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小说网 www.eq321.com

陈谅陈谅陈彦全文阅读全章节在线阅读_陈谅陈彦全文阅读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纵穿写的《刚中了状元,你告诉我有个兰若寺?》,主角是陈谅。主要讲述了:陈谅始终想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然会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朝代里,虽说一开始有点不适应吧,但很快,他自己都被自己的天赋惊呆了。高中状元算什么,我要这天下,啊不是,我要在这天下,流芳百世!…

《主角陈彦全文阅读》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三月,暖春。

大乾。京城内。

天刚蒙蒙亮,人群便已经摩肩接踵,蜂拥围绕着街市里的唱经楼。

车马熙熙,人流攘攘,好不热闹。

无他,今天是科举放榜的位置,而这座唱经楼,恰好是放榜之地。

“陈兄呢?陈公明呢?”

“没看见,也许还在睡觉吧!”

人群中传来一阵骚动,随即有人感慨道:

“传闻当初女帝连出五题,涉孝悌、治国、胡患、八股与诗词,陈兄不慌不忙,对答如流,甚至七步成诗,女帝大悦,可是亲自说出了‘君怀经天纬地之才’这句话,可曾想他居然如此懒惰,连放榜都不来看了。”

“你懂个屁,这叫宠辱不惊,公明兄的境界岂是你我能揣测的?”

贡榜前已经围满了士子,再加上那些骑着高头大马的上谷人家,唱经楼前足足围了好几千人!

一直等到一个时辰之后,东方既白,负责揭榜的吏官才姗姗来迟,在一众读书人的抱怨声中,他眼睛一瞪:“让开!冲撞了御榜,你就算是考了功名也是白费!”

读书人敢怒不敢言,心中暗道粗鄙武夫,不屑和他一般见识云云,脚下却老老实实,跟个鹌鹑一样缩了回去。

踩点而来的陈谅看着这群人的反应,心中有些好笑。

果然是软弱的士子阶级......

“这位便是陈公明?”

“长的可真俊啊......”

“岂止!听说他被圣上亲口夸了!”

读书人议论纷纷,那些珠光宝气的商贾满眼放光的看着陈公明,仿佛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饿狼。

他们之所以来到此处,便是为了给自己待嫁闺中的女儿挑选良婿的。

士农工商,他们作为鄙视链最低端的商贾,虽然有钱,但远远没有与之相配的地位。

想要权,最方便的自然是联姻,但是那些已经当上了大官的都是一大把年纪了,女儿嫁过去也只能做个毫无地位的小妾,还得应对那些大妇的刁难,简直就是把宝贝闺女往火坑里推。

于是乎,一些有远见的大商贾,便把目光集中在了这新科进士上,做一笔长远的投资!

一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稳健中年男人朝着陈谅一拜:“咳,小郎君可是余河县陈谅,字公明?”

这些商贾,谁嫁状元,谁嫁探花,那都是提前说好的,不然到时候闹做一团,一个也别想嫁了。

“小生正是陈公明,见过张大善人。”陈谅微微一笑,也是拱手还礼。

自打他十八年前,穿越到这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之后,陈谅便习惯了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毕竟重活一世,他也想干出一番事业,完成那三妻......啊不,完成那匡扶天下的大志!

于是乎,他一岁能言,三岁可背千字,八岁成诗,十岁撰文,很快成为了整个清河郡最有名的超级神童,别人不关注他才叫见鬼。

况且,这世界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连道德经、三字经这种堪称经典的书籍都不曾面世,更别提那些流传千古的古诗词了。

陈谅也不着急将这些东西一股脑放出来,那样太容易被嫉妒了。

而这中年人,陈谅也有过一面之缘,他是京城最大的布商,名张永和,又乐善好施,有个张大善人的名头。

见陈谅这个反应,其他商贾纷纷将羡慕的眼神投向张善人,也有不少人觉得这位张大善人实在是魄力十足。

这都还没揭榜呢,陈谅是不是状元还不可知,张永和提前表态,倒是可以增大陈谅对他的好感。

但陈谅能被圣上亲自夸奖,政治前途那是板上钉钉的,当不当状元反倒无所谓了。

“虚名,虚名而已。”张永和摆摆手,虽然脸上不在乎,但心中却是极为高兴,他这些散了不知多少银两,才成了有名的善商。

张永和又拱手道:“鄙人前几日得一画帖,有江湖道人说,这画里面藏着玄机,非文曲星转世不可参破......郎君今晚可有空来寒舍,指点鄙人一番?”

这高帽子戴的让陈谅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陈谅心中寻思着,这人莫不也是想把女儿嫁给自己?

以前遇到别人说媒,他都用考科举的理由搪塞过去,但现在明显不行了,否则没准就有人背后嘀咕他陈公明有龙阳之好了。

毕竟在这世界里,十八岁已经算是“剩男”了,尤其是他这样的新星,要是再不娶妻,指不定被人怀疑身体有毛病。

陈谅想了想道:“指点便免了,不过一顿饭倒是可以吃。”

陈谅说的话相当不客气,但是这也是他的一个习惯,即便他在这世界待了十八年,也没习惯古人那种谦虚,也不准备强迫自己去习惯,因此他还有个“狂生”的名头。

他就知道,经常有人嚼舌头说他目无礼法,甚至连那位戴着面纱的女帝都知晓此事。

好在他本事够大,这个缺点反倒成了他的一桩美谈。

张永和心中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他认为年轻人就该有棱角,否则老气横秋的滑头鬼,恐怕就是个无情之人。

当然,这是因为陈谅是真有才,否则他定要在心中骂一句“恃才傲物之辈”。

他虽然给女儿包办婚姻,但也希望她能找个幸福的归宿,而才貌双全,又从不去青楼勾栏的陈公明自然是头等佳偶。

其实这点他倒是高估陈谅了,陈谅穿越之后,也无数次想去青楼勾栏里见识见识,但又害怕得病,只好憋着。

“鄙人必定扫榻以待!”张永和哈哈一笑,招呼着家仆走了。

陈谅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放榜,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寻常和祥和,直到......

“第二百七十八名,金崇和,颍州涂令县学生......”

“第一百二十名,许烨凌,光州大通镇学生......”

“第十七名,苏志,婺州郭北县学生......”

陈谅:“?”

他先是一愣,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问号。

婺州?

婺州不就是金华古称吗?!

金华郭北县......不会还有个兰若寺吧?

倩女幽魂他看过好几遍的啊!

那榜单上白纸黑字写着的浙江婺州四个字,仿佛一记重拳,将陈谅打的晕晕乎乎的。(后文婺州皆改为金华)

“......”

“陈谅,第一名,居一甲,圣上钦点状元,钦此!”

“恭喜陈兄!高中状元!”

“恭喜恭喜!”

周围无数人在向陈谅祝贺,但陈谅仿佛听不见任何声音,心中却是只剩下“郭北县兰若寺里有妖精”这句话。

“陈兄,你干嘛摆出这幅脸色,难道中了状元,你反而不高兴了吗?”

一旁的读书人看着陈谅纠结的表情,大多心中不痛快了。

承认陈谅牛逼是一回事,但是看着他居然中了圣上钦点的状元都不兴奋,这就让他们很难受了!!!

“咳......我自然是高兴,高兴,很高兴。”

陈谅强颜欢笑,但那表情怎么都不像高兴的样子。

他在人群中环视了一圈,嘴里问道:“第十七名的苏志可在此?”

“我是苏志!我就是苏志!”

一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激动冲到陈谅身边,激动的说道:“陈兄,你认得我?”

陈谅可是他们这些贫寒读书人的偶像!

陈谅干笑一声,出声问道:“我曾经有个同窗,便是婺州来的,名为宁采臣,你可认得?”

“宁采臣?”苏志仔细回忆了一阵,摇头道:“不认得,也不曾听说此人。”

陈谅心中忧虑不减,这时代交通不便,不认识很正常,除非是像自己这种牛逼到爆炸的人物,才能做到声明远扬。

“那,郭北县附近可有一寺庙,名为兰若寺?”

苏志这次倒是头点的飞快,同时好奇问道:“陈兄怎么知道?那寺庙已经荒废许久,甚至还有传言说里面有妖精。”

陈谅:“......”

这他娘的不是传闻,九成九是真有妖精啊!

女鬼你怕不怕?树妖姥姥你怕不怕?黑山老妖你怕不怕?

“苏兄,子不语怪力乱神!”

旁边立马就有人呵斥他。

苏志挠了挠头,神色惶恐,欲言又止。

陈谅只觉得刚到手的状元,突然一点也不香了。

燕赤霞呢?

快救一下啊!

2.

人群或喜或忧,但人们的悲欢并不相通,陈谅只觉得他们吵闹。

兰若寺对他的冲击有点儿大。

这世界居然有妖精?

他特别希望这只是个巧合,但又无法说服自己。

自己苦读十多年算个啥?

虽然他前世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但这辈子,也是靠着非常的毅力寒窗苦读十多年,不然他光靠文抄,哪里能写那些八股文?又哪能拿毛笔写出为人称道的书法?

谢绝了一众读书人喝酒作乐的邀请,陈谅头重脚轻回到自己所住的客栈。

客栈老板笑着脸前来,点头哈腰道:“恭喜陈公子喜中状元,门外有人送上拜帖哩,据说是那宁王府的人。”

“我知道了。”

陈谅点了点头,宁王府来头不小,是当今皇帝的心腹之一,因为这大乾的皇帝是个女人,即位时朝廷里一片牝鸡司晨的反对之声,更有谗言说是女帝毒杀了先皇,乃弑父谋君。

结果女帝震怒,屠刀一举,杀的是人头滚滚,宁王府便是冲在第一线的刽子手。

这种朝廷政变,陈谅本就不感兴趣,也不想去批判谁对谁错,尤其如今听闻这世界上有妖魔,他更就没动力了。

“唉,这么看来取个商贾的女儿倒也不错,到时候当个不大不小的官,搞搞发明,享受生活便算了。”

陈谅琢磨片刻,心好凉。

不过宁王府的人来了,陈谅也不能让他们吃闭门羹。

门房外,三名家仆模样的人见到陈谅归来,拱手弯腰道:“小人见过陈公子。”

三个家仆,估计是来传消息的。

陈谅笑道:“诸位有何事?”

“宁王说:陈公子喜中状元,甚得圣上宠信,但如今朝廷里奸佞未绝,若陈公子选择留在京城翰林院,恐遭小人暗算,不如外放做官,只待朝廷肃正,公子便可回京,六部尚书之下,任君挑选。”

陈谅:“......”

看来朝廷里的形势依旧很严峻啊......当初女帝上位杀了不少人,但依旧有人敢不服气。

自己当初被女帝金口玉言给夸奖了一句,要是朝廷稳固,那这就是陈谅最大的护身符,但现在结果却是喜忧参半。

自己强行留下自然也行,但到时候绝对会有无数人给自己使绊子,将自己当成头号政敌,疯狂给自己泼脏水。

唉,外放就外放吧,随便了,只要别太偏就行。

陈谅洒然一笑:“我自然听从宁王安排。”

不听也得听啊,宁王府其实是女帝的传声筒。

虽然那女帝声音听起来才二十多的亚子,但手段可谓是极为狠辣,不过能坐上帝位的女人,不狠是不可能的。

三个家仆对视一眼,心中也有些佩服,这陈谅年纪不大,又有个狂生的名头,如今被外放做官居然如此淡定,本来他们还准备被陈谅给骂一顿,如今倒是松了口气。

“公子心胸豁达,小人佩服。”三个家仆又掏出一个布袋:“宁王所赠,望公子不要推辞,其中还有这一路上的路引。”

“敢问圣上是想让我去哪里做官?”

陈谅随口一问,随即接过袋子,沉甸甸的,里面应该是装了不少的银两。

“金华郭北县,走三日水路便可到达。公子任三个月县令,便可升金华通判。”

陈谅整个人都是一愣,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怎么怕什么来什么?

他沉默片刻,出声道:“宁王为何将我安排去金华?”

几个家仆一听,就知道陈谅对外放做官没意见,但看起来很不想去金华。

但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道:“此乃圣上钦点,宁王也不知为何。”

陈谅叹了口气,欲言又止,只好作罢。

回到客房,陈谅喝了口冷茶,心烦意乱的检查起宁王府送给他的包裹。

银票五百两,浮财两锭,还有一封书信。

“公明启:

此去浙江,乃圣上不得而已为之,金华知州徐烈为我之旧友,我已告知他照拂你一二,届时必定调你为通判,你无须忧虑。”

知州是地方最大的官,通判是知州最关键的下手之一,掌管极为关键的交税事物。

但自己现在担心的是政治前途吗?

担心的是郭北县的妖魔鬼怪啊!

即便真有聂小倩这种善良的女鬼,但它毕竟是个鬼啊,被吸了阳气自己可就没救了!

陈谅又叹了口气,将书信收好,躺在床上平复心情,就在他辗转反侧,忧虑至极思索着对策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陈兄,我是苏志啊!”

苏志?郭北县的那个苏志?

陈谅连忙从床上跳起来将门打开,苏志站在门外,拱手道:“陈兄,你是从何得知那兰若寺的?”

因为陈谅之前主动提起兰若寺,让苏志好一阵迷惑,并且特地去打听了一番陈谅的情况,发现他居然从来没有去过金华,何来那个叫宁采臣的同窗?

又是从何而知兰若寺的名字的?

要知道兰若寺早已废弃,名字已经只剩村里的老人记得了,他这个土生土长的郭北县人,也是道听途说的!

他琢磨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去找陈谅。

为了这事,他还给那客栈老板送了块银子,并且报上了自己科举第十七名的身份,这才打听到陈谅歇息的客房。

陈谅转移话题道:“苏兄,你可有什么事情要说?”

苏志见陈谅不肯说,他也不好再刨根问底,只是道:“陈兄,常言道子不语怪力乱神,但那兰若寺端的是诡异无比,过去几年已经死了好几个歇脚的行商!衙门也是派了不少人,但最终不了了之,甚至还死了几个衙役。”

“......”

陈谅沉默片刻,心中最后一丝幻想被苏志的这番话给击碎。

这世界上真的有妖魔,百分之百有!

“苏兄为何专程来找我?”陈谅有些疑惑的问道。

苏志笑的有些不好意思:“这事不能与其他人说,但憋在心里我难受。”

话一说开,苏志就忍不住了,竹筒倒豆子一般说出了他听过的志怪传说,仿佛跟真的一样。

陈谅时不时应一声,假装听的很认真,一直到苏志说出了“法海大师”四个字。

“你说什么?法海?!”

陈谅犹如五雷轰顶,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是啊,金山寺的法海大师,莫非陈兄你也听说过?”苏志理所当然的语气仿佛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

陈谅干笑一声:“哈,听说过,听说过。”

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谁特么没听说过。

兰若寺聂小倩,金山寺白素贞小青——现在就算是三圣母下凡他都觉得没那么不可接受了。

嗯,也不知月亮山还有没有嫦娥。

陈谅憋着没说自己即将去郭北县做县令,和苏志寒暄了一阵,便送客了。

“这世界太疯狂了。”

躺在床上,陈谅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震碎了。

就在这时,陈谅听到了一个声音。

“文圣系统加载中......”

“当前文圣点数:10244点”

陈谅:“......”

自己怎么没早点听说这世界上有妖魔的事情?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1. 真的很喜欢这本小说,里面的角色都栩栩如生,情节也非常紧凑。

    书友949
  2. 小说里的主角虽然不是我,但是我还是很喜欢她,比喜欢我自己还要多。

    书友948
  3. 作者刻画的角色深入人心,令人感到十分亲切。

    书友94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