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小说网 www.eq321.com

周洋林婉柔小说(周洋林婉柔)_周洋林婉柔热门小说

火热小说《趁校花青涩,哄回家做老婆》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周洋林婉柔,主要讲述了:

【周洋,我上岸了。】

【学历会和眼界的高度挂钩,我们迟早会成为两个世界的人,为了避免以后相看两厌,我们……分手吧。】

看着屏幕上简短的几个字,站在窗前,周洋狠狠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按在烟灰缸里,脸上露出一抹讽

《周洋林婉柔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周洋,我上岸了。】

【学历会和眼界的高度挂钩,我们迟早会成为两个世界的人,为了避免以后相看两厌,我们……分手吧。】

看着屏幕上简短的几个字,站在窗前,周洋狠狠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按在烟灰缸里,脸上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都说上岸第一剑,先斩意中人。

他还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这话会印证在自己身上。

口口声声说有多爱多爱自己的人,想离开的时候可真是干脆果决啊,让他连一点防备都没有。

看着手机屏幕上发送出去的恭喜两个字后面,红色感叹号那么刺目又滑稽,周洋说不上有多难过,只是觉得有些可笑。

他可真是蠢啊,一次两次被女人耍。

点燃下一根烟的时候,手机上传来了兄弟的第8次夺命连环call,看着备注的陈狗,周洋长长吸了口气,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老周,说好的毕业前聚一聚,兄弟们都到齐了,你人呢?”

大概是刚刚吸烟太猛了,周洋忍不住咳了两声,才缓缓吐出几个字:

“兄弟被分手了,在惆怅怎么跟我家老周和老杨解释他们盼望的儿媳妇飞了呢。”

“什么玩意儿?你那小女友不是喜欢你喜欢的紧吗?怎么会突然分了?”

电话那头,陈默示意四周的人安静,愣了两秒,随后继续开口:

“兄弟你等着,宿舍门打开,兄弟买点酒过去陪你!”

~~~

不到半小时的时间,空荡荡的宿舍里顿时多出了两个人。

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后,陈默忍不住拍桌破口大骂。

“艹!那女的什么玩意儿啊!不就是上岸了吗?哪来的优越感啊?

当初跟个狗皮膏药似的追你的是她,现在上岸了提分手的是她。

感情你这一年为她买吃买喝伺候着,到处帮她找资料买课全是当免费保姆呢!

知道的是她上岸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去继承皇位了呢。”

骂完了,陈默觉得还是不解气,猛灌了几口啤酒继续道:

“老周,要我说你这长得也人模狗样的,怎么就不长点心呢?

高中被女人骗,大学还被女人骗。

遇到的女人虽然长得也都还挺好看的吧,怎么就一个个的这么缺心眼。”

说到这个,一旁安静如鸡的赵哲伸手推了推眼镜,随后轻轻举手开了口。

“那个……骂李倩就骂李倩,咱别带老周那位白月光了,她没有渣老周。”

赵哲这话一出,寝室里安静了几秒。

周洋和陈默的目光都落在了赵哲身上。

“怎么回事?”

放下啤酒罐,周洋浑浊的眸色里多了一丝异样。

赵哲没说话,低头掏出手机,把一个账号推到了周洋微信。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我也还是这两天偶然知道的,但看老周不是都打算和李倩领证了嘛,也就没跟大家提。

不过老周,建议你翻到底从第一条开始看,别太难过啊。”

“和李倩真心实意谈过,被分手我都没多难过,林婉柔那女的当年骗老子这么惨,我难过个屁!”

周洋语气潇洒的紧,靠在窗边,随手点开了赵哲发的链接,跳转到了微博界面。

那是一个粉丝有上万的账号,账号ID很普通,叫“林与周周”。

账号的置顶微博是一句话:

【我失约了啊,但他成为了我的骄傲。】

下面的配图,是一张温柔黄昏下,少年抱着篮球和兄弟勾肩搭背离开的背影。

那身影简直不要太熟悉。

周洋看着这条微博的发布日期,18年8月25号。

那不是他刚到大学那天和室友约一起打球离开的时候吗?

她来过这里?

周洋一颗心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随后,他按照赵哲说的,开始疯狂往下拉内容。

内容一直到最下面,每一段话似乎都灼的他眼睛有些疼。

【今天遇到一个男孩子,他笑起来好像会发光。

就那么一瞬间,我就知道自己完了。

对了,他叫周洋。】

日期是17年6月23号,所有的内容都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接下来,周洋开始一条一条往上翻着看。

里面的内容基本上每一条都关于他。

【17年8月25日: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他在教室门口拦住了我表白,我们之前一点都没有交集,我才不信呢。

但我好不争气,心跳的好快,接下来的好几天见到他就想躲,可我又会忍不住的开心。】

【17年9月9日:听他的朋友在课下唠嗑说他坠入爱河发愤图强了,他真的会……喜欢我吗?】

【17年9月30日:我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拦住他,说跟我考上同一所大学我就考虑考虑,他应该能听得懂吧?

可是……听说他成绩不太好,我是不是要求太高了?】

看着这些话,周洋的心情变得非常复杂。

考大学的事,她当初说的时候那叫一个小声快速,他都没反应过来她就跑了。

但他后来还是发愤图强,来到了她心仪的大学。

可她失约了。

不过,这真的是林婉柔吗?

他记忆里那个永远高冷不搭理人,和他总共也没说过几句话,永远一副莫挨老子样子的林婉柔?

所以……

他可能不是一厢情愿,年少时的喜欢并没有真的喂了狗?

但为什么呢?为什么她后来要失约,要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不见?

想到这里,周洋看这些内容看的越来越快了。

某一刻,他的手顿了一下。

【17年12月24日:他送了我一个苹果,说是亲手包的,包装很丑,但我开心的差点蹦了起来,我小心翼翼把苹果塞进了书包里,但体育课回来后,苹果不见了。

后来我看到吕妍也抱着一个苹果,桌上的包装纸和他送我的一模一样,我听到她跟周围的人说,那是他送的,原来不是独一无二的呀……

周洋,渣男!】

当年平安夜好多人互相送苹果,他想着林婉柔那狗不理的性子,估计是收不到苹果的。

于是就跑到水果店挑了一个最大最红的苹果,用包装纸包了七八次才算满意,之后羞答答的送到了林婉柔手里。

林婉柔居然没吃到?

包那玩意儿那么麻烦,他怎么可能会给吕妍送?

屏蔽了想打电话找吕妍问清楚的想法,周洋继续看了下去。

不知不觉间,周洋看到了6月7号。

高考第一天。

她发微博了,是在早上九点多。

【对不起啊,我好像参加不了高考了,你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很失望啊?】

“她当年没参加高考?”

问这话的时候,周洋不知道是以什么样的心情。

这些年来,林婉柔三个字,是他心底的朱砂痣,也是从来都不曾拔出来的刺。

李倩追了他很久,身边的人都说他可以放下过去试试。

后来,他彻底将林婉柔三个字压在了心底,一心一意的去经营一段新的感情,学着去做一个模范男友。

但不论是他自己,还是身边的兄弟都明白,他也有过一个回忆里带着痛的青春,青春的名字叫林婉柔,不管再过多少年都忘不掉。

这么多年来,他从气林婉柔骗了他,到后来慢慢的释然准备向前看继续生活。

却不曾想她当年居然连高考都么有参加。

“啊,听说她家里好像出什么事了,后来压根再没上学。”

对上周洋那副震惊又难受的目光,赵哲挠了挠头。

————————

(听说加书架和不跳章的读者大大都比作者帅。

首秀数据很重要,在这里给大家磕一个,求书架,求前十万字不跳章~

注:纯1V1甜文,感情从头到尾双箭头不虐!!!)

一旁的陈默接过赵哲的手机随意翻了翻,随后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家兄弟,也忍不住沉默了。

这姑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他拉出来鞭尸一次。

如果她真的没有渣周洋,那他接下来的不知道多少个夜晚恐怕都要念着‘我真是该死啊’无法安心睡着了。

赵哲的话砸进了周洋心底,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涟漪。

比起和认认真真谈了两年,甚至考虑过未来的女人分手,他现在的心情,反而是最难受的。

他又低头翻看了起来微博上的内容。

从6月7号开始,好像除了他高考祖坟冒烟进入了她的理想院校,他谈恋爱她开开心心的祝福,剩下的,字里行间里全透露着难过。

微博的最后一次更新,是在半年前。

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

【周洋,再见了。】

盯着那句话和置顶微博里的照片,周洋感觉心口莫名的刺痛,一股莫名的劲道,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原来,他以为高傲不可一世的林婉柔,从来都只是她用来伪装自己的假象。

原来,从她的视角里再看当年的他,会那么傻逼又可笑啊。

生理期不能喝冰可乐,却因为是他送的巴巴的喝了,把自己搞到死去活来。

喝牛奶会过敏,却还是傻呵呵的喝完把自己送进了医院里。

他口口声声说喜欢她,却好像连她喜欢什么都说不出。

“她……现在在哪儿,你知道吗?”

似乎是花光了全身的力气,周洋红着眼眶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去他妈的李倩!去他妈的自尊!

这一刻,他只想去见见林婉柔,见见这个他一直以为把自己当猴耍的傻丫头。

看着自家兄弟时隔四年,再次露出这般难过痛苦的表情,赵哲沉默了。

或许,他不应该说这么多。

他还以为,周洋应该真的放下了。

“老赵,话都说了一半儿了,搁那儿装什么闷葫芦呢?那姑娘人呢?现在在哪儿?”

有些心虚。的陈默忍不住推了推赵哲。

赵哲挣扎了许久,缓缓低下了头。去

“没了。”

没了……

周洋懵了,一手扯着赵哲的衣领,臂腕上的青筋暴起。

他咬着牙,一字一顿:“什么叫没了?”

赵哲不说话了。

整个宿舍彻底安静了下来。

“怎么没的?”

良久,周洋缓缓吐出几个字。

“跳楼自杀。”

这一刻的周洋说不出来自己是什么心情,只是四周的颜色似乎突然全部退去,

他狼狈的在墙角坐了下来,眼眶一点点持续泛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周洋上一次这么狼狈是什么时候呢?

是高考结束,成功拿到了林婉柔理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是他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找到了林婉柔家的地址,却被告知他们一家早在高考前夕就搬走了。

她走的干干净净,一句话都没有给他留,让他像个被耍的傻子。

沉默了不知多久,他拿起一罐啤酒豪迈的灌了几口,脸上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赵哲没再多说一句话,倒是陈默喝醉了抱着他一直喊自己该死。

这一夜,兄弟三个人抱着两箱啤酒,坐在地板上,哭哭笑笑,一坐就是一整夜。

~~~

窗外有温柔的光线洒在教室里。

教室的最后一排,寸头搭配蓝校服的少年头埋在书本里,睡得格外香甜。

突然,一个粉笔头从讲台上丢了下来,抛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准确无误的砸在了少年的头上。

然而,少年并没有立刻醒来,而是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起来。

“周洋!”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惹怒了正在上课的张芳。

一声河东狮吼,配合一记狠狠的拍桌,再加上同桌小心翼翼的扯衣角。

终于,周洋不太情愿的睁开了眼。

他低声嘟囔道:“儿子别闹,爸爸头疼。”

教室里突然传出低低的笑声。

朦胧视线里的场景有些奇怪,他睁开了眼,随后愣住了。

艹!

他这是太想林婉柔了吗?怎么还又梦回晨光了?

还是当年挨了不知道多少次板子的灭绝师太的课。

“开学第一天就睡觉,周洋你是不是觉得距离高考还早?

就你那狗看了都摇头的分数,你怎么睡得着啊?”

在周洋还迷迷瞪瞪打量四周的时候,老班张芳恨铁不成钢的再次开了口。

周洋这小子当年的中考成绩,是直接被分配到火箭班的。

结果这混蛋玩意儿自从上了高中之后,明明有副好脑子,什么东西都想学,却就是不想学习。

老师们苦口婆心一顿劝,结果周洋豪横的很,张口闭口就是我家里有矿。

请家长来吧,结果周洋那老子也不靠谱,美其名曰路是自己选的,周洋爱咋走咋走,反正以后是好是赖全是他自己的事。

这态度搞得老师们对这个有点聪明劲儿,但用不到正点子上的玩意儿回回气得跳脚。

还别说,这熟悉的口头禅,周洋莫名觉得悦耳,一瞬间,瞌睡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目光打量着教室四周,一切好像都格外的真切,记忆里早就模糊的脸,这一刻每一张都真切的紧。

“艹,这梦做的不错!老张这恶龙咆哮,比上次她逮着我敲板子的骂声还动听。”

周洋摸了摸下巴,忍不住低声嘟囔。

但这嘟囔声,在寂静的教室里,就显得分外真切。

所有人都惊呆了下巴看着周洋,有人甚至心底暗暗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周洋,真吾辈楷模啊,居然敢当面挑衅灭绝师太。

张芳一张脸顿时铁青,本就傲人的胸脯起伏波动巨大,她指着周洋咬牙切齿:

“周洋,你给我滚出去!”

都梦回高中了,那不得去见见林婉柔?

周洋裂开了嘴,嘿嘿一笑:

“好嘞~”

看周洋在众目睽睽之下屁颠屁颠的离开教室,张芳又一次狠狠拍桌。

现在正值八月秋季,校园里满树绿叶变成了金黄。

大清早,凉风习习,格外舒畅。

无暇顾及和记忆里分毫不差的校园,以及对面高二教学楼里传出来朗朗上口的读书声,周洋顺着楼梯迅速腾腾腾往下跑。

二楼,高三八班门口。

站在门外,透过门口的小窗玻璃,目光略过一张张陌生的脸,周洋在靠窗第二排的角落,看到了那张埋藏在记忆深处多年的脸。

窗外的阳光照在她的半边课桌和身上,渡了一层温柔的光晕。

扎着马尾的少女五官精致小巧,她在奋笔疾书,偶尔又会抬起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真的是她,林婉柔!

小姑娘虽然还没长开,但却已经是大家公认的校花,不少男生的暗恋对象。

周洋嘴角轻轻勾了勾,心底在有暖意浮现的时候,还夹杂着一丝酸涩与歉意。

想到这样优秀漂亮的女孩子居然会一直喜欢自己,他又忍不住有点小自豪。

但下一秒,这抹自豪戛然而止。

有人捏住了他命运的脖颈。

“这位同学,你哪个班的啊?大清早不上课,跑这里看什么呢?”

耳边声音凉飕飕,脖颈也有些疼。

这梦比以往还要真实些啊。

但周洋什么人?他淡定的开了口。

“十六班周洋。”

于是……

周洋被巡班的教导主任抓到了办公室。

下课后,办公室里还多了他的班主任张芳,以及他沉着脸的亲爹妈周建国和杨慧茹。

看到自家年轻了不少的爸妈,想到很久没回家了,周洋张开双臂迎了上去。

“老周,好久不见,啤酒肚还是这么圆。

老杨,护肤品没白用,鱼尾纹比我记忆里少了好几条呢。”

下一瞬,迎接周洋的不是亲切的拥抱。

只见他老子随意抄起教导主任放在桌上的教条,狠狠的抽在了他的屁股上。

“小兔崽子,让你逃课,让你不遵守纪律,让你目无法纪!

老子今天非要让你学学怎么尊敬师长,怎么尊重父母!”

感受着屁股上火辣辣的痛感,周洋忍不住活蹦乱跳满办公室逃窜。

“爸,你再打我,我就把你藏私房钱的事告诉我妈!”

刹那间,他老子停手了,办公室安静了。

教导主任目光同情的看了一眼周建国,再看周洋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也有些手痒痒。

周洋刚松了口气揉了揉屁股。

下一瞬,一声“报告”,让他后背彻底僵直,手也不自觉的换位置扶住了腰。

“咳,进来。”

教导主任收回了复杂的目光,义正言辞的看着门口的女孩儿开口。

眼看着林婉柔一步步从身边经过,最后抱着一摞卷子放在了教导主任的桌上,周洋不受控制老脸一红。

草草草!

她都看见了……

即便是在梦里,即便梦里有他想见的女孩子,但被她看到自己挨揍,实在是有些丢人啊。

这梦做不下去了,还是下次再重新梦吧。

他闭眼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钻心的疼涌了上来,再睁开眼。

一群人像是看傻子一样打量着他。

完了。

后知后觉间,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周洋脑海中回响。

他——不会重新回到高三了吧?

可他娘的昨晚只喝了几罐啤酒又没死,不符合重生定律啊?

这个念头一出来,周洋迅速摇摇头,只觉一颗心瓦凉瓦凉的。

他在林婉柔心目中那般美好的形象滤镜,这一刻,该碎成渣渣了吧?

天胡开局,就这么崩的一塌糊涂?

但林婉柔就在眼前,回不去就只能想办法补救。

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有了!

周洋眼一闭,腰一弯,屁股一躬,干脆豁出去开了口:

“老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就是高三突然不想荒废人生,但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学习,就突发奇想跑到火箭班门口看看学霸们学习找找氛围感!”

周洋说的情真意切,连他自己都信了。

又是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周洋身上。

放下试卷准备离开的林婉柔,听着周洋的话,一本正经的瞥了一眼他乖巧认错的样子,随后放慢了脚步一步步往外走,内心忍不住嗷嗷叫了一声。

哇哇哇!周洋怎么这么可爱(๑✧∀✧๑)!

周洋这话冠冕堂皇,老师们听了心底倒是舒服了不少。

“咳……原来是这样啊,周同学想学习是好事,但以后还是要做出点实际行动来。

学习光嘴上说了没用,还是得脚踏实地好好下功夫,下节课马上要上了,回去好好学习吧。”

教导主任脸色成功缓和下来放人了,周洋松了口气。

余光瞟了一眼他爹妈,看二人脸色也好看了些,他才松了口气。

接下来,教导主任和张芳怎么和他爸妈聊那就暂时不关他的事了,周洋特意从八班绕过去,又看了一眼林婉柔。

她似有所感,抬头看向了他。

目光对上的一瞬间,她又面无表情的迅速低下头去,拿起笔开始在桌上写写画画,似乎刚刚那一眼对视纯属巧合。

定定看了林婉柔几秒,听到教学楼里的上课钟声响起,周洋才依依不舍,一步步顺着楼梯回到自己的班级。

再次回到座位上,想着林婉柔,想着当年她的不告而别,周洋又皱了皱眉。

她那么一个心心念念想上大学的人,当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才会连高考都没参加呢?

正想着,一旁的同桌张浩推了推眼镜,在老师迟到没进门前,小声冲周洋竖起大拇指开口。

“洋哥,优秀啊!上节课你可是把灭绝师太气了个半死,咱连课都没继续上,做了半节课卷子。”

“去去去,别再提这些晦气事儿。”

但凡知道这不是梦,他也不敢这么嚣张,也不知道之后张芳会不会给他下绊子。

想到这些,又看看满桌的书本,周洋后知后觉又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

他重新回到高三,那是不是还得重新再经历一遍高考?

起五更睡半夜,比狗还惨的生活再来一遍?

重新拥抱青春的代价有些大,周洋生无可恋的又趴在了课桌上。

早知道能回来,他高低得先背个高考答案,这样他只需要一心一意的追林婉柔就好了。

话说当年的高考作文题目叫啥来着?

“老张啊,今天几号?”

“不是吧哥,开学第一天,那自然是25号啊,你不知道怎么来上学的?”

张浩跟见了鬼似的看着周洋,眼神里只剩下意外。

“25号!”

周洋唰的一下又站了起来。

开学第一天,25号!

那不就是他晚自习结束跟林婉柔表白的日子吗?

表白!

林婉柔微博里说不信他,他仔细思考了一下当年的愣头青表白。

装逼大声说了一句“林婉柔,老子喜欢你!”,然后因为太紧张,连林婉柔的表情都没看,就跟个小媳妇儿似的跑路了。

再想想大学时李倩怎么纠缠他,对比一下,好像是有那么亿点点随意和憨批。

女孩子好像大都挺注意细节的,他得在下午体育课找他的好哥们儿好好帮忙出谋划策一下。

“周洋,杵在那干嘛呢?我晚来几分钟,不知道学习?”

生物老师王成泽手头抱着一套卷子姗姗来迟,看周洋傻呵呵的站在最后一排,忍不住轻笑一声。

“没有不学习,在思考问题呢老师。”

周洋笑着坐了下来。

王成泽带了周洋三年,体育课经常一起打球,周末经常一起打游戏,俩人关系还挺不错。

大学期间,每学期回家,周洋还会和王成泽一起出去喝个小酒感叹感叹人生。

收回视线翻了翻生物书,看着那些早就还给老师几百年的东西,周洋只觉得脑子好像要长出来了,有点疼。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