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小说网 www.eq321.com

许招娣薄云卿许招娣许雪完结版免费阅读_许招娣薄云卿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火热小说《重生后,我把超雄哥哥送进精神病院》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许招娣许雪,主要讲述了:眼睛一闭一睁,我直接重生。 上一世,因为哥哥的劣质基因,我长期被家暴,最后被活活打死。 而我的妹妹,借用我的成绩,成了当红明星,最后还嫁给了影帝。 这一世,我学着她的模样讨好哥哥,减少挨打次数,还做早餐赚钱,赚钱攒学费,最后夺回妹妹抢走的人生,成功被清华录取。 然后,开始一步步复仇。 被换彩礼时故意扮丑,让妹妹去嫁。 戳穿爸爸出轨,让他和妈妈闹离婚。 把妈妈说的话故意透露给哥哥,害妈妈被哥哥打死。 最后把出狱的哥哥送进精神病院…… 我:“这一切都是上一世你们对我的,是你们应得的。”

《许招娣薄云卿》精彩章节试读

只因绿茶妹妹一句好想养狗狗,我哥毫不犹豫扒光我衣服关进铁笼。

我要么学狗叫,要么疼得惨叫。

我哥有超雄基因,脾气暴躁,可我妹却很懂得讨他欢心。

我妈盼着我哥传宗接代,便任由他暴力输出,将我活活折磨去世。

重生归来,我果断一头扎进我哥怀里嘤嘤嘤。

谁还不是个惹人怜爱的妹妹呢!

01

眼一闭一睁,我直接重生。

客厅沙发旁,我正准备帮我哥许腾龙清理伤口。

他是和同学约架受的伤。

对方不讲武德,用圆规在他胳膊上划了一道十几厘米的血痕。

他厌恶去医院,所以命令我趁爸妈没回来前,帮他清理伤口。

上一世,我小心翼翼地帮他清理了半小时。

只因我妹许雪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哥哥,酒精擦伤口是不是可疼了呀,这里有碘酒哦。”

“诶,姐姐你为什么不用碘酒?”

一听这话,许腾龙抬起没受伤的右拳,摁住我一顿暴锤。

我挣扎求饶无果,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甚至到医院查出了脑震荡。

从此,他对我下手越来越狠,直到最后将我活活打死。

因为,他觉得我是故意用的酒精,故意弄疼他,报复他。

而我事后才知道,是我妹许雪故意把碘酒藏起来的!

这一世,我定然不会重蹈覆辙。

“磨磨叽叽的干啥呢!”

也许是打架输了的原因,许腾龙比以往更加暴躁。

“哥哥,我在找碘酒啊,我记得上次许雪还用过,不知道她放哪了。”

“你别着急,我去许雪房间再找找看。”

许腾龙眉头紧皱:“有什么用什么,赶紧的吧!”

“可是酒精刺激性太强了,我怕,我怕弄疼哥哥……”

酝酿了一会,我强忍着恶心,夹起了声音:“哥哥伤疼,我心疼。”

一听这话,许腾龙眉宇间舒展了几分,摆手说:“没事,弄吧。”

这绿茶语录,我都是跟上一世的许雪学的。

兵法有云,打不过就加入,古人诚不欺我!

既然许腾龙点头了,我没有片刻犹豫,蘸了酒精的棉签往死里摁进他伤口,还顺手转了几圈。

“嘶!”

许腾龙倒吸了口凉气,面色瞬间苍白如纸,右手还掐紧了自己的大腿。

02

“哥哥,对不起弄疼你了!我也不想的……我还是再去找找碘酒吧?”

“不,不用,继续。”

许腾龙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这四个字。

“不愧是哥哥,我要能像哥哥一样勇敢就好了。”

回想起上一世遭受的种种虐待。

我把棉签摁在许腾龙的伤口里反复摩擦。

看他咬破嘴唇,翻起白眼的模样,我心中一阵畅快。

我来回擦了七八遍,眼瞅他把校裤都掐得开线了,我问道:“哥哥,疼吗?”

“不……疼。”

很好,嘴还是硬的,我继续擦。

这时,我的好妹妹许雪背着书包回来了。

只见,许雪从自己房间拿出碘酒,和上一世一样凑到我们身边说:“哥哥,酒精擦伤口是不是可疼了呀,这里有碘酒哦……”

啪!

说时迟,那时快。

许腾龙甩手就是一大嘴巴子,许雪的脸颊瞬间红肿了起来。

“你踏马把东西藏屋里!巴不得我死是不是?!”

许雪被扇懵了,眼角噙着泪水,说:“不是的哥,不是……”

“不是个屁,劳资弄洗你!”

没给许雪解释的机会,许腾龙一脚将她踹倒在地,紧接着一阵重拳出击!

许腾龙像是要把方才被擦酒精的疼加倍发泄。

一副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的架势,比上一世更加凶狠。

许雪蜷缩着身子嗷嗷乱叫。

我一旁抱着胳臂窃窃而笑。

还得是你们兄妹俩感情好。

大白天的搁这儿打情骂俏。

03

不一会儿,鼻青脸肿的许雪瘫在地上。

许腾龙打得大汗淋漓,去厕所洗了把脸。

这时,我妈回来了。

“哎呦喂,雪儿你这是怎么搞的!”

我妈张云英刚进门都没来得及换鞋,便过来检查许雪的伤势。

许雪鼻子一吸溜,红着眼道:“妈,我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我妈不傻,当然知道这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哪怕摔进滚筒洗衣机里滚两轮都整不出来。

她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许腾龙干的。

可这番话传进许腾龙耳朵里,听着就是舒服。

许雪被打成这样了都没有“出卖”他,或许这便是上一世许雪讨他喜欢的原因。

“许招娣!妹妹都照顾不好,你怎么当姐姐的?想死还是不想活了?”

张云英一巴掌直接往我脑门上招呼。

张云英一直是这样,我哥我妹一旦出点事,她都会不分青红皂白的第一时间找我问责,拿我撒气。

因为她曾经对我“寄予厚望”,起名为招娣,可我却令她失望,第三个孩子许雪出生还是女儿。

而她也因为三次剖腹产,加上身体一些疾病,无法再次生育了。

于是乎,她把生不出小儿子的问题,全都算到了我的头上。

而许雪呢,因为她出生那天,我爸破天荒的中了两千块的彩票,他们认为许雪是福星。

家里有什么好东西的首先是许腾龙,其次是许雪,而轮到许雪那儿,她就算是糟践了也不愿给我。

我向来也是不敢奢望的。

我反应也快,接茶道:“妈,对不起,我不该打许雪的,但是她把碘酒藏起来不让哥哥用,害得哥哥用酒精消毒可疼了!”

张云英瞪圆了眼睛盯着我。

显然是惊讶一向“乖巧懂事”的我,竟然会动手打许雪。

这时,一旁的许腾龙这才淡淡开口:“许雪是我打的,让她长长记性。”

我妈这才发现许腾龙也受伤了,即刻便放下了许雪的手,连忙道:“龙儿,你的胳膊怎么了?!走走,咱们赶紧去医院看看。”

我哥坐在沙发,二郎腿一翘:“没事,我不去。说过多少次了,我不喜欢去医院。”

“好,好,那咱们不去。”

张云英对我哥向来百依百顺。

或许因为被许腾龙打了怀恨在心,许雪接下来的作妖也是上了强度。

04

许雪吃完饭一回房间,就轻车熟路的把作业本丢到我面前:“喏,我手疼,今天的作业你帮我写了。”

我当时就纳闷了:“你脸咋这么大呢?”

许雪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压低声道:“不写是吧?好,你给我等着!”

只因许雪比我小十个月,父母便让我晚了一年入学,从小到大,一直和许雪同班。

也正因为此,许雪的作业几乎都是抄我的。

所以哪怕我成绩名列前茅,她也都还是班上垫底。

见我不听使唤,许雪气鼓鼓的跑去搬救兵了:“妈,姐姐她不辅导我功课!”

上一世我经常和我妈张云英据理力争,表示我尽力在辅导妹妹,不曾有半点懈怠。

而我妈可不管那么多,她只知道我敢跟她顶嘴了,该打。

这一世,我可学聪明了。

眼下,张云英卷起袖子冲进屋来就要揍我。

我连忙抢话道:“妈,我知道当姐姐的要照顾好妹妹,雪儿成绩上不来,我负主要责任。”

“可是现在的情况,你就算打死我,也解决不了妹妹成绩的问题。”

“我决定除了老师布置的功课,额外给她加作业练习,帮助她快速提升成绩!”

“但是,雪儿有些不配合呢。”

张云英扭头看向了许雪。

许雪开演了,眼眶瞬间红润了起来:“可是,妈,我今天手可疼了,真写不了作业,姐姐你……”

她刻意抬手擦眼睛,亮出手腕的乌青。

没等她演完,我当场反驳:“放什么屁!你刚吃饭使筷子甭提多利索,拿笔写作业就不行了?”

“我看你就是逃避学习!你这样消极的学习态度,怎么提升成绩?”

许雪被呛得一时语塞。

我妈则是摆了摆手:“行了,雪儿你就听你姐的,你两好好做作业,别来烦我了,我一早还上班。”

我妈走了。

我才刚开始布置作业。

许雪不甘心,又去找我哥许腾龙告状。

“呜,哥哥!姐姐她欺负我!”

许腾龙蹙眉质问:“你怎么回事?”

我也是低下了头,用哀怨的语气道:“我只是想帮哥哥排忧解难而已,结果倒是妹妹的不是了。”

许腾龙纳闷:“你怎么为我排忧解难了?”

我随即开启了cpu模式:“哥哥你想呀,我把雪儿的成绩教好了,将来她上个好学校,嫁出去彩礼也多,这些钱以后都是哥哥你的财产呀。”

“到那时候哥哥不缺钱花了,怎么不是排忧解难?前提雪儿得配合学习。”

许腾龙微微点头,思路一下就和我同步了。

许雪立马反驳:“哥哥,你别听她的!她分明就是故意刁难我。”

“她让我抄那个《出师表》,还要抄十遍!那是哥哥你九年级学的内容啊。”

我则是理直气壮道:“懂不懂什么叫笨鸟先飞?”

“你现在补八年级的内容,还学得过同班同学吗?”

“只有提前学会九年级的内容,才有机会弯道超车!”

许腾龙点头:“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正好我作业没写,你也顺便写了吧。”

许雪:“???”

失去了我妈和我哥的庇护,许雪也是识相的没再挣扎,硬着头皮抄起了出师表。

你问我为什么要让她抄这个?一是因为足够长,二是因为那年中考不考。

05

转眼到了周五下午的体育课。

这是每周唯一一次,我们和许腾龙在同一个操场的机会。

简单的跑圈热身后,体育老师便按照惯例让我们自由活动。

我便一直跟着许雪,直到她走到许腾龙身边:“哥哥,我今天可听到许招娣说了你……”

没等许雪说完,我第一时间窜到了她身边:“说了什么?”

“啊!许招……姐,你怎么在这?!”

许雪十分诧异。

因为上一世的体育课,我对许腾龙都是避之不及。

想来,许雪没少趁机在许腾龙那抹黑我。

以至于,上一世我经常刚放学到家,就莫名挨许腾龙一顿胖揍。

这一世,我可学聪明了。

“你继续说呀,你听到我说什么了?”

“没,没什么。”许雪撇过头去,一脸心虚。

烈日当空,不一会儿体育老师和往常一样提前解散。

同学们匆忙回班,而我却留了下来。

因为我知道,今天是许腾龙和同学打架的日子。

上一世,许腾龙打伤人后,我爸妈选择私了,把我卖给老光棍,换了六万彩礼去赔医药费,我的人生从此落入深渊。

这一世,我深知许腾龙那是刻进DNA里的野蛮,想阻止是不可能的。

我能做的,只有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此时操场角落,许腾龙和一个身高一米八的飞机头面对面。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14833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