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文 / 元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颜山不要命地奔跑着,下山的石子路滑,他好几次险些摔倒,却依然不肯放慢速度。

    头顶烟花炸裂轰响,点点碎光拼凑出巨大华美的图案,有的是河流,有山川,有凤凰,热闹非凡。

    烟花的光很亮,一直照在头顶。

    二十分钟后,当颜山终于跑到山脚下,累得只觉双肺都在冒烟,双手撑在膝盖上不住喘气。

    路丛白从木桩上跳下,拿着手机,朝他走来,“幸好,我还担心不能和你一起看最后的收尾呢。”

    颜山一边喘,一边笑,笑得眼泪都溢出来了,“你好豪横啊。”

    路丛白说:“我偶尔也会有千金买笑的妄想。”

    他走到颜山身边,拉住颜山的手,扯了扯,“山山,抬头看。”

    颜山抬头,只见远处大河中央几艘巨大的航船上飞射礼花,迸炸在空中。

    白的米的,绿光映衬,轰隆隆描摹出最后一幅画,然后失去光芒,化为落尘坠入河中。

    是一簇巨大的花卉图案,爆破点位明显经过仔细设计的。

    路丛白缓慢道,“猜猜……”

    颜山大笑:“不用猜,一定是山茶花。”

    路丛白摸了摸鼻子,“啧,这卷子没法出了。”

    “生日快乐,山山。”

    他又说了一次,然后转身拥抱,给了颜山一个温柔的吻。

    颜山痛快地接纳,揽住对方脖子,急躁得又喘不上气了。

    “先别心急,你还有很多好玩儿的事呢。”

    路丛白轻轻松开他,又在他唇上安抚性地补了一下,亲昵一啄,然后说,“到船上看看去?”

    颜山道,“好呀,我们走。”

    -

    小游轮二层夹板上已被布置成经典的生日会场,四层丝绒蛋糕外加一桌的香槟塔。

    只是由于参与人员身份不同,香槟杯里被装上了年轻人最爱的各种饮料,可乐,雪碧,奶茶。

    白天出现过的npc们此时又聚在这里,元沛坐在一架钢琴上,吃着烤串,看见颜山上船来,立刻嚷嚷,“我就说!他肯定又跑错路,才迷路了!”

    闻昭昭坐在他旁边的琴凳上,摇晃着酒杯,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归根结底,还是因为npc给的指引不够,这个问题你占一半责任。”

    元沛挪挪屁股,朝她凑近了些,动动腿,委屈示意,“老婆,这么多人在场,给个面子呗。”

    闻昭昭不吃他这一套,站起来,“有的人皮厚,脸刮痧掉不了价,你安心歇着吧。”

    她今晚穿了一件很美的大红色礼裙,长卷发精致,身材高挑腰肢纤细,化着完美的妆。生了孩子后,小腹微微有凸起的轮廓,却丝毫不减她的迷人,更使她气质成熟独立。

    在她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年那个从t城穷乡僻壤角落里考出来的,自卑的女孩儿身影。

    闻昭昭拿着一个盒子,走到颜山面前,盈手一抬,“喏,生日礼物,班长。”

    颜山打开,里面是一朵纯金雕刻的鸢尾花。

    他抬头看向闻昭昭,笑了笑,“第四只?怎么越送越贵重了。”

    闻昭昭抱着手臂,下巴微微扬着,骄傲又自信的模样。她打趣道,“这也能叫贵重的话,路哥送你的那堆画算什么?”

    “不知道,我觉得他买那些画有洗-钱的嫌疑,你觉得呢?”颜山毫不客气地开起枕边人的玩笑。

    两人故意只说一半话,神神秘秘的,然后欢乐地逗笑起来。

    颜山再次看向那枚鸢尾,停顿了两秒,问:“鸢尾……是?”

    闻昭昭浅浅一笑,“是因为她。”

    她侧了侧目光,颜山跟着她的视线望去。

    只见大钢琴架旁,元沛从琴板上跳了下来,一把抱起婴儿车中的小闺女,“哎哟你这小魔王,咋想的居然想咬狗尾巴!”

    大白熊一直守在婴儿车旁边,乖巧地伏着,吐着舌头摇晃尾巴,狗脸单纯友好。

    颜山顿时了然于心,爽快笑道,“的确,又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闻昭昭举起杯子,与他碰了一下,“班长,生日快乐。”

    颜山点头,“恭喜你,昭昭,你越来越好了。”

    不远处,元沛支棱着耳朵偷听,把两人的对话内容全听了进去。

    他抱着小闺女,朝两人悲愤地喊,“你们到底做了什么约定啊,都这么多年了,还不能告诉我吗?”

    呜呜呜,他亲爱的女神不说,他啥也不知道。

    颜山和闻昭昭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会心一笑。

    闻昭昭哼笑一声,故意朝元沛那边道,“你当时怎么答应我的来着,不想回答可以不说?”

    元沛呜呜嘤嘤,手指扯着宝宝的小抱巾,“可是我会乱想乱猜嘛……”

    虽然没啥好猜的,颜山的性向已经拐出天际,他再乱怀疑就是脑抽。

    闻昭昭一点不惯着他,“那你继续猜。”

    元沛:“老婆……qwq”

    颜山朝元沛大喊,理直气壮的,“元沛!老子的生日礼物呢!”

    狗发小今年的礼物估计也不会有多正经。

    元沛拿出了一个烫金的方框奖状证书,中医馆里挂墙上的那种,上面以宋体6号字弧形书列一行大字“恭祝画家兼艺术家颜山先生治好了脑子”。

    他把奖状塞到颜山手里,热烈同他握手,“祝你早日康复!”

    颜山笑着啐他,“去你的,就送我这玩意!”

    “这是心意,是行为艺术,很符合你。”元沛笑嘻嘻地说,丝毫没有丢脸的感想。

    “再说了,好东西有路哥送你,我得出点奇招不是。”

    这种东西只是当个笑话,在场上玩玩罢了。元沛真正送的生日礼物是一对松鹤延年的掐丝珐琅景泰蓝器,可以摆在颜山的私人小画廊里。

    他还是纠结着颜山与闻昭昭的秘密约定,闻昭昭拗不过他,只好将他逮到一旁讲去,顺带照看宝宝。

    甲板上太吵了,宝宝睡不好。

    不仅是他夫妻二个来了,还有些白天出现过的熟人,全都来到了这里。

    城门楼福利院长并几个老师,领着孩子们在船舱里玩,船舱被改成一个大型游乐场,有海洋球和蹦床,孩子们乐疯了。

    傅鸿儒给小孩发气球,发完,上来甲板,当面送了颜山一个限量版手办,然后又嫌上头充斥着资本独有的铜臭味,说熏得他鼻炎都犯了,干脆又去船舱里带孩子。

    颜山白天打工过那两家店的店长也来了,陶艺店长捧着束包装精美的向日葵,送给颜山,浅浅地含蓄笑着,“感谢您今天帮我,没想到,您竟然是一位大画家啊,我真是不识泰山了。”

    咖啡店长现场帮忙制作了许多好喝的咖啡,手艺受到宾客的一致称赞。

    颜山向他道谢,他大方地对颜山礼貌道,“我很高兴能来参加这样好的生日会,这是我的荣幸。今天下午也辛苦您了。”

    他们都因受过颜山的帮助而来,为颜山的生日而感到快乐。

    这一点,令颜山很感动。

    顾麟髓给颜山带来一株山茶树的苗。

    苗子难得,据说是某某园艺大佬的杰作,种在花园里能开出瀑布一样的淡白花,包管好看。

    颜山:“可我家是大平层,莫得地方种树啊。”

    不管了,先收下吧。

    树苗上挂着一张小卡片,写有祝福语——“生日快乐”。

    落款一个沈字。

    颜山愈发对这位大佬感到好奇了,他问顾麟髓,“他到底因为什么原因不能见我?”

    顾麟髓幸灾乐祸,“是沈老板与路老板之间的约定,这一点,你可以去问路丛白。”

    颜山黑线:“我一猜就是。”

    总之,沈粼不是冲着路丛白来的就成。

    虽然反而是冲他来的这点,令颜山很意外,他到现在还想不起究竟在哪里与这位大佬有过交集,能让人这么不吝代价地给他提供帮助。

    静待观察吧。

    -

    甲板上很热闹,宾客们吃吃喝喝,颜山一整个工作室的学生和签约画手都来了,傅鸿儒工作室的作者也来了好些人,还有影视公司、朋友熟识、友好的甲方。

    大家凑在一起,互相认识,彼此间拓展了交际圈,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香槟塞“砰”一声弹开,烟气冒出来,引来众人一阵欢呼。

    切蛋糕了,四层的丝绒蛋糕,最上层甚至是千层,福利院的孩子们玩儿够了,在老师的带领下排队来拿蛋糕和饮料。

    排排坐,吃蛋糕。

    宾客们则在一旁畅聊欢笑,场面热闹。

    颜山周旋应付,与前来参加生日会的熟人们一一打过招呼,照顾到了所有人,然后开始在游轮的各层之间寻找。

    他找了一会,终于在三层,最顶上的观景小平台上找到了他要找的最后一个人。

    路丛白端着半杯酒,手伏靠在栏杆上,凝视着远处隔岸的大厦灯火,在想事情。他身边,大白熊趴在地板上喘气。

    见到颜山,狗站了起来,摇起尾巴迎接主人。

    路丛白转过身,轻笑,“玩够了?”

    颜山走上去,没说话,先抱住了他。

    两人谁也没开口,安静地拥抱片刻。颜山撤开,问,“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路丛白笑了笑,“我在下面,他们会不自在。”

    在这里的人极大部分都是普通人,虽然收入上都有不错的观度,但相比起路丛白,仍是蚍蜉撼树。

    他身处于此,反倒显得格格不入了。

    路丛白说,“我一直想给你办一个好点的生日会,想给你放烟花。前几年你生病,我们都没能办成,今天终于办了。”

    颜山就笑,“可那个时候我们去旅游,去玩,在外边过生日也挺好的呀。”

    路丛白:“是挺好的,但不一样。”

    两人并肩靠在一起,望着隔岸繁华的都市灯火,像他们少年时那样。

    谁也没有说话,静静享受着彼此互相陪伴的时刻。

    楼下众人喧闹嬉笑,孩童追逐打闹,年轻的夫妻哄着孩子睡觉。

    颜山低头望了会,然后侧过脸来,问路丛白,“你会有被冷落的感觉吗?在这里,和我身边的人呆在一起,没有你的同类。”

    路丛白笑笑,“什么是同类呢,山山?”

    颜山不解他的话,便看向他的眼睛。

    这才发现,对方的视线一直都落在他的身上。

    路丛白思考了一会,说,“我和你是不同的,山宝宝,你害怕孤独,但我在的世界里,我享受孤独,孤独能让我清醒地看清一些事情。所以你说的冷落,我想,大抵不会有的。”

    独虎不成群,头狼在狼群中也是远远走在后面的那个。

    路丛白讨厌与人之间关系过分紧密,会让他感到无所适从。但和颜山在一起的话就从来不会。

    颜山好像是他生命中缺掉的另一半拼图,就像初长的苗会向往阳光,流水会倾入低洼,害怕孤独的人和倾向孤独的人在一起,彼此居然能和谐地共处下去。

    他笑了笑,“我们才是同类,山山。”

    他伸过手去,颜山让他抱了,侧过脸,安静又温柔地缠吻,舌尖挑动,轻吮。

    颜山提醒他,“我的油画棒。”

    总不能让人跑了一整天,还打白工吧。

    路丛白这才想起来这回事,出声笑了好一会,笑完摇头叹息,“给你放了那么好看的烟花,还没夸我呢,就先急着找那玩具。”

    他牵起颜山的手,往船舱里带去。

    在古朴宽阔的木桌上,有一只造式华丽的皮箱子,许多扣。颜山兴致勃勃地冲过去,一打开,被里头繁复夺目的色彩吸引了眼球。

    他的眼睛顿时放出光,摩挲着皮箱,“真是好料子啊!”

    路丛白:“你现在的模样好像那种贪官。”

    小官巨贪,没见过世面的那种。

    颜山乐呵呵的,也就跟他不计较,他把每支画棒都拿出来仔细端详了一番,又看看整体,最后感叹一声,“真是,好的工匠能把产品做成艺术!”

    路丛白在旁边看着,又有点吃味儿了。

    但他现在很懂,已经成为了一个富有情商的人,所以他说,“这新三房既然来了,那就得立规矩。以后你不能用它熬夜画画,也不能一画一整天不搭理人。”

    这话说得,有点剧里的那味儿了。颜山有点糊涂,“什么三房?我新纳的三房是它?”他指指油画棒。

    路丛白点头。

    颜山又问,“那二房是谁。”

    路丛白:“山茶花。”

    颜山:“山茶花也能算吗?你这飞醋怎么不分物种,不分活物死物,就一通乱吃?”

    说到这里,路丛白作为大房的霸道已尽数体现,他理直气壮地说,“这都是艺术,我看不懂,我会感觉我离你很远,那就收回来一点。”

    这就是两人处事方式的不同。

    颜山觉得自己跟不上爱人了,会有压力,逼自己跟上;路丛白发现自己根本钻不进爱人的空间,那他就适当改造自己,暂时住在旁边,多了解多学习,然后找机会打洞钻进去,锲而不舍。

    没有困难的工作,只有勇敢的舔狗。

    颜山乐坏了,他哈哈大笑起来,笑够了说,“我会和你一直在一起的,你放过我的山茶花吧。”

    路丛白:“那也不行,它在你心里的地位不能超过我。”

    颜山:“好,不超过,绝对不超。”说完,他又装模作样地对着那箱油画棒,用严肃又刻薄的语气训话道,“你也是,刚才都听见大太太的话了?既然来了,那就安分一点。”

    路总这下满意了。 ( 总裁的十七年之痒 https://www.eq321.com/254/2541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321书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eq321.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