橙子这么顽皮的性子是随了姚雪,每次橙子闯了祸他也总是把姚雪推出去,让姚雪去收拾这个闹腾的小子。

    姚雪对付小男孩很有一套,他给橙子做了小木剑,总是带着他浑玩儿,有时候秋辰从屋里出来,经常能看到橙子骑在姚雪的肩上,两人闹得不亦乐乎。

    每每到此时,秋辰总是有点儿吃味。橙子平时也喜欢他,会缠着他念故事,会在他研制草药的时候黏着他,但是秋辰却一直希望橙子能叫他一声爹爹。他时常抓着小孩儿,耐心地教他,可是橙子每次都被别的事物吸引了注意力,没过一会儿就乐呵呵地跑开了。

    这天,姚雪又在院里陪着橙子玩,小孩两只手都抱着姚雪的手臂,姚雪猛得抬起手臂来,把他举起来,让他悬在空中,橙子被他逗得咯咯直笑。秋辰正巧出去采药回来,他看见这种情形,在一旁看了一会儿,眉眼间全是温和的笑意。

    姚雪看见秋辰,柔声说了一句:“过来。”秋辰笑了笑,慢慢走上前去,结果姚雪突然将小孩儿一下子塞进了对方的怀里。秋辰赶忙抱住橙子,正想开口,姚雪环住他的腰,将秋辰整个人抱了起来。

    秋辰被他吓了一跳,猛得发出一小声惊呼。小橙子也兴奋地叫了一声。姚雪低声笑着,望着秋辰的眼睛道:“抓住啦,大的小的都抓住啦。”

    橙子开心地拍起手来,奶声奶气道:“爹爹!爹爹厉害!”

    这下秋辰不干了,他戳了戳橙子肉嘟嘟的脸蛋,很是气恼道:“嘿,你偏心,我天天教你,你倒好,光叫他不叫我!你知道么,你爹爹他年岁比我小!你应该先叫我才是!”

    姚雪看着秋辰和小朋友较劲的幼稚模样,笑了好一阵,他将两人抱到秋千上,捏了捏橙子的鼻子,哄骗道:“好了,你不可以这样。快,唤一唤你另一个爹爹。”

    结果小橙子玩着秋辰的头发,十分快乐地叫了一声:“娘!”

    这一声叫得两人一愣。秋辰有些迷茫地看着姚雪,讪讪道:“他在叫谁?”

    姚雪想笑又不敢笑,他忍了半晌,望着秋辰道:“我是爹,你说,他在叫谁?”

    秋辰也终于忍不住笑起来,他拍了姚雪一巴掌,又假装恶狠狠地捏了捏橙子的脸蛋:“你这个小崽子,和你爹合起伙来气我。”小朋友似懂非懂,抱住秋辰,在他脸上软软地亲了一口。

    秋辰很是受用,当即便笑着道:“算啦,原谅你了。”

    ……

    日子慢悠悠地向前,不经意间,已经到了第二年的春天,橙子四岁了。小孩儿在小城里待腻了,闹着要出去玩,左右也无事,两人便带着他去了烟阳。

    他们先是一同进宫请了安,戚文樱又将怡景唤了过来。橙子和怡景年纪相仿,两人性格都十分活泼,见了面一拍即合,很快就玩到了一起。

    姚雪和秋辰又带着橙子去朋友们的家中拜访,橙子生得可爱,性格又好玩儿,就连季汐也对他十分喜爱。他们还去见了姚季,饶是严肃如姚季,也被小橙子弄得忍俊不禁,笑得脸上的皱纹都深了几分。姚雪从来没见过父亲这副模样,一时间不禁陷入了沉思。

    这一天,姚雪带着橙子来到黎晴家中拜访,秋辰则留在宫中陪戚文樱叙话。黎晴现如今已经跻身朝中最受器重的武将之列,他将之前废弃的黎府修整一新,又重新搬回了旧地。姚雪一进门,就看见那棵高大的玉兰树,正屹立在院子的中央。

    橙子在院子里,仆从陪着他玩耍,姚雪和黎晴则在里屋喝茶叙话。他们聊了聊朝中近况,也聊了些闲话,不多时姚雪便敏锐地发觉,黎晴变化了不少,谈吐间眉眼带了几分笑意。姚雪心中微动,暗暗抬眼环顾四周,果不其然发现,屋中的陈设也和之间大不相同,处处都留下了另一个人的痕迹。

    黎晴看见姚雪的表情,心知对方察觉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

    姚雪拍了拍黎晴的肩膀,笑道:“看来我上次给你的绣球有点儿用啊。和我说说?”

    黎晴低下头笑起来:“好啊。不过,那就是另外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

    姚雪和秋辰带着橙子,在烟阳又住了些时日。这一日,橙子一早被人接进宫里去找怡景玩了,两人难得空闲下来,一时间竟然有些不适应。橙子毕竟是小孩,这些时日来到陌生的地方,白日里虽然活泼闹腾,晚上却总是黏着秋辰,把两人都累得够呛。

    半个月以来难得享受二人世界,姚雪和秋辰对视一眼,很有默契地将房门紧紧关起来。

    眼下小孩子不在,秋辰便又肆无忌惮了起来,他猛得将靴子蹬开,外袍不多时也落在了地上。秋辰一下子跳到姚雪的身上,轻轻地叹息道:“哥哥,我想你了。”姚雪托住他的腿,直接将人抵在了墙上。先前索求无度的日子骤然重回脑中,姚雪重重喘了口气,低下头去。

    ……

    两人胡闹了半日,最后心满意足地躺在榻上闲聊。姚雪搂着秋辰,盘算了半天,有些愤愤道:“晚些时候,送这只小崽子上学去。这几日他天天霸占着你,烦死我了。”

    秋辰笑起来:“咱俩平时腻歪得还少啊?橙子总爱跟着咱们家请的那些丫头小子瞎跑,你想见他,还逮不着他呢。这几日在烟阳,他才稍微黏人了点,看把你醋的。我看,你比他还要像小孩子,黏人得很。”

    姚雪对秋辰这话不置可否,捉住他好一顿亲,恶狠狠道:“也不知道之前是谁,总是乱吃飞醋,和小孩子较劲。不过,我说真的,无论他以后学文还是学武,烟阳这儿有许多博学多才的先生,宫里又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兴许更适合他长大。”

    秋辰纵容了姚雪对他肆意妄为了一会儿,调笑道:“怎么?你这么急着把他送去学堂,是想让他快些遇见自己的命定之人?”

    姚雪想了一想,很是赞同地点点头:“怎么,不行么?学堂这地方,灵得很。”

    秋辰笑了笑,摸了摸他的脑袋:“等他再大点儿,让他自己选吧。反正只要和你在一处,我去哪儿都无所谓。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家。”

    姚雪十分动情地吻着他:“我也一样。”

    到了下午,仆从来通传,说今日恰逢朝臣夫人带着幼子入宫,遇见了怡景和橙子,便带着他们一同去皇家池苑赏花去了。

    姚雪听了这话,终于拉着秋辰坐起身来,搂着他的肩膀道:“走,看看咱们儿子去。”

    两人来到皇家池苑,看见橙子和几个小孩儿正在盛放的桃花树下玩闹。正是春花烂漫时,池苑中的桃花开得连天似海,小孩儿们在树下追逐嬉戏,发出一阵阵天真欢快的笑声。

    一阵微风吹来,空中扬起一阵花瓣雨,橙子回过身来,看见笑盈盈注视着他的两人,眼睛在一瞬间亮了起来。他唤了一声“父亲”,又叫了一声“爹爹”,朝着姚雪和秋辰欢快地跑来。

    雪落翩翩辰夕间,飞花逐水一梦闲。

    往生似镜经年去,君心向我喜乐前。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全书到这里就完结啦!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鞠躬!

    可以的话评论区右侧求个五星好评呀

    那么我们下一本见啦

    感谢在2021-08-1012:31:11~2021-08-1216:21: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狐狸未成精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 ( 我有疾,君医否 https://www.eq321.com/254/2541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